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馬雲都說「沒有金庸,不知是否有阿里」⋯回看金庸一生,真正是所謂「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2018年11月01日 10:23 風傳媒
一代文人金庸,此生成就無人能及。(圖/德國之聲)

一代文人金庸,此生成就無人能及。(圖/德國之聲)

《明報》創辦人、筆名金庸的武俠小說泰斗查良鏞昨日 ( 30日 ) 離世,享年94歲,死訊震動整個華文社會。其子查傳倜在微信留言 : 「有容乃大俠客情,無欲則剛論政壇,看破放下五蘊空,含笑駕鶴倚天飛」,總結其笑傲江湖的一生。

查良鏞逝世的消息一傳開,整個華文社會都彌漫著一股追憶不舍的情懷。

 

中聯辦主任王志民向查良鏞家屬致唁電,贊掦查良鏞作品深蘊民族大義和家國情懷,對海內外華人產生了深遠影響,又指查良鏞畢生心系國家、愛國愛港,為促進一國兩制發展做了大量工作,為弘揚中華文化作出了重大貢獻。

阿裡巴巴馬雲亦於微博上發文悼念,表示若沒有金庸,「不知是否還會有阿里。」馬雲表示「惟願我們能如先生書中俠客,以肝膽豪情行走於這天地之間。」

查良鏞出生於浙江省海寧巿,可謂書香門第,家族及親戚文人輩出。據稱,著名詩人及筵翻譯家穆旦、徐志摩、瓊瑤也是他的親戚。

金庸生前寫下15部武俠小說,每部作品情節豐富而曲折多變,筆下人物個性鮮明。由1955年的《書劍恩仇錄》開始至1972年的《鹿鼎記》正式封筆,包括膾炙人口的《射鵰英雄傳》、《神鵰俠侶》、《倚天屠龍記》、《天龍八部》、《笑傲江湖》等等。

香港出版社次文化堂社長彭志銘認為,金庸把通俗的武俠小說提升至文學作品層次,把消閒娛樂變成文學名著,是一個巨大成就。而金庸作品屢被改編成電影、電視劇、甚至電子游戲和漫畫,在出版方面不斷帶動風潮。

中國文化界獨一無二的風雲人物

與查良鏞相交相知數十年,曾在《明報》及《明報月刊》任總編輯的著名作家董橋,稱金庸是當代中國文化界獨一無二的風雲人物,也許也是中國歷史上靠一枝筆成功影響幾代人的稀有傳媒人物。

董橋表示,「他創辦的報章一紙風行,統領一九四九年之後兩岸三地憂國憂民的思想潮流,朝野注目。他創作的武俠小說風靡讀書界,傾倒數代人,讓他的廣大讀者或深或淺受了中國文學的熏陶。在時局風湧雲起的時刻,他的政論始終抱持知識人的良知和傳媒人的天職,不亢不卑,字字入骨。」

另一名香港作家陶傑,形容查良鏞是中國近300年來最傑出的文人,一生的成就除了小說創作,在報業的貢獻亦對後世有很大影響。他表示,查良鏞的三點堅持,包括要有原則、有分寸和有底線,是最值得敬佩和學習的地方。

創辦《明報》

1946年查良鏞進入上海《大公報》任國際電訊翻譯,1948年調往香港分社。

因不滿《大公報》政治色彩濃厚,不能發表反對大躍進運動路線的意見,在風雲不定的上世紀五十年代末,查良鏞毅然離開《大公報》。

至1959年,查良鏞以35歲創辦《明報》,以「明」為名,取其明辨是非及光明正大之意。最初《明報》只屬小報,以馬經及武俠小說作為招徠,每天銷量僅有一千份左右。

轉折點在1962年,當時中國大陸爆發大躍進運動,大批難民湧入香港,《明報》詳盡深入報道,因此逐漸建立了報紙風格,銷量亦攀升至五萬份。及至大陸文革期間, 由於此中國對外封鎖消息,《明報》卻全力挖掘中國大陸新聞,經常爆內幕消息,包括獨家報道華國鋒獲毛澤東一句「你辦事,我放心」,欽點接任總書記,因而聲名鵲起。《明報》因此也成為報道中國消息的權威。

