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交「歐爸男友」赴韓工作,韓國男人真面目卻讓她徹底夢碎…所有韓粉都該學這一課

2018年10月07日 07:30 風傳媒

「在臺灣每天都只有工作,沒有私生活。看看身旁的資深同事,就可以知道自己十年後會是什麼樣子。」Emily在臺灣媒體圈工作了6年之後,2013年來到韓國︰「而且生活圈小,交不到男友。報社每天晚上十一、二點才下班,有哪個男生可以在這時間出來約會?」

來韓之前,Emily是臺灣第一大報的記者,主跑時尚,每天接觸到的不是明星、模特兒,就是造型師、品牌公關。某某藝人大小眼,拍攝時只有報社主管出現才開始裝笑臉打招呼;某某部落客屁股真的很大,為了找部落客穿得下的裙子打電話問遍各個品牌……她的職場日常滿是名人祕辛,活生生是本走動的壹週刊。

看得到名人,摸得到最流行的衣服,參加記者會被公關捧在手掌心(「名牌公關除外」她強調︰「名牌公關都很跩,衣服超難借。」)。韓國知名偶像男團BIGBANG到臺灣開演唱會時,還能藉由同業的各方關係混進記者會,和偶像近距離接觸。即使事後被主管痛罵一頓,她覺得依然值得︰「而且我後來硬是寫了一篇BIGBANG的時尚風格,我也是有在工作啊。」

這樣的生活聽來頗為光鮮亮麗。但是每天生活日復一日,重覆做著類似的事,看不到未來會有什麼新變化。時尚圈不是很多型男嗎?她笑了一下︰「職場裡能遇到的男生很少。報社攝影?都結婚了。品牌公關?都是Gay。」她想著,三十歲以前要換個環境,到其他國家生活。

想一輩子住在韓國,死在韓國

迷戀上BIGBANG,可說是她的人生轉戾點。除了追到韓國看演唱會,也愛烏及屋的開始看韓綜、追韓劇。她和一群哈韓的朋友有個聊天群組,每天討論韓國演藝圈消息或BIGBANG的最新動態。原本「30歲前到其他國家生活」的目標,自然而然變成「搬到韓國!交歐巴男友!」

每個禮拜天早上,她都到臺北車站旁的補習班報到,從早上十點開始一連上兩個小時的韓文課。上次她來臺北車站的補習班已經是七年前的事,七年前還是大學生的她是為了IELTS雅思考試。喜歡補習的人不多,動機的改變卻會帶來不一樣的感受。「我以前補雅思的時候好痛苦,但都不會想蹺韓文課。」

第一冊的課本還沒教完,Emily就出發了。

韓文檢定為一到六級,一級最初階,六級為最高。Emily想,花個一年把韓文學到中上程度的四級,應該堪用吧?到時再看看能不能在韓國找到工作,或交個歐巴男友,讓她能在此定下來。

「我那時候真的是千方百計想要留在韓國,一輩子住在韓國、最後死在韓國。」Emily自己講一講都覺得有點好笑。

在這一年裡,Emily還真的交了幾次歐巴男友,卻都維持不久。有次她交了個韓國典型菁英份子的男友,高麗大學畢業、在ELAND集團上班,剛出社會就有月薪三百萬韓圓(約臺幣八萬一千元),卻在交往不到一個月後調離首爾,劈腿同期的女同事,連面都沒見就用簡訊和她提分手。Emily有點心灰意冷,覺得韓國沒自己想像中的浪漫美好,每次找我們一群朋友喝酒療情傷時,都會藉著醉意大喊︰「我好想回臺灣!」

當免費勞工,只因還有幻想

一年後,真的念到四級了,Emily卻發現這樣的韓文能力不上不下。要找到好的工作不容易,去做不需要韓文能力的民宿打掃,又覺得那何必。加上最重要的:「我對韓國男生還是有點幻想。」她說。於是和父親討論之後,咬牙報名念到六級,同時回臺申請了打工度假簽證,再給自己一年的時間。

一開始,她想串連自己的職涯,一直往韓國的報社、雜誌社找,就算公司開出來的職缺要求不完全相符,她都會硬著頭皮丟履歷,甚至還曾向主考官說「我願意不拿薪水工作」這種令所有在場面試者傻眼的話。或許是這番真心打動面試官,也或許是免錢的勞工誰不想要。當時韓文才五級的她,還真的擠進了韓國的三大報社之一,做起了新聞編譯。

