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學呈專欄:孤獨總經理

2018年09月17日 10:30 風傳媒
「我還記得那天喝到深夜,他搖搖晃晃,獨自坐上計程車的身影。」,喝酒請勿開車。(王學呈提供)

「我還記得那天喝到深夜,他搖搖晃晃,獨自坐上計程車的身影。」,喝酒請勿開車。(王學呈提供)

他是某大型企業的總經理,他約我吃飯聊聊。我們約在台北市大稻埕的某家居酒屋,夜涼如水,很適合吃日式燒烤、喝一點酒。我們包場,場內只有我和他。

我跟他不算太熟,一年聯絡一、兩次,因為彼此個性都直接,年齡接近,還算談得來。他找我,主要是因為公司經營遇到瓶頸,想找個人說說話。找我聊,有兩個理由:第一,我經營過類似的事業,他講的話我聽得懂;第二,現在我不是他那個圈子的人,完全沒有利害關係,找我談,很安全。

在這個向下壓縮的年代,毛利率和客單價持續下滑,擔任內需產業的總經理是辛苦的工作。聊到後來,我問他:「這些話,你跟你的老闆說過嗎?」他說:「說過一、兩次,但不能說太多次。老闆也很迷惘,他需要有信心的幹部。」我完全懂。

這些話當然也不能跟公司的高階主管講。大型企業的內部競爭非常激烈,大家都想往上爬。總經理的心事只能跟外面可靠的朋友說,不可以讓有競爭關係的內部人知道。

部屬呢?他有好幾百個部屬,但他也不會跟部屬講這些深層的話。一大群部屬之中,話傳得很快,總有六根不清淨、賣主求榮的人。所有擔任過高層的人,大概都有被部屬出賣的經驗。被自己人出賣,特別殘酷。有一個老闆坐過牢,當年他行賄的資料,就是內部親信提供給檢調機關。

至於老婆,老婆有時候更不能說。男人的戰場,女人不一定懂,完全幫不上忙,說了,只是多一個人操心,無濟於事。

於是總經理需要幾個外部的朋友,說得上話的,陪他喝喝酒、聊聊天。回家睡一覺,天亮之後又是一條好漢,繼續尋找突圍之道。我很榮幸,他信任我。我還記得那天喝到深夜,他搖搖晃晃,獨自坐上計程車的身影。權力是謙卑的,權力也是寂寞的。

*作者為《新新聞》社長。本文原刋《新新聞》1645期,授權轉載。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購買本期新新聞

 

加入新新聞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