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馬獎點評》本是女嬌娥,偏生作男兒漢…《翠絲》訴盡跨性別的美麗與苦痛

2018年11月16日 16:22 風傳媒
惠英紅在《翠絲》裡飾演大雄的妻子,年過半百才突然被丈夫告知,其實他一直都覺得自己是女人。(圖/金馬影展)

惠英紅在《翠絲》裡飾演大雄的妻子,年過半百才突然被丈夫告知,其實他一直都覺得自己是女人。(圖/金馬影展)

大雄很年輕就覺得自己是個女人,只是靈魂裝錯了身體。

中學時愛上同窗,卻發現原來朋友是同性戀,只喜歡男生,可他盼的卻是以女性的身份被愛。於是大雄選擇深埋這份情感,極力迴避朋友的暗示⋯⋯而這一壓抑,就是大半輩子。

被譽為港版丹麥女孩,《翠絲》是香港年輕導演李駿碩的作品,細細描繪出身為一個性少數,在不夠包容的社會中活得有多辛苦。與《丹麥女孩》相同,關注的都是跨性別人士,只是時空移到了當代的香港,故事背景與台灣相近,讓《翠絲》少了《丹麥女孩》的歷史感與文化差異,距離拉短了,令人感覺更加切身。

為了聲援台灣11/24的平權公投,《翠絲》甚至提前香港,趕在台灣選前上映,希望讓更多人注意到這個議題。導演想做的,並不僅只是電影。

痛苦隱瞞大半輩子,終於決心成為真正的女人

大雄(姜皓文飾)本來想就這樣過一輩子。乖順地依長輩安排結了婚,生下一兒一女,辛苦賺錢供到兒子上大學、女兒出嫁。任誰看都會認為大雄的日子美滿、令人欣羨,但他卻一直不太快樂,刻意忽視自己成為女人的渴望,麻木地活,只能靠偷穿女性內衣稍稍求取慰藉。

不料,一連串意外的衝擊敲裂了他多年築起的厚殼,從一開始逃避、膽怯,到最後咬牙卸下偽裝,決定變性,改名翠絲,大雄痛苦糾結的心境,全在鏡頭強力的近逼之下一覽無疑。

翠絲(双喜電影)姜皓文(圖/双喜電影提供)
大雄壓抑了一輩子,卻在一連串的衝擊之下,突然有了勇氣,決定要活出自我。(圖/双喜電影提供)

演員姜皓文這次在《翠絲》中突破了以往給人陽剛的形象,飾演擁有女人靈魂的大雄。為了演活腳色,原本對這個議題不熟悉的他做了不少功課,抱著開放的心與導演一起研究、和跨性朋友聊天,慢慢建立起角色的樣貌。

歧視來自四面八方,大眾自私的面孔令人寒心

《翠絲》直白的呈現出社會中無所不在的敵意,把眾人自私的面孔拍得令人心寒。

最典型的形象,就是大雄妻子安宜(惠英紅飾)。她歧視外勞,不准人家有性慾,禁止女兒與在外偷情的老公離婚,認為女人離婚就等於什麼都沒了,甚至還在大雄哭著向她坦白時對著他吼:「你是不是有病啊?有病就該去看醫生!」極端保守的思想,完全就是社會上某些群眾的顯影。

其實她早就早察覺丈夫的不對勁,卻寧願自欺欺人,裝作視而不見。口中義正嚴詞批判丈夫「不正常」,其實全都只是為捍衛自己面子的藉口,堅決不離婚的理由,無非是擔心自己難以面對一眾親友。「你自不自私啊?你有想過我朋友會怎麼看我嗎?」一句話,就現出了原形。

大雄的兒子是另一種類型,平時教訓起媽媽時像個思想開明的進步青年,卻在見到穿女裝的爸爸之後嚇壞了,不停說著「他這是在折磨我啊,我連要怎麼面對他都不知道」。臉書輕巧換上彩虹大頭貼,事情發生在自己身邊時卻無法接受,說一套做一套,更加諷刺。

翠絲(圖/双喜電影提供)
阿邦抱著同性伴侶的骨灰回香港安葬,才剛入境就被海關羞辱、扣留骨灰,讓他忍不住崩潰痛哭。(圖/双喜電影提供)

抱著同性伴侶骨灰回香港安葬的阿邦(黃河飾),甫入境就被海關羞辱,面對來自四面八方的不友善,也難怪他會崩潰痛哭「為什麼一定要出動律師、議員、記者⋯⋯我們才可以討回一點點尊嚴?」

男女配角雙雙入圍金馬,細膩演出撐起電影層次

《翠絲》想批判的是,社會對性少數的認識還是太不足,並用盡力地想要告訴觀眾,跨性別人士與同性戀的不同。但縱使立意良善,片中過於說教的台詞、太煽情的配樂與取捨欠佳的劇本,卻大大削弱了故事的力道,也可惜了幾位優秀演員的演技。

本次金馬入圍的男女配角,的確是片中最大的亮點,以精彩演技撐起了《翠絲》的層次。

翠絲(圖/金馬影展)
打鈴哥是大雄的舊識,從不掩飾自己擁有女人的靈魂,一舉一動都是嬌俏。(圖/金馬影展)

男配角袁富華飾演的粵劇花旦打鈴哥,從不掩飾自己想當女人的渴望,看見男人帥就嬌聲誇讚,捏起蓮花指唱粵劇,更是秋波流轉、自信嫵媚,舉手投足都是嬌俏,恰恰與壓抑的大雄形成對比。

袁富華真切的演出,為打鈴哥注入靈魂,構成了電影裡幾個最動人的時刻。當他與大雄重逢,贈予他一條觀音項鍊並寄語「觀音無色無相、時男時女」時,袁富華彷彿真的就是那位懇切的老乾旦,或許連「跨性別」這個詞是什麼意思都不知道,卻能以自己的方式理解身份的矛盾,鼓勵大雄活出本色。

至於飾演大雄妻子的女配角惠英紅,身為去年金馬影后,實力之堅強毫無疑問,抓狂崩潰的場景更是充滿爆發力。可她此次厲害就厲害在,將安宜這位乍看無可理喻的傳統樣板角色,演到讓觀眾能同理,甚至看懂她的煎熬。初初你以為安宜只是蠻不講理的潑婦,但後來惠英紅又細膩地交出了安宜的脆弱,讓角色變得立體,一句委屈的「我不過就是想好好當個家庭主婦」,頓時讓人明白,她的倔強自私是真的,心碎不安也是。

翠絲(双喜電影)惠英紅(圖/双喜電影提供)
惠英紅將大雄的妻子演出了層次,除了爆發力十足的抓狂場景,也交出了她的脆弱。(圖/双喜電影提供)

催淚劇情、動人演出,為跨性別發聲

身為本屆躋身金馬的香港電影代表,《翠絲》縱然在某些電影技巧上有其缺陷,卻還是以男女配角耀眼的光芒被眾人看見,達到了目的,為跨性別者做出了一次有力宣言。

電影播到後半,影廳時而傳來的啜泣聲,正正代表著《翠絲》的成功。催淚的劇情和演員動人的演繹,讓觀眾紮實的感受到了跨性別人士的苦痛,也親眼見證了他們的美麗。

責任編輯/陳秉弘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