「我跟你爸都右撇子,只有你是壞手!」專家感嘆:台灣家長怎能把「左撇子」當成瑕疵品…

2018年07月30日 15:07 風傳媒

慣用右手在人類世界佔絕大多數,這樣的大數據通常被視為「正常」;殊不知,不管是以人類學或社會學角度而觀,「少數」的存在其實是重要且必要。

為什麼會有天生慣用左手的人呢?

在醫學上有一派研究理論認為,這跟胎兒在發育時,體內所含男性荷爾蒙的多寡有關。但是,不論是慣用左手或右手,其發育成長和智力,與偏右或愛左皆無關。

達文西是歐洲文藝復興時代的「巨人」,他是鄉下村婦與都市仕紳的私生子,出生卑微卻擁有非凡的藝術才華與科學天分,他的一生也是與原生宿命激烈抗爭的歷程。

「從科學中產生的創意,遠比科學本身更有價值。」這句流傳至今的曠世名言正出自達文西。他認為,一個好的藝術家必須同時著重人體結構與內在的心靈感受。

在那個年代的畫家,都汲汲於捕捉人體細節的線條和隱微的美感時,他卻大膽地強調人體結構研究的必要,甚至打破一般世俗常規,驚世駭俗的主張解剖往生者大體以進行研究;因此被教會判定為「邪惡之人」,而殘酷地打入大牢。

如今世人皆讚嘆達文西的天才,但是在五百多年前,這位超凡入聖的藝術大師兼科學家,一生卻因為人們的無知與頑固,受盡訕笑嘲弄,歷經人世滄桑。

誰說「左撇子」就是「壞手」呀?

在親子教養溝通的演講會後,遇見年輕的媽媽皺著眉頭問我:「兒子現在念國小一年級,他老愛用左手寫字,寫出一大堆顛倒字。比如說數字3,他會寫成E,常要被老師糾正,甚至罰他重寫五遍、十遍的。」年輕媽媽一邊說,一邊提筆寫出E給我看。

「我想兒子可能天生左撇子吧?可是我和我老公都是右手寫字,實在搞不懂他為什麼偏用左手?老師,你覺得我們做家長的要不要強迫他改變?」媽媽愈說,眉頭鎖得愈緊。

「老師,我女兒明年暑假過後就要上小學了。在她一歲左右,我跟她爸爸就發現她舉手投足明顯的慣用左手,我們想一切順其自然,所以沒有要她特別去改變。可是家裡爺爺奶奶就會說:『女孩家愛用左手,將來怎麼寫字呀?怎麼生成這種壞手?』」也是年輕的媽媽,也是同樣眉尖深鎖的容顏:「女兒不止一次地問我:『媽咪,什麼是壞手?媽,我的手,壞了嗎?』唉……我真不曉得怎樣回答才好。」

很明顯的,不管男孩或女孩,只要是「左撇子」,似乎從小就要承擔不少異樣的眼光;如果並排在餐桌吃飯,左手拿筷子就常會跟別人的右手相碰撞,甚至有形無形的被同儕「排擠」,被家中長輩視為「瑕疵」產物;而身為「左撇子」兒女的爸爸媽媽,感受的心理壓力更是有苦說不出。

優秀建中生,左撇子多不多?

「老師,依您教學那麼多年的經驗,您認為要強勢改變?還是隨他自然就好?」

「老師,我曾看過一些報導,說孩子如果天生慣用左手,而我們身為爸爸媽媽的如果用外力強迫改變;有的孩子會因此手腳不協調,甚至智力體能的統合也會錯亂。老師,真的是這樣嗎?」

甚至有家長直接問我:「老師呀,您教了那麼多年的優秀建中生,教出那麼多醫生、電機工程師、律師的,請問您統計過一個班大概有多少人是左手寫字的?」

是呀,以PR 99、98考進台灣地區高級中學排行第一龍頭「老大」的建中生,到底其中有多少比率是「左撇子」?左撇子與腦力智商又有何連結性?

