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個孩子在同地跳河自殺,心碎媽辦「沒大體的告別式」…原本陳屍河裡的小女兒竟意外回家了

2018年08月31日 13:29 風傳媒

有時候,喪禮只是個儀式,目的除了是讓往生的人好走,更是為了讓遺留在這世上的親友,在面對未來時,能有活下去的勇氣。對我們來說,替張太太舉辦那一場「沒有大體的喪禮」,就是如此。

能夠幫助張太太也是一種機緣,說起來,她真是一個歹命人。認識的時候,她已經痛失了全部的孩子──膝下四子全都離世,只剩一個年僅十歲的外孫在身邊。第一起事故是從長子開始,在民國81年,因家中經濟不好,長子希望把念書的機會讓給弟弟,長子遂選擇在華中橋投河自盡。從此,悲劇輪迴就開始上演;兩個星期後,未成年的二兒子因兄弟情深,受不了思念哥哥之苦,加上自責與壓力,竟也跑去跳華中橋。5年後,在民國86年時,年僅16歲的小女兒因騎車時不慎車禍,擔心遭到索賠,便向家人表示要外出借錢,一出門便失了音訊。失蹤初期,小女兒的遺體遲遲未尋獲,張太太本來還抱著一線希望,但之後卻被證實小女兒也在華中橋一躍而下,結束了生命。最後則是97年時,本已嫁作人婦、排行老三的大女兒離了婚,帶著小孩回娘家住,有一天卻因家中付不出房租,說要出去借錢周轉,不料又是去華中橋投河自盡。

這樣接連的不幸,已無法說是巧合,簡直是悲劇式的自我預言了!一個家庭的四個孩子,接連四跳,都選擇在同一個地點結束生命,對於尚在人間的母親而言,實在太痛,張太太肝腸寸斷,也不想活命了。

原本獨立拉拔孩子長大的她,在接連失去孩子後,萬念俱灰,顧不得外孫年幼無人照顧,也興起了去華中橋尋死的念頭。但就在她意圖從橋上跳下時,剛好被路人發現,終於被救回一命。只是白髮人送黑髮人之痛,實在太過難以承受,到了急診室,張太太仍死意甚堅,她近乎發瘋般地扯掉了身上的點滴,流了滿地的血,直到醫生強制注射鎮定劑後,情緒才稍稍恢復平穩。最後,她被強制送去八里療養院療養,在醫生、社工的輔導及幫助下,開始治療她的身心創傷症候群。

或許是因為牽掛孩子的心理壓力所致,也或許是冥冥之中的指引,不知從何時開始,張太太頻頻夢到了四個孩子跟她說「好冷」、「沒衣服穿」、「好想回家」。每每夢醒,她就陷入巨大的揪心之痛,既悲傷又不知所措。數次求神問卜之後,她更深深地相信,始終沒找到遺體的小女兒,是再也回不來了!而除此之外,她心中還有另一個莫大的遺憾,就是因為家境艱難,她始終無法給孩子一個簡單隆重的葬禮,直到那時,三個死去的孩子都仍共用一個牌位。

就在每週定期拿藥看診的過程中,有一日,張太太與精神科醫生講起了她晚上的夢境,以及渴望幫助兒女的心情,淚水再度潰堤。就是在這樣的因緣際會之下,透過醫生、社工轉介,張太太與我們聯繫上了。聽了她的悲慘故事後,我們當下立刻決定幫她完成心願,並提供四個孩子一場免費的殮葬服務,亦即一場沒有大體的喪禮,以安慰這位苦命的母親。

沒有大體的喪禮?

很多人乍聽之下,都大呼簡直是匪夷所思。先不論她大兒子、二兒子已逝世近20年,而大女兒也往生了三年多,幾乎沒有人在往生這麼多年後才辦喪禮;更何況小女兒也失蹤了14年,都不知去向,要怎麼辦這場喪禮呢?當時做這個決定時,許多人充滿疑惑。只是,我們心裡清楚,這場儀式,是為了給活著的親友一股安定的力量。

告別式舉辦當天,我們準備好四位子女的衣物。由於照習俗來說,白髮人無法送黑髮人,便由外孫代為參與祭拜。我們幫四位孩子安排好各自的塔位,除了不再讓原先三位擠在共用靈位牌之外,也替失蹤小女兒飄零的魂魄找到了安歇之所。儀式順利地完成了,貧母終於得償所願。

不過對我們來說,行至此處,事情尚未有圓滿結局。即便已舉辦了「沒有大體的告別式」,但我們始終都沒有放棄尋找小女兒的遺體,因為對張太太來說,「生要見人,死要見屍」,我們也仍想要撫慰她渴望見到小女兒最後一面的思念之情。

