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楊貴妃武媚娘原來長這樣!看古代的神奇化妝術

2015年07月28日 15:48 風傳媒
中國古代女子的妝飾,到了唐朝簡直登峰造極。唐代女子追求時尚堪稱全方位,除了前衛的衣著,妝容上, 「眉」、 「唇」、 「頰」更是百變,連額頭也不忘貼以繽紛妝飾展示風華。

中國古代女子的妝飾,到了唐朝簡直登峰造極。唐代女子追求時尚堪稱全方位,除了前衛的衣著,妝容上, 「眉」、 「唇」、 「頰」更是百變,連額頭也不忘貼以繽紛妝飾展示風華。

聽聞時下女大生在校園裡化妝上課已經成了常態,我頗感驚訝,因為在我讀大學時,女生上學時化妝是少見,有時候還會被同學揶揄:「今天有約會嗎?」出社會進入校園執教,在學校不要求老師們化妝的情況下,我們部門的女老師通常都素面朝天,只有學校辦活動時才刻意妝扮,妝容也都相當樸素。

環境使然,我對化妝這事至今還是不習慣,雖然玩傳統服裝外拍時,不免得化妝上陣(為省掉後製修圖麻煩),但總是被玩 cosplay 的朋友吐嘈妝容太淡,毫無效果可言。

唯一一次畫舞台級的濃妝是為了拍印度紗麗,總覺得那樣的服裝就該搭配深濃眼影、分明輪廓。但收到的照片令我大為震驚:濃妝艷抹最後呈現出來的效果竟然只有「看得出有化妝」!

趁著那一次的經驗,我隨口與幫忙攝影的朋友聊起相關話題:「男人嘴上說喜歡女人素顏、不化妝,其實,他們喜歡的是裸妝的女人,也就是化了妝,但讓人看不出來?」男性友人聽完面有難色地坦承,如果沒有畫到煙燻妝或舞臺妝的程度(主要看眼影和假睫毛),他確實不太能分辨女人究竟有沒有上妝。

makeup
電影《狄仁傑之通天帝國》中,劉嘉玲蛾眉櫻唇的裝扮極具唐代妝容代表,不過,武則天時代其實並不流行此款眉型。

膚色力求潤白如玉

相較於會用裸妝「誤導」男人認為自己天生麗質的現代美女,唐代美人可說反其道而行。

怎麼說呢?現代人追求白皙透亮,唐朝人更是不遑多讓。由於人人都崇尚美白,致使當時的美容祕方變得十分珍貴,乃至於「醫門極為秘惜,不許子洩漏一法,至於父子之間亦不傳示」。藥王孫思邈認為此風甚不可取,因此,在他的《備急千金要方‧第六、七竅病‧面藥第九》與《千金翼方‧卷第五婦人一‧面藥第五》中,慷慨地提供了120種美容產品的製作方法,包含美白洗面乳(粉)、保濕洗面乳(粉)、美白緊實去皺精華等等,擷取部分內容如下:

白面方

材料:牡蠣(三兩)、土瓜根(一兩)。
用法:上二味末之,白蜜和之,塗面即白如玉。旦以溫漿水洗之,慎風日。

澡豆洗手面方

材料:白蘚皮、白僵蠶、川芎、白芷、白附子、鷹屎白、甘松香、木香(各三兩)、土瓜根(一兩)、白梅肉(三七枚)、大棗(三十枚)、麝香(二兩)、雞子白(七枚)、豬胰(三具)、杏仁(三十枚)、白檀香、白朮、丁子香(各三兩)、冬瓜仁(五合)、麵(三升)。
用法:上二十味,先以豬胰和麵曝乾,然後合諸藥,搗末,又以白豆屑二升為散,旦用洗手面,十日色白如雪,三十日如凝脂,神驗(《千金翼》無白僵蠶、川芎、白附子、大棗,有桂心三兩)。可治面黑不淨。

所謂澡豆,是利用豆類含有的皂苷去除污漬的能力,混合了豆粉與各種藥物香料制成的洗滌劑,在肥皂流行前十分盛行。上面的這則澡豆方宣稱「十日色白如雪,三十日如凝脂,神驗」,能令人「悅澤光白潤好」,不僅要白,還要「如玉」、「如凝脂」般的溫潤透明,正如現代美妝保養品標榜的「光透美肌」。

除了美容藥方外,孫思邈在論婦人方時還特別提醒:「凡婦人欲求美色,肥白罕比,年至七十與少不殊者,勿服紫石英,令人色黑,當服鐘乳澤蘭丸也。」而他推薦的四種包含鐘乳和澤蘭的藥方,主要是治婦人虛勞寒中、虛弱瘦削、面無光色,效果是:補益、令人肥白!

