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姨可以在金球獎嗆川普,為何台灣人卻要「政治歸政治」?他道出「頒獎致詞」的重要意義

2018年11月19日 12:50 風傳媒
第55屆金馬最佳紀錄片獎導演傅榆(右),在台上發表感言時說到「希望有一天我們的國家可以被當成真正獨立的個體來看待。」(甘岱民攝)

第55屆金馬最佳紀錄片獎導演傅榆(右),在台上發表感言時說到「希望有一天我們的國家可以被當成真正獨立的個體來看待。」(甘岱民攝)

從古到今,從來就沒有任何事務可以擺脫政治的影響。體育有政治、音樂有政治、電影有政治,什麼都有。所以,所謂的「政治歸政治、XX歸XX」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政治不能干涉藝術,但是藝術可以干涉政治」。因為藝術是為了反映這個時代的需求而存在,其中當然包括政治。但政治是一種無所不在的壓迫,因此藝術為了反抗壓迫,必要的時候可以嘲諷政治的荒謬,以呼籲民眾反抗政治。不過,基於台灣的金馬獎過於奇特,我們來談談美國的頒獎典禮。美國主要還是兩黨政治,分別是民主黨與共和黨,而藝人支持民主黨者居多。在金球獎頒獎典禮中,梅莉史翠普(Meryl Louise Streep)獲得終身成就獎,但是她對於川普不假辭色的致詞,卻讓整場典禮充滿不一樣的色彩,最有名的一句話就是:

「不尊重觸發了不尊重,暴力引起了更多暴力。當有權者以其位階姿態壓迫他人,我們都是輸家。」

這段致詞觸怒了川普,不過卻獲得多數人的共鳴。原因是一位擁有舞台、擁有影迷、擁有權力的女演員,願意地發揮自己得到終身成就獎的致詞權,去「同理」被忽略的少數人聲音,她只是希望能夠透過致詞,引起一般人的注意,防止有權力的人去霸凌少數人。如果政治歸政治,藝術歸藝術,藝人如何能發揮他們的影響力,去改變這個世界?

另一個感人的故事,發生在第87屆的奧斯卡金像獎頒獎典禮。那一年的最佳改編劇本獎,是由葛拉罕摩爾(Graham Moore)獲獎。他在頒獎典禮上說了這段話:

「當我16歲的時候,我想要自殺,因為我覺得自己很奇怪,很另類。現在,我站在這裡,想借此機會跟那些不在這裡的、認為自己奇怪而另類的、不能適應任何環境的孩子說,是的,你是這樣的,請保持這種奇怪和另類的個性,當你成功的時候,請把這個資訊傳遞給下一個這樣的人。」

他因為《模仿遊戲》而得獎,這部影片主要描述英國人圖靈(Alan Mathison Turing)的事蹟。圖靈是電腦科學與人工智慧的開創者,破解過納粹德國的軍事密碼,協助英國贏得戰爭。同時他還是世界級的長跑選手,他的長跑成績甚至在1948年贏過奧運銀牌得主。但是,因為英國當時反同性戀,因此被法院認定必須進行化學「治療」,「治療無效」後,在42歲這一年自殺身亡。

葛拉罕摩爾,在奧斯卡金像獎頒獎典禮時,選擇了為自己說話、為圖靈說話,也為了那些被霸凌的人說話。你能說他在「對的場合、做不對的事」嗎?

或者你要說,這是場合不對?這是太好的場合,能夠讓表演工作者說出心裡的話。中國的藝人是「我們只能說」,台灣的藝人是「我們不該說」,如果強權國家因為有些人違反了「只能說」、「不該說」,而毀滅藝術,我們該讚嘆強權,還是該支持藝術?

希望我們的國家可以被當成一個真正獨立的個體來看待,這是我身為一個台灣人最大的願望。

Take your broken heart, make it into art.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呂秋遠臉書
責任編輯/潘渝霈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