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回你的天龍國!」赴北極教書慘遭羞辱…村民極度排外的「背後原因」讓熱血教師心碎了

2018年08月30日 14:30 風傳媒
《北極上學趣》由真人真事改編,熱血丹麥老師到格陵蘭的偏僻小鎮教書,除了生理面對極地氣候的挑戰,心理更受到村民排斥的煎熬,究竟他有沒有辦法讓村民敞開心房呢?(圖/風傳媒製圖)

《北極上學趣》由真人真事改編,熱血丹麥老師到格陵蘭的偏僻小鎮教書,除了生理面對極地氣候的挑戰,心理更受到村民排斥的煎熬,究竟他有沒有辦法讓村民敞開心房呢?(圖/風傳媒製圖)

「我決定了!就選這個村子吧,我要去這裡教丹麥語」

「你說這個小村子?人口只有80人你確定要去?不考慮首都努克的學校嗎?」

「我現在沒有家累,想趁年輕去冒險看看!」

電影《北極上學趣》是一部真人真事改編的電影,出身丹麥的年輕老師安納斯,因為不想繼承家中大把大把的農地,選擇讀教育、現在又決定到離家千里的格陵蘭教書,甚至他還選了一個全世界「最偏鄉的偏鄉」任教,但他絕對沒想到,踏上那塊土地之後,在絕美極光、與無光害星空之下,等著他的是貧窮、酗酒與極度排外的黑色小鎮...

注意:以下有劇透

絕美極光下的「殘酷生活」

踏進小鎮不到一週,安納斯就快撐不下去了!

明明早就知道這是偏鄉小鎮,但真正開始在這裡過生活才知道有多可怕:沒自來水、每天都要踩過雪地拖著25公升的水;要在規定時間內到服務中心洗澡,否則沒有熱水;排泄物沒辦法自行處理,負責的「大便先生」每週只來兩天;而且,在這片浪漫的銀白世界中,不會滑雪橇幾乎等於沒有車、沒有腳,哪裡都去不了!

不過,既然是「熱血教師」就不應該被外在條件打敗,但更讓安納斯崩潰的,卻是學生與家長!他一直記得決定來這裡教書時,教育單位的承辦人員告訴他:

「這裡的人全都說格陵蘭語、不會說丹麥語。」

「沒關係,我也可以趁機去學格陵蘭語。」

「不要這麼做,如果你都跟他們講格陵蘭語,他們會更難融入丹麥的生活。」

安納斯抱著「為他們好」的心情到校上課,但第一天,根本沒有學生在聽他說話。一班只有九個人,8歲到15歲不等,嘰嘰喳喳、大吼大叫,故意說安納斯聽不懂的格陵蘭語。

「安靜!」、「我說安靜!」、「安、靜———————」

反反覆覆過了好幾天,滿腔的「熱血」也不難被消磨殆盡!但安納斯並沒有立刻放棄,他開始觀察這九個學生,發現了幾個奇特的現象:孩子吃飯吃得很急、很快;說到家庭只會提爺爺奶奶、幾乎不會提到父母;翹課十分隨性、沒有原因就一週不來上課。他也決定到處訪查家長與其他村民,他是得到答案了,卻也受到更無情的對待...

1
(圖/佳映娛樂提供)

「滾回你的天龍國!」來自丹麥的傲慢

「孩子們平常在家裡是否有餓肚子的情況?」

「沒有、沒有那種事,只有丹麥來的人才會問這種問題,你們都用丹麥的角度看事情,高高在上的!

「為什麼全班9人只有2人跟父母同住?」

「在這裡領養是常態、隔代教養也是常態,每一代都這樣,有時候送他們到爸媽家、還會跑回來」

「奶奶您好,為什麼阿瑟一週沒來上課?」

「跟阿公去打獵阿!你們教的丹麥那一套根本對他完全沒有好處,他以後就是要當獵人!

