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幸吟專欄】肯亞國家保護區的獨特風光:大象、長頸鹿、駝鳥近在咫尺

2018年10月26日 09:00 風傳媒

2013年7月14日星期日,7點30分開車上路,繼續追尋Samburu國家保護區的動物足跡。晨曦中迎面而來的,是前一晚道別的鷲珠雞(vulturine Guinea fowl),一大片藍色羽毛在金色光芒搖擺,更加奪目。

大羚羊(oryx)、長頸羚(long necked gerenuk)、羚(antelope)、黑斑羚(impala)、瞪羚(gazelle)等羚羊家族,又現身陪伴另一個美好的一天。昨天苦候的印度豹(cheetah),今天輕易出現,一群羚羊中的其中一隻,極可能是眼下這隻豹的美味早餐。嚮導Hassam說,六年Safari經驗,他多次目睹弱肉強食的生態。

今天的任務是尋找大象、長頸鹿、鱷魚和斑馬。濁濁河水,是鱷魚的家,我在清涼的風中等待,但牠們沒有出現。

原本該是成群的牠們,我們看到的卻是孤獨的兩隻,各自用長長象鼻,捲動著草,不停地吃。(圖/謝幸吟提供)
原本該是成群的牠們,我們看到的卻是孤獨的兩隻,各自用長長象鼻,捲動著草,不停地吃。(圖/謝幸吟提供)

Hassam指著河畔草地上一坨坨糞便,說那是大象的排泄物,我們決定循著飄散在空氣中的味道,追逐大象。原本該是成群的牠們,我們看到的卻是孤獨的兩隻,各自用長長象鼻,捲動著草,不停地吃。平均可以長到6000公斤的象,每天要吃200公斤食物,喝下300公斤水。

雖然無緣看到象群的壯闊氣勢,但2隻覓食的象,就在幾公尺外,好近好真好清楚。一直覺得象是溫柔的動物,但我是錯的。Hassam說,肯亞幾國家公園,發生過幾起象攻擊遊客車輛的意外,甚至有人因此喪命。他上個月也遇到,幸好飛車逃命,躲過一劫。生死交關的經驗,Hassam說得一派輕鬆,倒是我聽得目瞪口呆。

我們看到的是一公一母,公的一直在最靠近車子的地方,緩緩來回踱步著,銳利的雙眼不時環顧四週,似乎守護著躲樹叢後的母長頸鹿。(圖/謝幸吟提供)
公長頸鹿用銳利的雙眼不時環顧四週,似乎守護著躲樹叢後的母長頸鹿。(圖/謝幸吟提供)

車子再轉了幾個彎,繞進高高樹上滿滿綠葉這區,是長頸鹿活動的主要範圍,又高又壯的龐然大物,就站在車子旁,每一格紋路都栩栩如生。我們看到的是一公一母,公的一直在最靠近車子的地方,緩緩來回踱步著,銳利的雙眼不時環顧四週,似乎守護著躲樹叢後的母長頸鹿。為了閃避正午烈陽,十一點左右回到旅館,和Hassam約好下午4點再繼續獵遊(game drive)。

午餐時間,和其他遊客在餐廳交換心得,來自比利時的先生說,他看到大約一百隻的象群在河邊,我說只有看到兩隻,但有看到長頸鹿,非常近非常近。不論數量多少,我們都珍惜和大象距離相處的片刻。

這位先生30年前到過台灣旅行,他記得日月潭和隨處可吃的美食,我請他一定要再去,因為,台灣和30年大不同,不變的是日月潭美景,美食和人情味。

4點整,在暖烘烘的陽光下再出發,一隻母獅獨自在河畔休息,和前一日母獅護小獅的景像完全不同。印度豹也再度現身,一樣在淡淡悠悠的姿態中展現大度;但美洲豹(leopard)身手太敏捷,瞬間消失在眼前。早早鎖定的斑馬和鱷魚,則始終未露面。

Safari第二天,跟我們說再見的是胡狼(jackal)和索馬利藍腿駝鳥(Somali Ostrich)。公駝鳥全身黑得發亮,非常醒目;母駝鳥則是暗沈的棕色,毫不起眼。牠們亦步亦趨,經過我們的車子,沒有多看一眼,優雅地向著另一片大地走去,彷彿我們不曾來到過。

不論大象、長頸鹿、印度豹或駝鳥、羚羊,的確,這裡是動物天堂,人類,只是過客。他們的千姿百態,都已存入我的記憶。明天一早,將和Samburu National Reserve道別,奔向350公里之外的Naivasha,體會全新的風光。

(原標題:大象、長頸鹿、駝鳥近在咫尺 )

責任編輯/林安儒

 

加入Line好友
關鍵字: 非洲 肯亞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在報社電視台工作19年,不惑知命之間的四年半進入社會福利機構,跨領域的路笑淚交織。2019己亥年1月,重新回到媒體,感謝一切相知相遇一切安排。2016年12月莫名其妙開始路跑。跑步,讓困難不再那麼難,讓人生多了浪漫想像,因為目標永遠都在,不離不棄,在終點等我。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