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資優生都被她送去名校留學!美國名校在台面試官犀利點出台灣菁英的「最大弱點」…

2018年11月06日 14:50 風傳媒

「朋友們談起你時,會怎麼說?」

「用兩、三個形容詞來描述你的人格特質。」

當聽到這類的問句時,就代表面試官想知道「你有多特別」了!

會來申請MIT的年輕人,成績都是名列前茅,通常是學校或國家的知識競賽代表隊選手,並且在國際科學奧林匹亞競賽中,奪得數學、物理、化學、資訊或生物等項目的金銀銅牌(而且絕大部分是金牌)。這麼多優秀的學生競爭有限的入學名額,要如何取捨自然讓面試官左右為難,甚至有面試官開門見山地說:「你們都有奧林匹亞金牌,你跟別的金牌得主有什麼不一樣?」

「談談自己有多特別」看似是一個非常簡單的問題,然而在台灣,中學生的生活相對單純,尤其是走升學路線的菁英學生,生活圈不外乎是家庭、學校與補習班,朋友們也是同色羽毛的天鵝。這群孩子們除了拚命念書考高分,升學的規劃常是家長老師一個口令一個動作,經常忙得連睡覺的時間都不夠,完全沒有餘裕去思考「自己是怎樣的人?」「我為什麼要做這件事?」「我想成為怎樣的人?」等這些重要的人生問答,因此在該暢談自己特質的時刻,反而張口結舌了。

特殊經驗,讓個人履歷更驚豔

在我擔任MIT面試官期間,我共面試了41人,有12位獲得入學資格,其中一位是面試的隔年入學。在2015年,我面試了一位畢業於台中市惠文高中的林同學,許多人都沒有聽過這所2003年才成立的新學校。

我致信向MIT解釋,「沒沒無聞」的台中市惠文高中,並不像建國中學、北一女中這些有百年歷史的學校,有制度明確的數理資優班、奧林匹亞代表隊,每一年也都有學生申請美國常春藤盟校。但是在這樣的環境下,林同學能在國中三年級時,就拿到數學奧林匹亞金牌,升上高中後,也在物理項目奪金,可見林同學的優秀之處。

更有趣的是,在我面試林同學的過程中,他送我一個用長尾夾做的多面體和用紙摺的動物,令我不由得佩服:「這名學生不只會物理解題,實作應用也非常厲害呢。」

當初面試林同學時,他都沒提到自己從小學油畫,我是在他送我的紙袋裡發現了一張過期油畫展的邀請函。我google了他的名字才發現,他非常多才多藝,不只成績好,國中時就舉辦了個人的油畫展。我email問他:「你會這麼多才藝,怎麼在面試時都沒提?」林同學有些錯愕:「我覺得畫油畫和申請MIT這樣的理工型大學沒什麼關係,所以就沒多提了。」殊不知,MIT的辦學目標是發掘、培育具有「STEAM」長才的學生。(「STEAM」代表Science〔科學〕、Technology〔科技〕、Engineering〔工程〕、Art〔藝術〕與Math〔數學〕。)

人人都優秀,奇葩更突出

在一堆來自世界各地、成績都優秀得不得了的申請函中,得到科學奧林匹亞競賽獎牌幾乎是必備條件,但是假如能加上別的經驗就顯得更突出。經過我面試、2013申請上MIT的劉同學,在爭取進入國家奧林匹亞代表隊時失利,因為被刷掉而非常沮喪,高中導師鼓勵他,與其把時間浪費在悔恨上,不如去當國際志工轉換心境,劉同學接納了這個建議,申請參加尼泊爾高中生志工營,展開為期兩星期的社區服務。隔年他就順利獲得奧林匹亞的金牌。

在尼泊爾時,劉同學與其他國際志工們與在地人合作,一同為兒童關愛之家鋪設地板、繪製壁畫、輔導課業,並在週末參觀古廟與市集,或是到奇旺國家公園欣賞自然保護區的壯麗風光與豐富的生態。志工經驗讓出生在先進國家、對升學制度抱持疑問的年輕人重新振作,並且樂意對弱勢伸出援手,將所學回饋社會,這也是美國名校強調「服務經驗」的原因。

