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很娘沒有關係;如果他不想當男生,也沒有關係!跨性別者:因此我們更需要同志教育

2018年11月22日 08:30 風傳媒
過了好幾年後我接觸到跨性別、同志的資訊,我才知道,別人跟自己都無須把「男生很娘」當成問題,男生很娘沒有關係。而且,如果他不想當個男生,也沒有關係。(圖/台灣同志遊行,同光同志長老教會|顏麟宇攝)

過了好幾年後我接觸到跨性別、同志的資訊,我才知道,別人跟自己都無須把「男生很娘」當成問題,男生很娘沒有關係。而且,如果他不想當個男生,也沒有關係。(圖/台灣同志遊行,同光同志長老教會|顏麟宇攝)

「欸,你可不可以不要那麼娘?」國一才開學沒幾天,就在校園被同學攔住。這樣的話不是第一次聽到,也不是最後一次。

「講話聲音可不可以不要那麼娘?」
「行為舉止可不可以不要那麼娘?」
「走路姿勢可不可以不要那麼娘?」
「可不可以像個男生一樣?」

他們毫不猶豫地認定我只能是男生,卻又認為我還不像。在他人眼裡,我反覆在「當個男生」的任務中失敗。可是對他們來說我也沒辦法成為女生。常常因為別人的話感覺自己的身體很尷尬:「長腿毛了」、「有鬍子欸」,還有上廁所時的突襲:「你的OO好怪!」。

我不喜歡照鏡子,我不喜歡發現我真實的長相,不喜歡因為是男生所以要剪的髮型。但我知道我不排斥像個女生,甚至有點喜歡。雖然被當成女生這件事帶來的大多是譏笑,可是我心底不願意放棄,這個念頭成了一個秘密。我不敢跟別人說,害怕會被帶去「矯正」,明明是大家都認為很負面的事情,可是我卻覺得那好像是我無法分割的一部分,如果這麼拋棄了,那我也不是我了。那種狀況就好像死了,或者沒有活過。

我交到的朋友大部分是女生。體育課的時候我們會一起打球,雖然打得很糟但總是很開心,回想起來,那是我最盡情活動身體、享受運動的一段時光。「你這是丟『我們男生』的臉,是『我們男生』的恥辱」有一次下課,被男生這樣說。我很納悶,都還沒獲得加入男生群體的資格,為什麼要替這個群體的面子負責。之後也很少再打球了。

當健康教育課提到性別的單元,老師說娘的男生沒有不好,理由是更容易接近女生,於是有男生開始要我承認到底是喜歡哪一個女生的朋友。我覺得自己的動機不是那樣,可是也不知道怎麼解釋。

我不會解釋也無法從課堂得到解答的事情還有很多。

「我喜歡上了男生,這樣算是同性戀嗎?」
「可是同性戀好像是很糟糕的事?」
「而且同性戀好像都喜歡有肌肉的陽光男孩,那樣是不是會沒有人愛我?」
「我想穿店裡那些『女生的衣服』,想要戴粉紅色的假髮,肯定自己像女生的聲音,那我是心理變態嗎?」

我只好把疑問都藏起來,假裝沒有這些事。

儘管表面壓抑,心裡還是覺得自己跟大家不一樣,有些自卑,雖然成績不錯,但跟朋友衝突時會想一定是因為自己太娘了,所以才會造成問題吧,也曾經躲起來偷偷哭泣,懷疑著這樣的人生活下去會有希望嗎?

過了好幾年後我接觸到跨性別、同志的資訊,我才知道,別人跟自己都無須把「男生很娘」當成問題,男生很娘沒有關係。而且,如果他不想當個男生,也沒有關係。

我想這也是為什麼我們絕對需要有同志教育。

(圖/青春藏了誰)
(圖/青春藏了誰)

文/辣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青春藏了誰臉書
責任編輯/林安儒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們的青春已經回不去,但也許,也許聆聽屬於我們的故事,能讓這一切開始有那麼一點點不同。

我們是一群素人,希望透過分享大家青春時候的故事,讓大家知道性平教育的重要。

回想青春時的我們,我們被貼上各種各樣的標籤、彷彿立上了墓碑,然後埋葬。

當時的我們,有沒有什麼話想說?

歡迎大家把當年被埋藏的青春,告訴我們,用文字或是影片。

不敢說的,我們幫你說出口。

#投稿方式:青春藏了誰徵稿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