簡單說,白皙透亮、柔潤有光,而且看起來充盈飽滿,就是當時認為最漂亮的膚色。

脂粉紅豔厚重

單論保養品功效,大家可能覺得唐朝跟喜愛美白的現代差不多嘛,難怪《武媚娘傳奇》裡女角都把臉蛋塗抹得很白,看起來甚至有點像日本藝妓了,這也一定是唐風的影響!事實上,唐代雖以膚白為美,但化妝時卻極力把臉頰兩側塗得跟個紅艷艷的桃子似的,例如《開元天寶遺事》中描述楊貴妃:「初承恩召,與父母相別,泣涕登車。時天寒,淚結為紅冰」,又或「貴妃每至夏月,常衣輕綃,使侍兒交扇鼓風,猶不解其熱。每有汗出,紅膩而多香,或拭之於巾帕之上,其色如桃紅也」。書中記載楊貴妃與父母離別時痛哭不已,因為當時天寒,融混著臉上脂粉的淚水甚至凝結成了紅色的冰。此外,貴妃十分怕熱,她的汗水因為沾染了臉上和身上的胭脂,乃至於將手帕給染成了桃紅色!就連楊貴妃這等超級美女都習慣把胭脂塗得如此濃豔厚重,一般人更不用說了。

當時女人不僅胭脂抹得多,粉也打得極厚,王建《宮詞》:「舞來汗濕羅衣徹,樓上人扶下玉梯。歸到院中重洗面,金盆水裡潑紅泥。」描寫的是舞姬表演完後洗臉卸妝,結果洗臉盆裡的水像是翻湧著紅色泥漿一般(有的版本作「金花盆裡潑銀泥」)。不管這位舞姬妝容究竟偏紅還是偏白,都可以由此推測其臉上脂粉之厚。

五官不立體才上流

現代的東方人崇尚五官立體如西方人,化妝時會刻意營造明暗度,凸顯輪廓,但在唐人眼裡,太過突出的輪廓是胡人的特徵。對重視門第的唐人來說,「胡相」不但看起來怪,而且顯然不是高門大族出身,可能還有什麼胡商番將或胡姬崑崙奴的血統咧(這些人在唐代社會中的地位都不高)。因此唐代女人化妝時不僅不會打陰影塑造立體效果,五官突出的人還會刻意把輪廓畫得沒那麼深。「有顏大娘,亦善歌舞,眼重、臉深,有異於眾,能料理之,遂若橫波,雖家人不覺也。嘗因兒死,哀哭,拭淚,其婢見面,驚曰﹕「娘子眼破也!」(《教坊記》)」

從上面敘述來看,這位眼眶較深的顏大娘大概就是在眼部塗了厚厚的粉,讓眼窩看起來沒那麼深邃,其眼妝概念可以說與現代審美觀完全相反。

makeup
 

眉似遠山含煙翠

唐以前畫眉主要用黛,最高級的稱螺子黛,是波斯進口的珍貴舶來品,一般人則用石黛、銅黛描眉。看過《甄嬛傳》的讀者應該對裡頭嬪妃們分眉黛的情節有印象。那段其實是引用《隋遺錄》的故事:「(吳)絳仙善畫長蛾眉⋯⋯司宮吏日給螺子黛五斛,號為蛾綠,螺子黛出波斯國,每顆值十金。後征賦不足,雜以銅黛給之,獨絳仙得賜螺子黛不絕。」話雖如此,這個情節放在清宮戲裡卻是嚴重錯誤,因為從宋代以後,女人畫眉就改用眉墨,而不用眉黛了。

美女描了眉黛的秀眉往往被稱為「翠眉」「春山」,因為黛不是純粹的黑色,而是深青,正所謂「黛眉印在微微綠」,用黛畫出來的眉毛是綠色的!

