脫女同學內衣,反抗就拿起精裝書往她頭上狠砸…這個慘死班上的女孩,道盡校園霸凌的可怕

2018年10月19日 10:46 風傳媒

這期間,我也陸陸續續聽到一些魯依娟的家事。她媽媽生病,長期臥床,可能是某種很不好的病,類似於智力障礙,所以尹超叫她瘋婆子是有原因的。她爸爸在外地打工,大概是在建築工地工作或者送快遞之類的,很少回來,她跟著爺爺奶奶過。

夏天來了,女生們都穿上裙子,魯依娟也穿了。她裙子比較小,明顯已經不合身,緊繃地掛在身上。

我的餘光從她的手臂掃過,短袖口裡露出一點點胸罩邊,女生們都是穿商店裡賣的內衣了,很多還是有海綿墊的,但她穿的好像是白布的、自己縫的那種土胸罩,現在只有鄉下的老太太還這麼穿。

尹超當然也發現了這一點。

魯依娟趴在桌上時,他招呼王小丹,一起對著她裙子背部透出來的胸罩痕跡擠眉弄眼。

「瘋婆子,妳是把妳奶奶的奶罩穿上了嗎?」王小丹說。

魯依娟趴在桌上,除了肩膀微微隨著呼吸聳動,像死人一樣。「裝死,裝死就有用嗎?瘋婆子!」尹超說。他伸出手隔著衣服捏住她胸罩背後的釦子,「瘋婆子,脫下來,大家看看?」他大模大樣地對所有人說。

課間還留在教室裡的學生們都看了過來。

王小丹吆喝地叫了起來:「脫、脫、脫!」

尹超再一次向所有圍過來的學生,沒錯,包括我,發起動議:「要不要看古董啊,看古董啊?」

沒錯,我們都哄笑起來。一些女生呸了幾句,嬌羞地轉過臉去,男生們都在笑,和我一樣,笑得很亢奮。不知誰唯唯諾諾地說了一句:「還是不要吧,她都要哭了⋯⋯」我,也在笑。

我附和著王小丹,一起發出吆喝的起鬨叫聲。起鬨無疑鼓勵了尹超,他放肆地開始解那些釦子,隔著衣服當然解不開,魯依娟尖叫一聲,猛地站了起來,甩開了他的手,想推開他衝出座位。我記得她的臉,一張紙一樣,全是空白,只剩一雙黑洞一樣的眼睛。

尹超當然沒讓她衝出去,王小丹把她壓倒在了桌子上。尹超大模大樣地,嬉笑著,把手從她的後頸那裡伸進去,摸索過她的脊背,朝那些釦子探去。魯依娟發瘋地掙扎著。

我在笑。

我笑是因為,我要掩飾。我坐在座位上,拍手放聲大笑。

魯依娟做的最大的反抗就是拚命地扭來扭去,尹超忽然間不耐煩了,連續兩次,那些釦子都從他的手指中逃脫了,一下,兩下,三下,他沒辦法對付那幾個釦子。

他不耐煩了─他嫺熟地,一把拿起手邊的一本書。

一本精裝的書。一本非常厚的書。

重重地砸下去。

因為魯伊娟被王小丹壓在桌上,不避不讓,書脊正中她後腦。

我一陣暈眩,心頭悶悶地像湧上來一口暗暗的血。

砰!

那一聲至今還在我的耳膜裡嗡嗡迴響,那是一個人的⋯⋯顱骨破碎的聲音。

我永遠也不能再看《英語詞典》了。

我好像看到同學們四散而去,有人在尖叫,有女生在哭。可是等我定下神,好像又一切正常。

鈴聲已經響了。老師走進了教室。

魯依娟還是趴在桌子上。所有的同學都坐在座位上。尹超一臉坦然地坐著,坐得很直。魯依娟的一隻手放在桌上,另一隻手在桌子下垂著,我看到她手指在微微地抽搐,像生物課上被切斷了脊索神經的青蛙腿,電流一觸,就抽動。

班長喊起立,她似乎聽見了,還能動。她撐著想站起來,可是一抬頭,就吐了,稀哩嘩啦,吐出來很多。

她昏迷了四天,第五天走了。

放學的時候,那男人還在。

他哀戚地看向圍觀的人群,口齒不清地訴說著,喉嚨乾啞。魯依娟的一隻手滑落在地上,手指已經變色,指甲灰褐。

「娟啊、我的娟啊⋯⋯我的娟啊⋯⋯」

「妳怎麼死的⋯⋯」

「妳死得好苦⋯⋯」

「妳都受了什麼罪啊⋯⋯」

「妹啊,妳睜開眼啊⋯⋯」

他虛無的眼神掠過我。他從沒來過我們學校,從沒來過我們班級,不知道我知道些什麼。

「怎麼死的⋯⋯」

他應該也就三、四十歲,卻看起來有近五十那麼老。依稀在他扭曲折皺的臉上能辨認出一點點魯依娟的輪廓,比如那個翹翹的鼻子。

魯依娟留下了一本血淚斑斑的日記,先後有十五篇。

「看到他就害怕。」「他打我的頭,打得好痛。」「打得我想吐。」「今天又挨打了。」「什麼時候才能畢業啊,他們又打我。」

他揮舞著日記,摟著女兒的屍體在校門口哭到深夜。

「妳都受了什麼罪啊⋯⋯」

作者介紹|陳嵐

作家、主持人、兒童公益組織「小希望公益聯盟」創辦者,先後創立多家青少年保護機構,也是很多孩子的媽媽、女性及兒童心理健康發展研究者。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高寶出版《霸凌者:從兒童到成人、從校園到社會,15個觸目驚心的血色告白》(原標題:凶器是一本書 )

責任編輯/林安儒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