終於從幾個月不支薪的義工轉為可以領薪水的員工後,以為獲得一點肯定的她卻發覺︰「報社無法幫我申請工作簽證。」等於打工度假簽證一年到期,她還是得回臺灣。而她的最終目的明明是「留在韓國」。

8582.jpg
Emily(右一)和韓國同事一起到菲律賓出差。(圖/時報出版提供)

令人疑惑的新工作

於是Emily又開啟了找工作之路。那一陣子我們幾乎每次碰面,都可以聽她聊又去了哪裡面試,從醫美診所、旅行社、中文老師、化妝品店……若真要細數,來韓國之後她至少面試了二、三十次。

在打工簽剩不到半年時,她找到了一份仲介的工作,公司叫作「青春遊學」。這份工作說來奇妙,是韓國公司要做臺灣市場,介紹臺灣人到菲律賓去遊學、練英文。原來是菲律賓消費便宜,崇尚英語能力的韓國人如果負擔不了高價的英、美遊學,會就近到菲律賓學英文。這些語言學校除了有教室,還像個青年旅館,附宿舍、餐廳、運動休閒設施,包吃包住。有些學校甚至位於深山,去哪都不方便,變相的軟禁,讓學生可以心無旁鶩的專心學英文。

菲律賓的這些語言學校,背後投資者大半是日本人和韓國人。Emily的老闆眼見韓國市場已經飽和,打算擴張臺灣市場,把這樣的遊學課程介紹給臺灣的學生。原本我覺得莫名其妙,跟她說︰「我如果是臺灣學生,為什麼要找一個在韓國的公司,幫我代辦菲律賓的遊學行程?」

但Emily還真的把臺灣市場給做起來了,不到半年時間,每個月平均可以仲介十多位學生報名課程,讓她在公司裡走路有風,甚至還有膽量與韓國老闆吵架。有次她身體不舒服,老闆以為她是為之前的爭執不開心,堅持要她講清楚,不肯讓她早退,於是她對著老闆大吼︰「你希望我死你才開心是嗎?」

每週五晚上,是我們的上班族吐苦水之日。連續工作五天後都一心只想和朋友吃飯喝酒,互相講講公司的壞話。偶爾也會聽到她在網路上認識了某個男生,見面、約會的情況,或同事介紹了自己的朋友給她,下場卻很慘烈的故事。

 我曾經介紹一個中國男生給Emily,她老實跟我招來︰「雖然男生人不錯,但我一開始有想過『我都住在韓國了,卻找不到韓國歐巴,要跟中國男生約會?』」抱著這樣的想法開始的關係,最後我自然當不成能獻上祝福的媒人。

68861.jpg
Emily(右二)到菲律賓出差,照顧參加遊學的臺灣學生。(圖/時報出版提供)

搖身一變臺灣支社長

在遊學仲介公司上班快一年之後,Emily覺得臺灣市場值得開發,如果回臺灣開設分公司,能夠做得更多更深,也可以賺更多,於是和老闆協商過後,決定要在年底回臺灣,徹底搬回國。說出這個決定的她,眼神堅定,像個事業女強人。

「哇~以後我要叫妳青春遊學的臺灣支社長!」我說。

「哎喲,員工也只有我一個啊。」Emily害羞之中帶點得意。

「但妳不想待在韓國嗎?工作簽都到手了。」我想起她一開始對韓國的狂熱。

「反正在韓國都找不到可以穩定交往的男友,」Emily回答︰「我覺得回臺灣找好像比較快。」

我笑她︰「妳這話什麼意思?如果妳現在有韓國男友,就不會回臺灣嗎?」

她試圖爭辯︰「如果夠穩定的話就不回臺灣啊,我換份能留在韓國的工作就好了。但要夠穩定,像是交往了半年以上……」

 為了尋愛來韓國,又為了尋愛回臺灣。原本「一輩子住在韓國」的夢想,在我看來,卻是一趟尋覓真愛的旅程啊。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時報出版《她們的韓國夢:打工度假的美好與幻滅》
責任編輯/陳憶慈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