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學呈專欄:如何停止悲傷

2018年09月30日 10:30 風傳媒
「記憶和悲傷的遺忘需要很長的時間。」(作者提供)

「記憶和悲傷的遺忘需要很長的時間。」(作者提供)

她失戀了,被甩了,三年的戀情和青春就這樣沒了,每天哭哭啼啼、以淚洗面。我怕她想不開,於是找她聊聊。我們約在台北民生東路的一家咖啡廳,秋光正好,馬路上的黃色欒花盛開。

我跟她說:「妳這樣不行,大家都被妳搞得很累,妳必須停止悲傷。」她說:「我會好起來的。我計畫去澳洲旅行,用旅行沖淡這一切。」我說:「妳才不會好,旅行只是短暫效應,回來以後又會想起過去。妳需要一場新的戀愛去覆蓋舊的記憶。」

記憶和悲傷的遺忘需要很長的時間,有人甚至一年之後還走不出情傷,比較快的方式是覆蓋和轉移,這叫做「以毒攻毒,以愛忘愛」。

職場也是如此。我有一個很優秀的高中同學去年夏天離開職場,生活頓失重心,每天在Facebook貼文,說東道西,私訊朋友問一些有的沒的。前一陣子他突然平靜了,後來我才知道他在香港的金融圈找到一份工作,現在又是生龍活虎。

失戀和失業是多數人必修的功課。舊的失去之後,醞釀新的戀情或找尋新的舞台都需要過程,中間必有波折,但追求更好未來是應有的覺悟,不可以被眼前的挫折擊倒。

民初詩人徐志摩愛上林徽因,後來再婚陸小曼,元配張幼儀被遺棄。但張幼儀在此後的歲月裡,設法讓自己過得更好,接手管理上海女子商業儲蓄銀行,轉虧為盈,又經營雲裳服裝公司,做得有聲有色。徐志摩過世之後,張幼儀甚至參與編製台灣版的《徐志摩全集》。挫折之後的重生和再起,這是自我尊嚴,也是人生境界。

那天的咖啡喝到後來,她依然訴說著前男友的種種,我不時轉頭欣賞窗外璀璨的欒花。女人的愛情,男人的江山。如果你一直想著過去,就表示你現在過得不夠好;如果你現在過得很好,前男友和前公司就變得不重要了。

*作者為《新新聞》社長。本文原刊《新新聞》第1647期,授權轉載。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購買本期新新聞

 

加入新新聞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