一個班級人數50人,究竟慣用左手的比例有多少?依我個人從近10年的觀察和統計,一個班級50人,大約有7至8人左右是「左撇子」;而奇怪的是,這幾年卻有愈來愈多人數攀升的趨勢。是遺傳基因突變?或是因為現實環境和荷爾蒙後天影響所造成?這一切仍在醫學研究中。

不過我卻發現,不少代表台灣參加「世界奧林匹亞」數學、化學、資訊、生物的建中生,抱回世界金牌銀牌獎盃的,其中不乏慣用左手的少年。

我的女兒就是「左撇子」

其實我的女兒就是「左撇子」,所以家裡書房、盥洗室的喇叭鎖,早早就被慣用左手轉動的女兒一一「摧毀」殆盡;遇見繪畫剪貼時,我會特地買「左手專用」的剪刀給她。記得在她幼兒園大班畢業典禮要表演雨傘舞,我就天天放學跑去陪她一起舞、一起跳,學著跟其他同學用右手抓著傘的把柄,一起旋轉、一起擺動。

女兒在幼年時,也常為左手拿筆運作而感到處處「碰壁」、不方便,甚至盯著她口中的「笨右手」掉淚。

身為母親的我,只能安慰她:「你看看有幾個同學能像妳用左手寫字、左手剪紙、拿筷子?我們每個人都有各自不同的守護精靈呀。」

左右腦應為互補的功能

當科學家們發現,左右腦可能負責不同的功能時,所有的人必定相當好奇,左右腦到底各負責哪些具體的功能。所以,接下來的神經學家們,持續探索腦內不同區塊是如何分工的。另外,由於右側的肢體由左側的腦區負責,並且,左腦被發現除了語言,更與許多邏輯理解力相關,這就使得右手優勢說抬頭,開始有不少人認為「正常」的狀況下,應該慣用右手才是正確的。這樣的理論推衍,乍看之下是合理的,然而,並不科學。左右腦在人體中各司其職,並無所謂的哪一側較為優勢,而認為慣用右手才是正確的族群,卻往往由於人數眾多,而產生對慣用左手之少數族群的壓迫。當初的時空背景,可能無法發現此一個嚴重謬誤,因此,認同這樣理論的人們,就會不知不覺的,強迫慣用左手者,改回「正確」的習慣。

左腦與右腦,在我們神經科學家的研究生活中,除了是重要的課題之外,更是我們互相捉弄促狹的小話題。說個最有趣的,“you  have nothing right in your right brain and you have nothing left in your left brain”,這是我聽過最經典的笑話。翻譯成中文,正好使用了英文中左右兩個字的雙關語,在你的右腦裡面沒有任何東西是「往右的」,或解釋成沒有任何東西是「正常的」;在你的左腦裡面沒有任何東西是「往左的」,或是沒有任何東西是「被遺留下來的」,簡單來說就是腦袋空空如也。這樣的一語雙關,其實是在告訴我們,左腦與右腦的功能,事實上是互補的,也就是說,左右並非對立的。換句話說,左手跟右手也是互相扶持的,無論今天是左手還是右手強出頭,背後都有另外一個強力的後盾,才能發揮最大的作用。由此看來,為何主角非得要右手不可,而不能由左手來擔當呢?

最後跟各位補充一個小常識,通常兒童在2歲以前,不會形成特定的優勢手,也就是說,幼兒通常是左右手平均交互使用的,優勢手現象會在稍後才逐漸明顯。如果幼兒在兩歲之前形成明顯的優勢手,很可能與潛在對側手動作或神經部分異常相關,這種現象往往需要兒科醫師仔細評估,方能檢查出其病因,不可不慎!

DR.翁小錦囊:

1. 無論是左手或右手,優勢手本身什麼沒有對錯,請勿矯枉過正

2. 不要過度解讀左右手與左右腦的連結,無論左右都是互補才能完成工作的

3. 兒童於2歲之前,通常不會形成優勢手;若有此一現象,可能需要請兒科醫師仔細檢查評估是否有任何動作或神經異常。

作者|陳美儒,、翁仕明

陳美儒:知名作家、親子教育專家,國立台灣師範大學國文研究所畢業,曾任台北市建國中學。「美儒老師」是許多讀者、聽眾對她的稱呼,致力於關懷青少年的成長、以提倡親子EQ為寫作主題,著作逾三十部。 

翁仕明:台北護理健康大學聽語所副教授、兼任台安醫院兒科部小兒神經科主治醫師,曾任財團法人醫藥品查驗中心醫學審查員。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遠流《青春的滋味:最是徬徨少年時》
責任編輯/陳憶慈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