安納斯非常挫敗,不只這裡的學生無法管教;村裡的大聚會,全村的人都到了、就是不邀請他;打招呼也沒人理他,在這個村子裡像隱形人一樣;甚至還被罵上「滾回你的天龍國去!」這種話。但他似乎也逐漸明白,原來他想「幫助偏鄉」、甚至這種惻隱之心的關愛,竟全都散發著濃濃的丹麥傲慢感。

3
(圖/佳映娛樂提供)

多數台灣人對格陵蘭並不熟悉,格陵蘭表面上雖然是一個內政獨立的自治區,但在外交、國防、財政等,依然是由丹麥政府代為管理,因此外界普遍把格陵蘭視為丹麥領地。但事實上,格陵蘭與丹麥擁有截然不同的語言與文化風俗。

格陵蘭的面積是台灣的60.2倍,人口卻僅有5萬多人,島上88%為原住民因紐特人。在丹麥人眼中,格陵蘭人就是愛喝酒、生活「不文明」、還在捕魚打獵、年輕人都跑光了...,然而在本片中,在地人也承認,酗酒問題嚴重、很多人靠政府的補助金生活,但老實說「大部分的人,一輩子都不會離開村子...」

2
(圖/佳映娛樂提供)

英年早逝的格陵蘭人

許多格陵蘭長輩、地方耆老,像片中一樣對文明社會嗤之以鼻,認為格陵蘭人應該保有自己的文明、不應該被同化;但另一方面,丹麥的現代化文明,卻也紮紮實實給了格陵蘭的年輕人一拳重擊—格陵蘭自殺率居全球之冠(1990年代數據,每十萬人有107人自殺),其中以15歲到24歲的男性案例最多。學者認為最大的原因就是酗酒、貧窮、憂鬱、以及來自丹麥的文化衝擊。

雖然許多格陵蘭人拒絕改變、拒絕「現代化」,但格陵蘭的問題也不是放著不管就好。2016有一位來自格陵蘭因紐特族的青年Anda Poulsen,點出了格陵蘭自殺率為何居高不下的問題。1970年代,丹麥政府將許多散居、或因人口過少即將滅村的因紐特人,送至格陵蘭首都—努克,並在那裡打造了「丹麥的美好現代文明」。但Anda在這個文明城市卻更加難受,因為社會氛圍老是透露著:說丹麥語的人更優異、來自丹麥的更好...。

而這種極速的現代化,馬上出現了嚴重的問題:因紐特人家人離散、在大城市失業使得酗酒家暴問題急遽增加,而無法得到關愛、又同時接受巨大文明衝擊與歧視的青年,就選擇極端的方式自我了結...

4
(圖/佳映娛樂提供)

而在本片中,安納斯也被格陵蘭的所見所聞震懾了。

他讓自己不再是那個高高在上的「丹麥老師」,他跟著學生家長學習格陵蘭語、跟著村民打牌、滑雪橇、釣魚、蓋冰屋、打獵,甚至是參加傳統喪禮。他也看透孩子想當獵人的心思,請來了現役獵人到校分享職業日常。更把教學課程變得更在地化,讓他們了解山脈、冰山的成因,與生活環境的種種知識。在冰封千里的大地上,村民的心卻慢慢融化了。

在地人問他:「你還想回丹麥嗎?」

安納斯尷尬的說:「這問題很複雜...」

那最後安納斯到底有沒有留下來?

這部片從2016年拍攝至2018年1月,那時候,安納斯依然在這所學校教書。

8/31~9/10開學趣 贊助雙重送

活動辦法:

1. 2018/8/31~9/10限定贊助本文,不限贊助金額,送電影交換券(首週末限定)&想映電影院線上序號卡。

2. 每會員限定一次,限前20名,贈品統一於2018/9/11 開始寄送。

3. 電影交換券可至全省上映戲院使用,限定觀賞 <北極上學趣>,限定上映首週末使用;【想映電影院】線上序號卡,輸入序號即可免費觀賞【想映電影院】平台上任一部電影,其他使用規則請見序號卡上說明。

4. 贈品將依會員登記地址寄送,為避免您的權益受損,請務必填寫正確的地址,9/10前未填寫地址者視同放棄贈品資格,恕不另行通知。

5. 補填會員地址資料方式:風傳媒網站>(右上)會員>會員資料>地址(修改)。

6. 活動內容若有任何問題,歡迎您與我們連繫風傳媒客服信箱:member@storm.mg

責任編輯/潘渝霈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