一個典型的唐朝美女在上妝時,先以鉛粉或輕粉(水銀粉)刷牆也似地把臉、嘴唇和脖子完全打白,然後在兩頰塗上鮮艷的腮紅,接著畫上墨綠色的眉型,用口脂(管狀的口紅)描出小巧鮮紅的唇型。之後再依喜好在臉上貼貼紙(花鈿,用法和貼紙差不多)、畫點點(面靨,通常點在酒窩位置)⋯⋯。

幾年前有一位彩妝部落客在網路上出了一系列「唐代仕女仿妝」,為了對她的挑戰和創意表示敬意,我把這些彩妝照片當成教材拿到課堂上展示,台下學生總是一片驚呼與哀嚎:「為什麼要畫成這樣!」「太恐怖了吧!」可見這妝容明顯不符合現代人的口味──特別是男人(總是男生慘叫得最為淒厲)。比起唐朝仕女,其實這位彩妝部落客的妝容已經淡雅許多,而且她示範的都是較為正常的妝面造型。要知道,唐朝奇特的妝飾可不少呢。

摩登型女仿唐朝女妝

畢業於台北教育大學美術系的部落客陳妍卉,因為在網路上模仿古代仕女妝容一舉成名。她一步步解構,畫出一系列「唐代仕女仿妝」,因為仿妝相似度極高,妝容令人莞爾。

陳妍卉蒐集唐代繪畫中的女子樣貌,仿照畫上4種妝容以及從初唐到晚唐流行的11種眉型,旁邊再輔以圖示對照。陳妍卉指出,平均化上一個妝要花至少三小時,而在化妝的過程中,她意外發現,有些古代的妝容以現代眼光來看其實效果不差,而且很適合東方人!

陳妍卉說他本身就很喜歡帶有東方風格的妝容,加上之前對課堂上中國美術史老師所言:「中國繪畫很寫實」感到疑惑,所以就想試試落實國畫人物形貌於現代。

以下是陳妍卉仿照唐代仕女妝容,令人發噱的大膽嘗試,尤其她效仿唐朝的百變眉妝,搭配誇張的腮紅、鮮紅的櫻桃小口以及額頭上的花鈿,栩栩如生,堪稱一絕:

makeup
 

斜紅如血傷痕風

唐朝前期的妝容大抵還算清淡,當時還流行用顏料把額頭塗黃,稱為「額黃」,這種妝飾從南北朝以來就很盛行。南朝簡文帝《美女篇》:「約黃能效月,裁金巧作星」,把塗成鮮黃的額頭形容成滿月,旁邊還點綴著金箔的花鈿。或貼上黃色花瓣狀的裝飾品,也就是《木蘭辭》中對鏡貼「花黃」。此外臉邊再畫一道疤痕似的紅印,稱為「斜紅」,也是魏晉南北朝以來的流行。

武周到唐玄宗時流行粗眉風格,一開始只是把自然的眉毛加粗一點,後來卻成了「桂葉雙眉」,甚至到了「半額畫雙蛾」的程度。也有人直接把網紗貼在額頭上,稱為「透額羅」。

到了天寶晚期,又流行起了細長的眉型,白居易《上陽白髮人》忠實記錄天寶末年時世妝的特色:「小頭鞋履窄衣裳,青黛點眉眉細長。」安史之亂前,長安美人們雙頰嫣紅、翠眉纖長,確實是「芙蓉如面柳如眉」。

makeup
 

愁眉+瘀紫=血暈妝

相較於天寶時期的妝容,白居易生活的元和年間,流行的化妝風格別具特色:「時世妝,時世妝,出自城中傳四方。時世流行無遠近,腮不施朱面無粉。烏膏注唇唇似泥,雙眉畫作八字低。妍媸黑白失本態,妝成盡似含悲啼。圓鬟無鬢椎髻樣,斜紅不暈赭面狀。」當時女人不塗脂抹粉,而是流行用赭土抹頰的「戎風」,大概是模仿邊疆地區的「高原紅」造型。此外還畫上八字愁眉,嘴唇再塗上黑色唇膏,造型可謂非常前衛!

之後長慶時代的血暈妝口味更重,《唐語林》載:「長慶中,京城婦人去眉,以丹紫三四橫,約於目上下,謂之血暈妝。」從壁畫中看來,當時的女人大致是先把眉毛剃掉,畫上狀甚哀怨的愁眉,眼睛旁邊再畫上幾條有如瘀青帶血的傷痕,乍看有如慘遭家暴!但從徐凝《宮中曲》:「披香侍宴插山花,厭著龍綃著越紗。恃賴傾城人不及,檀妝唯約數條霞。」一詩中看來,美女對自己的妝容可得意著呢!

文/龔元之  圖/龔元之、CTPphoto、CFP漢華易美、陳妍卉、甘炤文。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or旅讀中國

【作者介紹】龔元之

台灣大學歷史學學士、北京大學歷史碩士、北京大學科學史博士。就讀北大期間因受變換分明的四季美景所誘,愛好出遊賞花,從而引發了對傳統色彩以至傳統服裝的研究和製作興趣。現為北京師範大學與香港浸會大學聯合國際學院中國語言文化中心教師。

 

加入Line好友
關鍵字: 歷史 唐朝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