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學呈專欄:兄弟有三種

2018年10月07日 10:20 風傳媒
「這樣的兄弟,真是徹底。可以託六尺之孤,可以寄百里之命。」( 王學呈提供)

「這樣的兄弟,真是徹底。可以託六尺之孤,可以寄百里之命。」( 王學呈提供)

大雨過後的仲秋傍晚,我去台北市中山北路找一位金融業的朋友,一起吃晚飯。我到了之後,發現他的辦公室門口多了一位年輕小伙子,擔任特助。

我問他:「那個小伙子是誰啊?」他說:「我朋友的長子,剛從美國留學回來的財金碩士,到我這裡來歷練。我朋友自己也有事業,但怕自己帶,可能溺愛、教壞小孩,所以拜託我幫他帶,嚴格要求、公事公辦。」

這就是孟子〈離婁篇〉所說的「易子而教」。古代的將門和書香世家常常這樣做,確保子弟成材。通常只有至交,才可能承受這樣的託付。

男人的至交,我們互稱「兄弟」,兄弟有三種:

第一種是心情的救贖。你三更半夜睡不著時,可以打電話給他,約他出來喝酒聊聊,隨傳隨到,風雨無阻。

第二種是錢財的救援。你急需資金周轉時,他可以馬上借你幾百萬元,甚至千萬元,但是借據照打、利息照算,不能免俗。這需要財力,也需要誠意,這樣的兄弟比較少見。

第三種是親人的託付。你可以把小孩交給他,請他代為調教,對方必須兼具能力和人品,並且極具耐心。因為把一個初入社會的年輕人拉拔成經營長才,至少需要三年才可以出師。能夠這樣幫忙的人,鳳毛麟角,非常稀有。

以上三種託付是檯面上的託付,還有一種託付是檯面下不能見光的,那是小三的託付。根據我行走江湖的觀察,有些業界老闆把小三安排到好友的公司,擔任秘書或內勤小主管,請兄弟代為掩護,小三也有生活重心,十年平安無事。照顧小孩很難,掩護小三更難。

那天我們在中山北路的一家日本料理店吃鍋物,好友把那位年輕的特助也一起帶來,教他點菜、應對進退,馬路上的燈影輝映著猶有餘光的天空。這樣的兄弟,真是徹底。可以託六尺之孤,可以寄百里之命。

*作者為《新新聞》社長。本文原刋《新新聞》1648期,授權轉載

 

加入新新聞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新新聞》社長,曾任東森新聞雲總編輯、錢櫃總經理。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