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斯克哽咽坦言「痛苦不堪」,自爆親情失衡、靠安眠藥入睡…

2018年08月21日 11:36 風傳媒
正逢多事之秋,位於風暴核心的執行長馬斯克(Elon Musk)最近接受《紐約時報》以及YouTuber馬克斯·布朗利(Marques Brownlee)的訪問,除了談到也許能在三年內推出一台25,000 美元的平價車款,更揭露自己內心的情緒,需要靠安眠藥入眠,健康狀況不佳。(圖/Elon Musk@twitter,數位時代提供)

正逢多事之秋,位於風暴核心的執行長馬斯克(Elon Musk)最近接受《紐約時報》以及YouTuber馬克斯·布朗利(Marques Brownlee)的訪問,除了談到也許能在三年內推出一台25,000 美元的平價車款,更揭露自己內心的情緒,需要靠安眠藥入眠,健康狀況不佳。(圖/Elon Musk@twitter,數位時代提供)

這幾周對馬斯克來說,簡直如地獄一般煎熬,本月初宣布要將特斯拉(Tesla)下市,然而一直沒有揭露資金來源,面臨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介入調查,甚至多位前員工還出面槓上特斯拉,指控生產過程有瑕疵。

正逢多事之秋,位於風暴核心的執行長馬斯克(Elon Musk)最近接受了《紐約時報》以及YouTuber馬克斯·布朗利(Marques Brownlee)的訪問,除了談到也許能在三年內推出一台25,000 美元的平價車款,更揭露自己內心的情緒,談到過去有好長一段時間都靠著安眠藥才能入眠,甚至健康還因此亮起紅燈。

中低價位車輛,三年內將現身?

曾經被前Google工程副總裁維克·岡多特拉(Vic Gundotra),稱讚「地球上最優秀的科技評測員」的24歲YouTuber馬克斯·布朗利(Marques Brownlee),在馬斯克公開於Twitter上宣布「我考慮用每股 420 美元將特斯拉私有化,資金已經到位」後,在特斯拉總部與馬斯克錄製了一段17分鐘的專訪影片。這支訪談不像一般新聞訪問,尖銳的提出許多公司經營策略疑問,馬克斯·布朗利反到像是一位熱情的特斯拉粉絲,與馬斯克輕鬆地聊聊關於電動車的一切。

「特斯拉致力於讓汽車變得更加舒適,這不容易,為了讓價格可以負擔,需要高產量以及規模經濟支撐。」而造出一台經濟實惠的電動車。一直是特斯拉很重要的目標,馬斯克表示聊到,相較於通用、福特這些經濟規模「大到荒謬」的車廠,特斯拉的規模相對小很多,而在汽車這一行競爭又特別激烈。

一台車25,000 美元,我想我們是可以做到的,如果我們非常努力,也許三年內可以達成。
——馬斯克(Elon Musk)

要生產出高品質,且價格相對親民的車輛,關鍵在於大量生產的規模經濟,馬斯克還以手機作為例子,他說以前的手機超級大一台,後來iPhone問世開啟智慧型手機時代,手機性能越來越好,低端手機價格也隨之降低,這是因為技術的成熟以及用戶的增加,讓廠商可以透過量產來壓低售價,並分攤技術開發的成本。

目前Model 3的對手是Toyota的 Prius,售價為23,475美元,大約是Model 3 49,000的一半價格。(圖∕shutterstock,數位時代提供)
目前Model 3的對手是Toyota的 Prius,售價為23,475美元,大約是Model 3 49,000的一半價格。(圖/shutterstock,數位時代提供)

根據馬斯克在八月財報會議說法,目前Model 3的對手是Toyota的 Prius,售價為23,475美元,約是Model 3 49,000的一半價格。「我的資金跟關注力,全都投注在如何讓我的產品更加吸引人,」雖然價格貴森森,馬斯克很自豪地說:「一款真正受歡迎的產品就會創造口碑,靠著口碑相傳打天下這就是特斯拉的商業模式,我們不打廣告,更不會打折。」他更透露,就連自己的車,也都是付原價購買的。

親情失衡、健康欠佳,馬斯克身心煎熬

在馬克斯·布朗利所錄製的訪問中,可以看到馬斯克對於事業的熱情與自信,而在《紐約時報》的專訪中,卻能看到馬斯克脆弱的內心。

過去這一年,是我事業生涯中最艱困和痛苦的一年,我非常痛苦。
——馬斯克(Elon Musk)

8月7日,馬斯克在Twitter拋出要將公司下市的消息。根據馬斯克說法,當天他在女友的家中醒來,早上運動完後,就開著Model S前往機場,準備出發到特斯拉在內華達州的超級工廠,那條讓全世界議論紛紛的貼文,就是在前往機場的路中發出的,他強調出於資訊透明的考量,這則貼文在發布之前,沒有給任何人先看過。

馬斯克是眾所皆知的工作狂,先前才剛剛度過47歲生日,「生日那天我整整24小時都在工作,整夜都是,沒有朋友陪伴,什麼都沒有。」這樣的生活讓他心力交瘁,「我只有兩個選擇,失眠或者吃安眠藥。」

他回憶,生日過後的兩天,他預計要出席哥哥的婚禮擔任伴郎,他從工廠乘坐私人飛機直達婚禮現場,還差一點趕不上婚禮,典禮一結束後他立刻又飛回公司,完全沒有停留。馬斯克透露,他從2001年開始,就再也沒有休過超過一周的假期,為了提升Model 3產能,最近每周都工作超過120小時,「有時候我連續三四天都沒有離開工廠,這背後的代價就是沒辦法看孩子及見朋友。」據描述,馬斯克在談起這些與家人、朋友的關係時,數度難過哽咽,講到最後,馬斯克更透露在全力衝刺事業之際,健康狀況也開始亮紅燈,「狀況並不好,有朋友來看我,他們都很擔心。」

特斯拉執行長馬斯克被邀請擔任川普私人智庫成員(AP)
忙著衝刺特斯拉的事業,馬斯克鮮少陪伴家人與朋友,健康狀況也亮起紅燈。(AP)

無法自拔的工作狂行徑,其他特斯拉高層也都看在眼裡,據傳,多年來大家都希望替馬斯克找一位副手分擔工作,「如果你知道誰能做的更好,請告訴我,讓他們可以來做這個工作。」專訪中他堅定地表示,現階段還沒有準備放下任何一個自己擔任的角色。

馬斯克試圖透過媒體對大眾敞開心胸,以此回擊外界對於公司私有化,鋪天蓋地的質疑聲浪。不過,上周《紐約時報》的專訪刊出後似乎沒有達到預期效果,許多人認為馬斯克大談自己身體不好、親情危機甚至數度哽咽都只是在裝可憐討拍,股價在上週五收盤大跌將近9%,過去一周累計跌幅超過14%,市值蒸發將近百億美元,或許這才更讓馬斯克想哽咽吧。

文/高敬原

本文、圖經授權轉載自數位時代(原標題:「鋼鐵人」馬斯克坦言痛苦不堪,揭露親情失衡、靠安眠藥入睡)
責任編輯/趙元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