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刀、開罐器都為右撇子設計,在許多國家被視為不潔、需矯正…左撇子算「弱勢群體」嗎?

2018年11月22日 09:00 風傳媒

假如把左撇子的人稱為「弱勢群體」,某程度上亦不為過。因為一般工具如剪刀、開罐器等,都是為右撇使用者而設,甚至不少文字的書寫方向,亦較便利右撇子。不僅如此,只佔人類約 10 分之 1 的左撇子,在某些地方,甚至會因為文化傳統等原因,飽受鄙視

在埃及,假如左撇子生於穆斯林家庭,往往會被視為有罪。是以,埃及的左撇子常被訓誡要改用右手,尤其在進食時。當地人甚至會以故事勸告孩子不要使用左手 —— 用左手拿可蘭經的人,最終必墮入地獄或與魔鬼為伴。埃及人 May Kassem 便有被家人「糾正」的經歷:「我用左手取食,經常與家人的手碰到。他們要我用右手,因魔鬼會與左撇子一起吃飯。」

為何左撇子在埃及穆斯林社區,會與魔鬼扯上關係?或許可從今年較早時,土耳其宗教事務局的講話解釋。局方發佈一項針對左撇子的無約束力法令時表示:「每個虔誠的穆斯林,都必須用右手吃喝。因為只有惡魔才是左撇子。」局方更稱,用右手吃喝是先知穆罕默德的教導:「就飲食的原則上,先知不認為用左手是恰當的事。先知提醒人們,惡魔用左手吃喝。」

事實上,在不少伊斯蘭國家,左右手各有任務。伊斯蘭教強調使用單獨的手,分別進行「乾淨」或「不潔」的任務。至於背後的實際原因,涉及衛生考慮。由於古代人的衛生習慣與現代人有別,常使用同一隻手進行不同的活動,如用同一隻手脫鞋後再吃飯等行為,可能會增加患病的機會。是以,在伊斯蘭世界,左手用於穿鞋、如廁擦拭等「不潔」行為,右手則負責取食、向人問好,可以減低病從口入的可能性。不過,如此便委屈了一眾左撇子。

歷史上亦有像伊斯蘭教一樣「尊右卑左」的宗教例子。但若撇開宗教、衛生等,部分國家亦有其他原因,使左撇子成為被壓迫的一群。

日前,「日本時報」訪問了左撇子們的生活經歷,當中不少日本人均表示,成長中曾被要求改用右手。時報所作的小型調查更顯示,有 65.7% 在日本長大的左撇子,曾有被迫改用慣用手的經驗;相比下,海外受訪者中,只有 27.6% 曾有類似經歷。有受訪者便從社會文化解釋:「在日本,不對他人構成麻煩,是一項強烈的觀念。所以我在用膳時,有時會坐在左手邊,以免執筷的左手撞到別人。但日本有『上、下座』的席次文化固定座位,身為左撇子,生活免不了遇上困難。

在日本,「改正」慣用手以符合生活及文化習慣似乎難以避免,甚至在傳統「書道」上,亦只有右手被視為可取。書道老師會要求左撇子學生改用右手,寫出來的字才符合要求。

(圖/*CUP)
書道須以右手提筆。(圖/路透社|*CUP)

左手並非不適用於所有活動,有時反而在部分體育項目上佔優勢。一項在「皇家學會報告」發佈的研究便以演化的角度闡述,左撇子的人數之所以一直與右撇子保持 1:9 的比例,是人類進化過程中,合作與競爭之間平衡的結果。負責研究的美國西北大學工程科學與應用數學系副教授 Daniel M. Abrams 認為,左撇子在打鬥或直接競爭的運動如拳擊上,佔有明顯優勢。優勢在於左撇子本來便較少,是以運動員在日常練習中,通常與右撇子對練,但在比賽時,右撇子選手便因不習慣應付左撇子,顯得吃虧。

根據物競天擇的原則,假如人類只管打鬥,左撇子群體便會一直繁衍至優勢消失,即五五比的人數比例。但人類的進化過程不只有競爭,亦有合作。各種工具主要為右撇子而設,並可分享使用,在右撇子的角度來看,是一種合作模式;但左撇子使用這些工具時則較不順手,假如人類只需合作,在「共享」的大勢下,左撇子人數則會一直減少最後消失。因此,研究認為,左撇子在人類發展過程中保持一定數目,反映了合作與競爭的過程。左撇子人數雖少,卻發揮重要作用。

文/HUGO SZE
本圖文經授權轉載自*CUP(原標題:右撇子的世界裡,生而為「左」是一種錯?)

責任編輯/林安儒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CUP為你在世界資訊的海洋中,Buffet 精選 ,以營養為本、學養為懷,編彙精獻對你最醒腦有用的消息,以世界宏觀香港,從異域驗證本土,自外觀剖析內在,從真相尋求善美,與各位一起擁有世界、攬賞古今,了解人生。

每天精選十條豐厚新聞,在這個紛亂的世界,大漩渦的周邊,與你淸醒同行。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