除了連載武俠小說,查良鏞親筆撰寫《明報》社評達二十年,影響深遠,社評多次駁斥中共政策,包括1963年在社論駁斥中國外長陳毅「寧要核子,不要褲子」言論,被本港左派群起圍攻,更與《大公報》展開筆戰。

在小說世界裡, 查良鏞在武俠世界裡穿梭。在現實政治環境裡,金庸在左中右之間的狹縫游走。

相信在他的這一生應可看到共產黨垮台

一九九一年,查良鏞曾接受《壹周刊》的訪問, 表示相信在他的這一生應可看到共產黨垮台。當時中國,在査良鏞看來,現實環境壓迫險惡,中國人還要長期做韋小寶。「我從來都反對共產黨主義制度,但現實是這樣,不能說你希望它垮,它便垮台。」 查良鏞在訪問中表示,共產黨一垮台,政局一亂,香港也一定垮,改變需要時間,經濟要慢慢發展。

1988年,中英政府正談判97後香港特首選舉方法時,查良鏞與商人查濟民拋出沒有民主普選的「雙查方案」,建議行政長官由一個600人選舉團選出,被民主派狠批。

當時投下反對票的民主黨創黨主席、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委員李柱銘在電台節目上憶述,當下對查良鏞提出這個極保守的建議感到十分痛心,但現在回頭一看,才在明白查良鏞有「高度智慧」,他指若「雙查方案」最終落實,香港可能已有民主。

1991年金庸將《明報》股權售予商人於品海,惟其後於被踢爆有案底,《明報》最後輾轉易手至馬來西亞商人張曉卿。

香港《明報月刊》總編輯、香港作家聯會會長潘耀明接受德國之聲訪問時,讚揚金庸是一個有高度智慧、學問淵博、有大家風範的人,感激他的知遇之恩。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文人崢崢風骨

潘耀明憶述,查良鏞的工作態度非常嚴謹,每次他們的月刊出版後,查都會第一時間閱讀,並把錯別字圈起來傳給他, 然而他私下卻是一個很隨和的人,甚至頗為幽默 ,最令他感受至深的是他的用人智慧: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給大家很大發揮空間。而在政論更是堅持不偏不倚,可謂承載著文人的崢崢風骨。

另一名深受金庸小說影響的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教授周保松,告訴德國之聲,當得知金庸離世時,心裡有說不出的惆悵,不自禁想起年少時讀金庸小說的許多片段。周說,在他的少年時期,真正令他讀得如痴如醉且難以自拔的,只有兩位作家,那就是金庸和瓊瑤。多年後回望沒有他們,可能就不是今天的周保松。

那時是八十年代,周保松仍在大陸的鄉間,李連傑剛拍了《少林寺》,全國為之瘋狂,每個男孩都迷上武術,人人幻想自己有天也能成為武林高手。其時有本月刊叫《武林》,正連載金庸的《射雕英雄傳》,每期十多頁,然後就開始沉迷。當讀到《神雕俠侶》時,真個神魂顛倒,一分鐘也停不下來,於是放學騎自行車回家時,一手扶著車把一手拿著書,邊騎邊讀。晚上就躲到公共廁所看。

這樣的瘋狂歲月,維持了一年多,周就跟著家人移民香港。在苦澀的新移民日子裡,金庸的小說成為了他的精神支持。周保松說,他深受小說裡的價值觀及世界觀影響。十五部小說,他全部看完。最喜愛的角色是《神鵰俠侶》的楊過,因為他縱使經歷了許多波折及厄運,受盡凌辱, 他對世界沒有任何埋怨,仍然懷著一顆純樸真摰的心。

作品跨越時空,將會歷久不衰

周保松認為,在現代文學史上,金庸應該佔一個相常重要的一席位,因為不單是領導人鄧小平,還有大學者余英時都喜歡沉醉在他的小說世界裡。而金庸曾表示如死後100年、200年後仍然有人看他的小說就已很滿足,周則認為金庸作品跨越時空,將會歷久不衰。

文/黃穎
原文、圖經授權轉載自德國之聲(原標題:武俠泰斗及一代報人離世  華文社會哀悼)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德國之聲(Deutsche Welle,DW)是德國廣播電視聯合會的成員,製作廣播、電視以及網際網路的資訊服務於全球。總部座落在波昂和柏林,以內容上側重於報導國際時事,介紹德國時事、文化,以及德國和其他國家之間的雙邊交流。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