早在最開始計畫辦喪禮時,我們的初衷其實是希望那時就能找到小女兒的遺體,辦一場名符其實的葬禮,只是過程一波三折。還記得當時,經由已經替一百七十九具無名屍尋獲家屬的尋人專家吳武龍警官幫忙,新北市海山分局蔡淑女巡佐協助行文地檢署開棺驗DNA終獲同意,而台北市萬華分局吳新竹警官居中聯繫昔日轄區的分局派出所承辦人員,眾人積極地追尋調查,並沿著華中橋水流處,研判出遺體可能已經漂流至新店溪下游,再推敲出可能漂移至中原抽水站,整起事件總算彷彿有了契機。

只是這一線曙光,也很快就破滅。當年剛好接連遭遇了兩次風災,派出所也跟著遭殃,還來不及細看資料,就已統統泡水,字跡難以辨認,唯一留下的線索是「3417」這個數字。這是無名屍墓碑上的編號,而就先前所知,該編號無名屍的資料紀錄特徵都與小女兒相符合。

安葬無名屍的墓碑刻為不詳男、不詳女,然後再刻上編號,一同葬在公墓中。當時研判,小女兒遺體是被葬在中和第五公墓。只是墓園何其大,且由於沒有人祭拜或掃墓,放眼望去盡是荒煙蔓草,該怎麼找?不過我們還是自我安慰,有了編號,至少是個方向,應該容易多了。

(示意圖/pixabay)
墓園放眼望去盡是荒煙蔓草,他們用了2年的時間,找回了失蹤的小女兒。(示意圖/pixabay)

只是沒想到這一找,就是兩年時間。不是因為墓園真有這麼大,而是標示著編號3417的墓碑根本不存在。墓碑上的編號根本沒有編到3417這麼後面。會不會被盜了?但墓裡並沒有什麼值錢的東西,所以這個想法立即就被推翻了。那還有什麼可能性呢?前思後想,才發現最有可能的情況是誤刻了,正確編號應該為2417才對。

檢察官開棺驗屍那天,我們與張太太,以及擁有豐富引魂誦經經驗的師父與助念團志工皆站在墓旁等待,天空萬里無雲,唯有志工誦經聲此起彼落。已經時隔了16年,棺木腐壞嚴重,但開棺一看,我們卻發現小女兒遺體維持得很完整,仍像是一名少女,一直深深地沉睡著,似乎等待著大家找到她。這讓當時已經看過不少屍體的我們,驚訝不已。而一旁的張太太則是一眼就認出了自己的女兒,不禁又是失聲痛哭。接下來,經擲筊請示過後,我們終於鬆了一口氣:小女兒同意回家了!

對張太太而言,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能讓小女兒好好安息,早日投胎到好人家,而她與外孫也能夠從此不再掛心,安穩生活。她唯一還放在心上的,是大家給予她的幫助,不知該用甚麼方法償還,但是對我們來說,只要她們活得好好的,自給自足,若行有餘力,還能助人,就算是對我們最大的回報。

張女士的外孫現在已就讀大學四年級,當年手上有著刺青,寡言而一臉酷樣的他,是個上進、孝順乖巧的孩子。而作為個案,他們也被我們轉介到其他相關單位,繼續給予協助。祖孫倆一同放下過去沉重傷心的包袱,朝著未來道路邁進。一場沒有大體的喪禮,所帶來的效益,是完全出乎意料之外!

雖然張太太兒女看似都是為了經濟壓力而尋死,但若用現今的社會協助機制,也會很快發現,這家人除了金錢上的困頓,同時也有身心障礙的隱憂。

現在已經有許多社區聯防機制在運作,以防任何憾事發生,而除此之外,其實我們在一般生活裡,也可以多多注意周遭的人事物,一點小小關注援手,隨時都可以減少悲劇。不過遺憾的是,在當年,許多救援系統都還未完善,以致一連四跳,皆不能阻止。這是一個寶貴的經驗與教訓。

解決問題,不是只有給予金錢去緩解燃眉之急,而是如何從「心」解起,心安,才有平安。

作者介紹

郭志祥

「中華民國善願愛心協會」會長。

民國八十五年創立「中華民國善願愛心協會」,提供免費殮葬等公益服務。

吳倪冬月

「中華民國善願愛心協會」執行長。

原為協會志工,參與善願活動二十多年,幾乎風雨無阻。現擔任協會執行長,亦為窮人殮葬服務的負責人。

本文經授權取自麥田出版《27場送行,無償安葬弱勢孤貧,從21年的告別裡學習最溫暖的人生功課》(原標題:第18場送行 沒有大體的喪禮)

責任編輯/潘渝霈

 

自殺不能解決問題,勇敢求救並非弱者,生命一定可以找到出路。透過守門123步驟-1問2應3轉介,你我都可以成為自殺防治守門人。

※ 安心專線:0800-788-995(0800-請幫幫-救救我)

※ 張老師專線:1980

※ 生命線專線:1995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