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買一送一」就原諒說謊業者的台灣人,看看韓國人如何對抗弊案!兇猛程度狠甩台灣十條街

2018年07月30日 16:05 風傳媒

連鎖飲料店老虎堂被踢爆廣告不實後,祭出買一送一優惠,結果門市大排長龍,有人排了2小時才買到。《中國時報》報導〈老虎堂找她當店長 民眾息怒了 網轟:台灣人好色貪便宜本性盡露〉,許常德罵消費者自取其辱,讓廠商知道就算做錯事被抓包,只要推出折扣就能逃過一劫,他們也不用改善了。每逢鼎王火鍋等店家被揭撒謊卻獲獎賞,「台灣人」這個標籤就會被輿論拿出來黑:貪小便宜、輕視誠信、被賣還替人數鈔票,不值得商家善待。難道台灣民眾真的生性犯賤,喜歡懲善獎惡嗎?

2016年台大造假論文11篇,校長楊泮池共同掛名4篇,楊沒有被調查,當然也沒有懲處,因為調查小組是由校長本人任命。台大面對管中閔論文抄襲問題,也擱置不理。

20180222-前台大校長楊泮池22日出席台大春節團拜。(顏麟宇攝)
前台大校長楊泮池。(顏麟宇攝)

2009年頂新魏家空手套白狼,向第一銀行用九成九貸款買十四戶帝寶豪宅,價值近五十七億。第一銀行高層是財政部指派,外界質疑超貸是財政部授意,同樣「查無不法」簽結。美麗島電子報、周玉蔻指馬英九收魏家鉅額獻金,反而各被判賠馬180萬元。

重大工程弊案、軍火採購、金融弊案,貪污爆發時,都勢如霹靂雷霆,嚴重、荒謬、絕對不可接受。但人人都能預測結果:不外官商勾結、官官相護,有事變沒事,法院照層峰指示辦案就能升官,民眾被迫接受。

日本麥當勞爆出黑心食物,日本顧客就堅決抵制,背後是日本國民對司法正義再失望、消費者對商業誠信再失望,朝野處理結果都能挽回對公義的信心。獎善懲惡會讓人民相信自己有力量,選民若相信自己的選票能改善政策,顧客就相信自己的鈔票能改善品質。

反觀台灣,每次災難和弊案爆發,情緒的震盪、失落,都再次在國民身上烙印嚴重的習得無助感。看到災難、弊案過後一切如故,毫無改革,我要是生氣,就會有人告訴我「生氣也沒用,時間不如拿來賺錢比較實在」,於是我情緒變得麻木。我要是對權力開罵,就會有人告訴我「罵也沒用」,於是我轉而嘲笑那些還在痛罵的人太天真不懂世故。我要是上街抗議,就會有人告訴我「抗議也沒用」,於是我轉而批評那些抗議的人臥軌影響別人上班,該當何罪。

也就是說,我若想從群眾窒悶的困境中獨善其身,甚至獲利,前提就不外乎是變成一個服從體制不哭不鬧的人。也就是在大家怒罵老虎堂罵成一片時,我當個便車客,背叛群眾利益,趁機偷偷去買老虎堂賺一杯,享受極權提供的圈租特權小確幸,短期對我個人最有利。是的,換個角度,極權比民主更有利,它專門有利於選舉樁腳、殖民買辦、臥底通風報信的廖北仔,以及願意奉命按下集中營毒氣室按鈕的基層,也就是合作份子。極權就是威脅利誘,把任何改革份子周圍的人全都洗成合作份子,光靠孤立就可以殺死改革。

若責怪台灣人為何天性犯賤、愛買老虎堂,這是假問題。背後真正的問題是:「台灣解嚴、變天多少年,為何依舊沒民主?」

為什麼政黨輪替,改革卻牛步?台灣有些輿論還是會簡化問題、怪到民眾身上,說「什麼樣的選民,選出什麼樣的政府」。其實民主演變首先需要媒體揭發弊案,需要司法調查,需要問責政府,需要人民團體持續監督施壓、組織抗爭,需要國會修法立法做出改革,新法需要層層執行落實。保守輿論反對改革,還把政府責任推到個別人民身上,這種話術就是極權的一部分。實際上,媒體是台灣人民的眼睛,卻被點了散瞳劑,什麼都看不見;司法、議會是人民的雙手雙腳,卻被打了麻醉,什麼都動不了。而你告訴我「我們小老百姓也不能作什麼」,這句話就是連我的大腦,你也打了麻醉。讓我整個癱瘓動彈不得,卻還以為一切還在正常運作。