在撰寫給MIT的面試報告中,我告知校方,劉同學跟很多的申請者一樣都是拿到奧林匹亞的金牌,但跟別人不一樣的地方就是他的尼泊爾國際志工經驗。以結果推想,這也是為什麼劉同學在一群奧林匹亞的奪牌者中,被MIT校方青睞有加的原因。

堅韌的小草更勝溫室的花朵

要培養出就讀世界級名校的孩子,家庭通常較為富裕,或是父母擁有高社經地位,才有這麼多資源投注在下一代的教育上。這樣階級世襲的現象,也警惕了美國高等教育界,如何協助貧困階級透過高等教育翻轉人生,這不只是美國學術界長期研究、討論的議題,也是美國夢、美國價值的重要指標。因此在申請大學時,如果你有在逆境中奮發向上的人生閱歷,一定要呈現出來。

我的印象很深刻,2011年通過我面試上MIT的是一位外國人,還是一位俄羅斯女生叫Daria。由於蘇聯解體加上長期的經濟不景氣,她的父母失業多年,勉強讓她讀到高中畢業,她隻身一人前來台灣討生活、學中文,她四處兼鋼琴家教,同時準備申請大學。

這位俄羅斯女生是我聊過最久之一的面試者,因為她的經歷實在讓我太好奇了!我們的話匣子完全停不下來,光是她「都打什麼工?」「平常怎麼吃飯?」「一個外國女生,租房子方便嗎?」這些問題,都讓我大開眼界,最後她提到因為簽證問題,台灣政府要她限期離境,於是她要去菲律賓當沙發客,等簽證問題解決後再回台灣,並透過網路準備三十所大學的申請文件。

下一次接到這位俄羅斯女生的電話時,她焦慮地在話筒另一端啜泣,原來她不只錄取了MIT,哈佛、普林斯頓、耶魯也都要她,她該怎麼辦?

知道她的狀況,我的丈夫建議她「go with the money」,畢竟哈佛大學給她全額助學金,還支付她寒假俄羅斯來回機票,讀MIT每學期還要支付兩千美元的學費。進入哈佛大學後,她原本要讀語言學(linguistics),後來轉為攻讀電腦科學(computer science),大二她去Google實習後就休學了 ,現在正在矽谷打拚新創事業。這位俄羅斯女生是我面試過唯一一位申請上MIT,但是沒有去念的學生,不過我認為她的抉擇很正確,至今都與她保持聯絡。

在台灣,排序前面的大學姿態很高,坐著等也不怕沒有學生來讀;在美國,頂尖大學是卯足勁來搶優秀學生的。美國一流名校經費多,能夠因應學生的家庭狀況給予助學金,規模小的學校反而無法拿出這麼好的條件。如果你的家世背景不顯赫,成長過程比其他人吃過更多苦的,不妨大膽申請美國一流名校!因為堅韌的小草比起溫室中的花朵,有更令人期待的發展潛力。

MIT面試官的提醒

● 世界各地同時申請MIT的人都成績優異,得到過科學奧林匹亞競賽獎牌,你和他們有什麼不同?你有多特別?這正是你脫穎而出的關鍵。

● MIT的辦學目標是發掘、培育具有「STEAM」長才的學生。

● 只要成績夠優異,即使沒有顯赫家世,仍然可以大膽申請美國名校。要將自己奮發向上的故事呈現出來,堅韌代表強大的發展潛力,是美國大學欣賞的特質。

作者簡介| 湯瑪麗

生於台灣高雄,8歲時全家移民美國,高中第一名畢業,進入麻省理工學院(MIT),4年半拿到大學及碩士學位。畢業後,前往日本東京銀行工作一年,擔任儲備幹部。24歲從美國嫁回台灣,在花旗銀行擔任協理,育有二女一子。為了子女的教育,辭去花旗銀行的工作,投入更多心力陪伴子女。

2003-2018年,擔任MIT在台面試官,親自將全台各地多位優秀的高中生送入MIT。2016年獲頒MIT校友貢獻獎――George B. Morgan Award,全球近5,000位MIT面試官中,該年僅12位得到這份殊榮。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商周出版《MIT面試官教你進美國名校》
責任編輯/陳憶慈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