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代觀點:他們為什麼能成為全世界GDP最高的國家?

2015年07月25日 06:00 風傳媒
盧森堡市的舊城區為聯合國UNESCO的世界遺產之一。(盧森堡旅遊居官網)

盧森堡市的舊城區為聯合國UNESCO的世界遺產之一。(盧森堡旅遊居官網)

你知道盧森堡是全世界GDP最高的國家嗎?

在不小心跑來盧森堡前,除了知道這個國家的名字外一無所知。在我決定跨過比利時來到盧森堡後,才發現這個只比新北市略大一點,全國人口約五十多萬,在2012年統計國人均不論是購買力或生產值都是世界第一的國家(2012年統計)。於此不禁引起我莫大的興趣,在這個西歐國家裡相較下甚少聽過名字的盧森堡,到底還有什麼是我還不知道的?

為什麼盧森堡這麼有錢呢?原來盧森堡的第一大產業就是銀行業,銀行業的興盛與否和一個國家的法律政策有很大的關係,而因為在這樣一個非常小的國家裡,政策相對於較大的國家,影響到的領土和人民相對較小,國家法律政策可變通的彈性相對較高,於是盧森堡給了許多國外企業相對優惠的稅務政策,而許多例如亞馬遜(Amazon),Skype,微軟(Microsoft)等國際級的大企業都選擇把歐洲總部設在盧森堡,有趣的是它們在盧森堡所謂的歐洲總部的人力配置規模相較下非常的小,而且大部份的員工都不是盧森堡當地的人,其實於此不難發現整個背後都是因為盧森堡給予的稅務優惠政策,是為讓這些大企業可以不用繳交過多的稅金。去年底至今因有記者的追蹤整個系統背後龐大的交易數量及稅務系統,歐盟也在去年幾個月的特別監控裡聲明盧森堡涉嫌違反了歐盟法律,造成不小的爭論。

「所以盧森堡的有錢是因為其他國家都把錢放在我們這裡。」在盧森堡認識的M說。

所有外資都必須經過盧森堡來退換成歐元。(European Central Bank/維基百科)
所有外資都必須經過盧森堡來退換成歐元。(European Central Bank/維基百科)

但M告訴我這個國家卻有約10%的國家貧窮線(poverty threshold)以下,在這樣一個「富裕」的國家裡是個極高的比例。在盧森堡有超過一半以上是外來移民或是工作人口,也就是說在這個國家你看到有很大一部分的人沒有盧森堡護照的。在一個這麼多外來人口的國家裡,移民政策便顯得格外重要。

為什麼有這麼多的人想來盧森堡呢?原來它的薪水幾乎是附近國家的兩倍,而需繳交的稅金比例也沒有如法國或德國的高。這裡移民的最大宗是鄰近的法國,德國和比利時,再來就是葡萄牙,而最有可能在國家貧窮線之下的當然是這些移民人口,但又為什麼呢?

原來盧森堡是個使用多語言的國家,通常在家裡講盧森堡語,在學校使用德語教學,另外必修法語,一個學生必須能熟練使用這三種語言才可以畢業,而這樣的遊戲規則讓許多外來移民在已經無法駕馭盧森堡語的同時,又要面對另外兩種幾乎在架構上相差甚大的語言,對於某些盧森堡人就已經不容易,更何況是外來移民。而在這樣的體制下,讓許多移民在找工作時碰壁,於此在整個社會的階級流動上也產生不少問題。而盧森堡也一直到2003年後才有的一間獨立大學,所以在之前所有的人都必須到鄰近國家甚至更遠的地方取得大學以上的學歷,最多的到德國,其他則至法國或比利時。

又你知道我們去歐洲使用的申根國免簽的「申根(Schengen)」是一個在盧森堡東南邊的一個只住著約250人的小鎮嗎?

當時的歐盟創始會員國為比利時,盧森堡,荷蘭,法國,西德,而選擇在盧森堡的申根簽訂公約是因為此地為法國,西德及盧森堡由一條河所分割的共同邊界,當時是在一條船上航行於河上簽約,以表示邊界的消融。

這麼小的一個國家,竟聚集了來自世界上多數的財富;因為聚集的財富,也成為了人們趨之若鶩的一個地方;在這樣一個人種混雜,多語交互的地方,一個國家的社會政策體系必更加敏感。盧森堡因著地小人少造成政策彈性的「優勢」吸引了錢和人,但也因著這兩者的進駐,必開始面對如今世界所致力在各領域上「公平」的趨勢,不論是貧富差距,或是各種人權上的平等,盧森堡該怎麼選擇將來想成為什麼樣子?

反觀台灣也曾經是所有外資進駐的熱點,這是在當時相對廉價的勞工及各項優惠的政策的複雜交織下所形成的結果,而今因著世界整個脈動的轉變,讓這些條件也漸漸地被其他地域取代。一個國家的政策正最直接反應當今的我們如何看待自身,我以為這之中沒有所謂的真正優劣,只有適合與否。而現在的我們就站在一個重新定義自己的時刻,從前為了跨越地理上的邊界向外看見更多的世界,轉變至今彼此的距離越來越小,我們怎麼在邊界越發消融的時代,把自己看得更清楚,我以為才是現在真正的挑戰。

*作者為自由跨域藝術工作者/攝影師 ,著有《中亞,聽見邊境的心跳》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自由跨域藝術工作者 / 攝影師 / 寫手。比起蓋漂亮的房子,更喜歡搭連結的橋樑。持續各樣文字,影像等跨領域觀察及創作。與城邦文化著有《中亞,聽見邊境的心跳》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