(圖/老虎堂臉書)
(圖/老虎堂臉書)

為什麼我們需要看南韓的民主化挫敗經驗?因為我們已經看不見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有多殘酷,還以為這都是正常的,要想辦法忍耐。要是壞事別人都沒遇到,就證明遇到是我自己不好,要改進。這些「以為」都是全身麻醉的效果,讓人民遇到危險無法正常認知、反應,反而躺下等火車從自己身上輾過去。

南韓前記者李容馬的自傳《我相信世界可以改變》,描述南韓民主化不斷倒退,眾多弊案,內容跟台灣如出一轍,也揭露幕後相同的結構腐敗力量。此書能解除讀者以為「這種事在台灣已經司空見慣」的錯誤框架,目睹南韓記者衝撞權力,社會起而抗爭,讀者才會知道台灣的正常並不正常,而自己也並不是真的沒有力量。

49歲的李容馬,曾任MBC工會的宣傳部長,2012年率領MBC罷工170天,過程拍成紀錄片《共犯者》。因此被解雇後,他繼續為罷工奔走,忙到半夜回家,妻子問他:「你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他才想起是結婚紀念日。夫妻返鄉陪老母吃飯時,收到消息確認了解雇,母親還反過來安慰他。到2016年,要為老母慶祝八十大壽的時候,李容馬診出腹膜癌末期,醫生預測平均餘命一年。他回想罹病是因為罷工壓力非人能承受,看一對雙胞胎兒子還年幼,自忖無遺產供他們到成年,只能留下自己的珍貴經驗,於是寫下《我相信世界可以改變》紀錄親睹民主鉅變的報導分析,為他們十年後成年面臨的南韓改革未來作出貢獻。這是給南韓社會的情書和遺書,也是給台灣的強力支援--讓我們認識極權有多少種變貌來保護自身穩定持續。

當初看《共犯者》,MBC工會為了報導真相,情願付出一切,決絕的壯志豪情震撼了我。為什麼台灣人都看了《共犯者》,卻沒有群眾因為假新聞去怒砸電視台、拆報社招牌?也沒有記者、工會因為揭弊新聞被壓、被造假,怒而號召同事團結起來集體罷工?書中給了我答案。因為我們在每天的工作上,本來就缺乏挑戰權力的經驗。而這卻是李容馬的日常。

民主化,是宣布解嚴那一天就完工了嗎?是蔡英文宣布當選那一天就大功告成了嗎?不。反民主的體制延續至今,表示任何人若要做好分內的事,那跟權力對槓勢不可免,本來就是改革所必須。如果沒能改變,那就是集體逃避問題,無論任何行業,工作到頭來都會出毛病。

20180719-總統蔡英文19日出席「2018台灣生技月暨生技大展」開幕式。(顏麟宇攝)
總統蔡英文。(顏麟宇攝)

書中敘述李容馬畢業當MBC記者才兩年,就轟轟烈烈,報導了地檢署向藥廠收賄而偵查放水、檢察官對黑道官商勾結的偵查怠惰不作為、檢察官一罪二罰重覆起訴,把地檢署鬧得天翻地覆。李容馬接施壓電話接到手軟,下筆照樣不手軟。他報導了律師拿錢居然不出庭的黑幕,才知道這種律師原來不在少數。南韓炒房問題嚴重,為推動社會住宅,政府鉅資成立公法人的韓國土地住宅公社。李容馬理直氣壯,要它公布住公大樓出售的成本,報導最後被MBC上司壓下來,李非常失望。李容馬的報導,從當時執政的新千年民主黨副總裁建造豪華非法墓地,全北扶安蝟島的血汗漁工,到檢察總長金泰政夫人接受貂皮大衣行賄關說,並不像我們見識了社會暗黑而變得識相,相反地,他滿心只想大展拳腳、渴望所到之處腐敗見光死。

