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幸吟專欄】穿越野生哺乳動物生命線-馬賽馬拉國家公園獵遊

2018年11月16日 09:00 風傳媒

2013年7月19日星期五,一天的馬賽馬拉國家公園獵遊(game drive),是八天七夜safari最後一站,8點整,帶著午餐盒出發,目的地是馬拉河。

馬賽馬拉國家公園的名字,就是這裡的原住民馬賽人,以及被稱為「野生哺乳動物生命線」的馬拉河,二者連結而來。

牛羚,隨眼可見。一大群一大群坦尚尼亞遷徒而來的牛羚,在漫漫漠漠的大草原移動,啃光這一片草,再走向下一片。東非大草原,是牠們每年七月中旬到十一月初,在肯亞的家。

牛羚身型和驢子差不多大,稍微瘦一點,但遠遠看著,牠們竟然小得像螞蟻一般。草原無邊無際,讓人嘆為觀止。列隊前行的牛羚,就像一條一條長長的黑線,繫在一大匹淡黃色的布料上。

馬拉河沌濁的水,是鱷魚和河馬的家。牠們分別據著河流的一小段,相安無事。(圖/謝幸吟提供)
馬拉河沌濁的水,是鱷魚和河馬的家。牠們分別據著河流的一小段,相安無事。(圖/謝幸吟提供)

馬拉河沌濁的水,是鱷魚和河馬的家。牠們分別據著河流的一小段,相安無事。鱷魚正在大口吞東西,不知道哪一隻牛羚或斑馬,或其他靠近河邊的動物,成了牠的食物。

陽光照耀河水相映,河馬閃動著黑亮的光芒,就像黑芝麻口味的麻糬。(圖/謝幸吟提供)
陽光照耀河水相映,河馬閃動著黑亮的光芒,就像黑芝麻口味的麻糬。(圖/謝幸吟提供)

車子繞過幾個彎,來到河的另一處,河馬躺在水裡,小河馬被成年河馬包圍著,保護或餵食,都是愛的本能。陽光照耀河水相映,河馬閃動著黑亮的光芒,就像黑芝麻口味的麻糬。

在草原高處一顆樹下,車子停好,毯子舖好,開始野餐。由上往下看,草原又有不同光景。大器與高度,兼而有之。風吹著,捲起陣陣草香,心底,注入了這股原始的能量。

下午,只見一隻公獅與母獅在樹下,響導Hassam說,牠們正在度蜜月,所以暫時遠離獅群。生平第一次好近好近地看著公獅的鬃毛,真實到讓人害怕。不遠處,印度豹,獨自休息。不理會往來吉普車的喧擾和人類的驚呼,「帝力於我何有哉」,是最好的寫照。

Hassam說,他幾月前載著四個美國人,要返回帳篷,在大草原上迷了路,靠著車上的無線電,同伴在半夜一點鐘找到他們,才找到路。從太陽下山到天黑月升,終於獲救。那幾個小時裡,被水牛和土狼包圍著,內心靠著「相信一定會平安的信念」支撐著。

「只要有馬賽,有safari一天,我到這一天都要嚮導」,Hassam這麼說。

他可以一直一直這麼享受safari,我卻要告別這裡了。

非洲五霸(Big 5):大象、豹、犀牛、獅子、水牛。(圖/謝幸吟提供)
非洲五霸(Big 5):大象、豹、犀牛、獅子、水牛。(圖/謝幸吟提供)

明天一早,又是270公里、5小時路程,要回奈洛比,陳發委員的民宿,是我在肯亞的家。

非洲五霸(Big 5):大象、豹、犀牛、獅子、水牛,再見。遷徒的牛羚,再見。Safari再見。

責任編輯/林安儒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在報社電視台工作19年,不惑知命之間的四年半進入社會福利機構,跨領域的路笑淚交織。2019己亥年1月,重新回到媒體,感謝一切相知相遇一切安排。2016年12月莫名其妙開始路跑。跑步,讓困難不再那麼難,讓人生多了浪漫想像,因為目標永遠都在,不離不棄,在終點等我。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