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油畫村」,複製「梵谷名作」妙手畫師卻一輩子身無分文

2018年10月05日 16:53 風傳媒
位於深圳的「大芬村」,全村上下,都是油畫工人。(圖/截至YouTube)

位於深圳的「大芬村」,全村上下,都是油畫工人。(圖/截至YouTube)

荷蘭畫家梵谷生前沒想到的是,深圳有一群農民工靠著山寨他的畫作為生,李小勇是其中一員,畢生夢想就是造訪荷蘭。抵達後,他看見自己的山寨畫作價格翻10倍售出,心中五味雜陳。

中國深圳大芬村是著名的油畫村,約8000名農民工拿起畫筆,養活這個世界最大的油畫複製工廠。鼎盛之時,中國生產了歐美市場70%的複製油畫,其中80%來自大芬村這群農民工之手,生產逾百億幅「世界名作」。

微信公眾號網易公開課表示,這批被稱作「中國梵谷」的農民工未接受過系統訓練,畫一幅梵谷的畫只需要幾個小時。紀錄片「中國梵谷」紀錄他們在理想與現實中,對生活的探索與追尋。

據稱,香港商人黃江1989年帶著20幾名畫工來到占地近0.4平方公里的大芬村,做起仿製名畫的生意,招攬許多便宜的農民工。畫工們畫畫、吃飯、睡覺,都在擁擠狹窄的畫室裡,畫室就是他們的家。

一些畫室已經形成了完整的流水線,就像工廠一樣,每個人都有明確的分工,各自負責一個局部,可能是畫一棵樹,也可能是一隻眼睛。盛夏的畫室悶熱難耐,沒有空調,畫工們赤膊上陣,通常一畫就到凌晨兩點。

1996年年底,原本在陶瓷廠打工的趙小勇來到了大芬村,因為梵谷的畫最好賣,所以趙小勇選擇專攻梵谷,即使一開始他根本不知道梵谷是誰,但畫了20幾年,他也成了大芬村裡的名人。

從接到來自阿姆斯特丹買家的訂單開始,趙小勇就夢想著有一天能去荷蘭,看一眼梵谷的真跡。與他長期合作的阿姆斯特丹畫商,有一天邀請趙小勇去歐洲,全程落地接待。

這是趙小勇第一次走出國門,在梵谷博物館外,他看見自己合作多年的「畫商」所開的「畫廊」,臉上露出苦澀笑容,因為這是一間紀念品店,和自己想像中的畫廊落差很大。

趙小勇看見自己以幾百元賣出的畫,在商店裡價格翻了10倍,赫然發現自己站在產業鏈的最底端,且畢生沒有擁有過自己真正的作品。先前自我感覺良好的幻象,在荷蘭之行中轟然倒塌。

趙小勇最後決心「離開梵谷」,回到湖南老家畫自己的奶奶、家門前的石板路。生活經歷加上梵谷「教他的技法」,趙小勇如今在浙江寧波開了自己的畫廊,畫作價格從人民幣百元漲到萬元。

責任編輯/陳秉弘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