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維中專欄】日本超熱!為何「中暑身亡」都發生在室內?他長年旅居東京,道出心碎真相...

2018年07月26日 10:08 風傳媒

熱死人了!真沒想到我們台灣人經常會掛在嘴邊的這一句話,有一天實際發生的場景,居然會是落在「溫帶」氣候的日本。

真的是熱死人了。根據日本氣象廳與消防廳的統計,2018年7月以後到下旬(23日)為止,因為中暑而死亡的人數,全日本竟突破了94人以上。其中,光是東京就多達52人,達到十年來統計數字的最高峰。如果另外單算中暑送醫的人,截至目前為止總共也將近2萬3千件。日本氣象廳為此召開緊急記者會,首次將「氣候高溫」認定為國內的天然災害之一,並提醒大家8月依然是炎熱高溫的氣候,千萬要注意,避免中暑。

怎麼會那麼嚴重呢?真要說熱的話,台灣一年到頭都更熱,也少見如此集中熱死人的數據出現。其實重點可能就在這裡。因為台灣人對熱天是習以為常,一整年高溫的時候多,但日本除了夏天七、八月以外,基本上都還是涼爽的。大多數的日本人因此都輕忽了高溫帶來的危險,無感於中暑的可能性。在高溫的氣候中,該怎麼適當的調節身體,管理健康狀況,比起台灣人來說,可說是常識貧乏。

大自然異常,日本的氣候驟變,早已不是從前的那個日本。極端的豪雨、大雪、酷寒和高溫,十年來頻繁發生,快成常態。可是絕大多數的日本人,似乎都還沒有做好認識真相的準備。

如果以為中暑發生的現場一定是在炎日下,那麼日本的統計報告會讓人大吃一驚。以東京因中暑死亡的52人來看,有49人都是倒在家中屋內。因為家中沒冷氣嗎?不,這些人家裡都有裝冷氣,只是不開而已。

明明有冷氣,熱到快昏了也不開,我倒是有經驗。剛來日本時,第一年的租屋是付完一整年的房租,電費用到飽,因此當然就是冷暖氣隨性開。翌年,換了租屋以後,得自己負擔每月電費。因為還是個窮學生,對於冷暖氣的使用很錙銖必較。夏天時,我確實曾經在當時居住的練馬區(號稱東京夏天最熱的區之一)公寓裡,刻意不開冷氣,只為了省錢。

大多數台灣人沒住過日式木造房,無法體會身處於曝曬在烈日下的木造房頂樓是件多麼恐怖的事。簡單來說,就像是個蒸籠。而我窩在這個蒸籠裡,就變成快要熟掉的肉包。有一個週日下午,我在蒸籠裡看書,忽然書頁濕成一半,以為自己不自覺地感動落淚,結果發現那全是我的額頭上滑到眼睛又滴下來的汗。

不知道那些人最終因熱到昏厥身亡,卻都沒有打開冷氣避暑的原因究竟是什麼?是真的覺得沒必要,還是也只是為了省錢呢?不會是為了愛地球吧?當我知道這些在屋內中暑身亡的人,年齡層大多落在四十歲以上至九十歲世代,簡直認為是個警世寓言。結論就是,年輕力壯還能耐熱抗寒,但是中年以後,得善待自己。在有裝空調的屋內熱死,怎麼想都是死得很冤枉吧。

由於各地高溫,很多既有的夏日活動都相繼取消。例如一年一度的京都祇園祭,就因當地猛暑考量,取消了2018年後祭中的「花傘巡行」戶外活動。許多日本小學裡,夏日都會開放游泳池,讓放暑假的孩子自由戲水,今年以兵庫縣為首也決定終止。畢竟烈日下,戶外泳池水溫都高達35度,在水中中暑也不是沒可能。

炎夏激發了創意。網路上流傳著「高溫現象短片」。日本網友買了雞蛋,放在車內忘記拿出來,幾個小時後再去,生雞蛋已變成溫泉蛋。還有人拍攝在豔陽下的車頂上打蛋、煎火腿片,居然真的成功。我看再買條吐司來,可以協助他開東京美而美。反正日本哪裡都這麼熱,開到哪就能賣到哪,這不是「餐車」是什麼?

我沒想到東京的酷暑,還能測試出一個企業老闆是否黑心。我的東京好友告訴我,上星期日他們加班,差點沒成為熱死人的數據之一。因為整棟大樓的冷氣是中央空調,但當天僅有他們公司的幾個人加班,老闆因為不願意支付開啟整棟大樓空調的費用,最後寧可讓員工揮汗上班。

總之,真的很熱。今年入夏以來,七月中旬幾乎有一整個星期,東京每一天的溫度都超過台北。東京西邊的青梅地區最高溫40.8度,是東京氣溫觀測史上最高紀錄。我所身處的都心,觀測最高溫為37度,體感溫度也飆到43度以上。

網路上,台灣的朋友發訊息,笑著問我:「你要不要回台灣『避暑』啊?」

哎呀,世界真的是變了。

(原標題:熱死人的日本)

責任編輯/陳憶慈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東吳大學英文系畢業。文化大學英國語文學系文學碩士。2008年赴日本早稻田大學別科進修,東京設計專門學校研修雜誌編輯平面設計畢業。現於日本任職訪日旅遊促進之媒體情報業。

擅長以細膩觀點,融合城市生活元素,鋪展時間流逝中的人際關係。旅居東京後,寫作擴展旅遊、美食和設計報導等題材,透過文字與影像,促進台日文化交流。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