城南市的市長吳誠洙受賄1億6千萬韓圜而被判5年,李容馬報導市長貪污,自述得助於人權律師李在明。我查了李在明何許人也,發現也是不輸李容馬的真漢子:李在明後來當選城南市長,因為財政全靠向中央舉債,於是他向中央延期償還5,200億韓圜。朴槿惠總統馬上派人找李在明把柄,一面罷免李在明。但李竟然3年半就靠肅貪、節流,還清債務。原來前三任市長都貪污下台,所以李在明在自己的市長辦公室裝監視器、監聽錄音,每當有人上門行賄,李就指監視器給他看,對方只好回去。

李在明還完債有餘力就搞福利政策,光吃閒飯不做事的朴槿惠大受威脅,怒罵李「民粹」,命令全國福利政策需一致,要法院禁制城南市「進行中央未核可的非法行為」,搞福利在她眼中當然就是謀反。李在明拿出《憲法》反駁:福利是國民的權力。朴槿惠既然來明的、暗的都動不了李在明,那麼城南市一年福利預算千億韓元,朴槿惠就修《地方財政法施行令》向城南市多徵千億韓圜稅收,直接把錢搶走。李也沒在怕,就到首爾光化門前絕食抗議阻止立法。李後來參選總統,政見是:增稅、解散財閥、訂基本收入。對,不用工作就可以領的基本收入。台灣政界全都是抱財閥大腿的廢物,根本沒人敢討論。雖然李在明沒得到政黨提名,但敢說就已經贏了所有人。李以前給朴槿惠競爭壓力,現在一樣給文在寅競爭壓力。要是南韓執政者只要靠黨團協商、黑箱交易,凡事都能搞定,那南韓也不會有今天的輝煌了。

李容馬就是一個終其一生不斷給當權者施壓的小卒。轉跑經濟新聞,更是開天眼脫胎換骨,目睹政治透過金融決定小市民家庭榮枯的鉅細全景。政府整併銀行,倖存銀行就轉做房貸,停止貸款給創投和中小企業以免風險,已經失去銀行該有的投資企業機能。企業失去資金挹注,經營變得保守,看不到利潤就不投資,因為失敗一次就會倒閉。非典型雇用氾濫,大量失業者去賣炸雞,自營商增加三成,競爭激烈。李容馬發覺周遭成了為生存被迫殺死對方的無情社會,恃強凌弱,只求自己活下來。根源是總統不懂經濟,交給經濟官僚照章行事,上任就先討好財閥、工總、商總拜託他們投資,美化經濟成長率;卻把工運當成投資障礙,勞動部其實是專責在替資方壓榨勞工,導致經濟體質不斷惡化。

蔣渭水(取自wiki)
蔣渭水名言「同胞須團結,團結真有力。」(取自wiki)

民主化為何仍不正義?李容馬細膩剔出國家各環節如何凍結民主的每一根神經、每一條肌肉機能。政府假反共真鎮壓民主,假經濟成長真侵害人權,有組織地打壓異議者,討論也被消音。菁英追求安定、抵抗改革,李容馬說:「二十年來的記者生涯,讓我有機會親眼目睹韓國的這些現實,苦守著以財閥來帶動成長的經濟官僚、比美國人更親美的外交官僚、擔任政權走狗,汲汲營營保住自己飯碗的檢方、受冷戰理念束縛,支撐著既得體系的政治勢力,他們親如手足,當中站在頂端的,就是那些大部分靠世襲積累財富與權力的財閥。」

台灣變天為何依舊沒民主?因為層層網羅同樣嚴密,媒體,警察,法院,議會,企業,政府,軍隊,教師,民代,公務員,每個人的身體都還殘留著反射性的恐懼與逃避。從小都遭遇過權力的電擊傷害,意識雖已遺忘痛苦,洗掉記憶,身體卻牢記創傷,會在每個關鍵時刻直覺退縮噤聲,安分守己,出賣下一代的未來。甚至自己因為搶到老虎堂買一送一的極權甜頭而欣慰安心,死守捍衛買老虎堂的權利,若有人要奪走,他就罵你獨裁、跟你拼命。

我們長期受壓迫,早已麻木,需要李容馬滿滿的良知勇氣,喚醒我們的腦和眼,手和腳,相信自己有力量。更重要的是,相信別人志同道合也能成為自己的力量。很久以前台灣有人說,「同胞須團結,團結真有力。」那是千錘百鍊的抗爭實踐所得。今天李容馬又把它跨海還給了我們,讓我們忽然想起,人的尊嚴、自由,本是我們原有的財產,要團結,去實現。

責任編輯/潘渝霈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