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性戀或同性戀、伴侶登記或民法婚姻,通通自己選!歐洲第一,奧地利的「婚姻平權」之路

2018年11月23日 16:42 風傳媒
我在2015年擔任台灣摯友與其奧地利伴侶在當地辦理伴侶登記時的證人,流程與公證結婚大同小異,也要交換婚戒。(圖/想想論壇)

我在2015年擔任台灣摯友與其奧地利伴侶在當地辦理伴侶登記時的證人,流程與公證結婚大同小異,也要交換婚戒。(圖/想想論壇)

多年來,位於中歐約九百萬人口的奧地利,民意調查均認同「非異性伴侶也有結婚的權利」,不過奧地利雖然是政教分離的民主國家,但教會的勢力依舊雄厚,每每有婚姻平權方案登上檯面,總受到保守教會人士的強烈反彈。後來國會在2010年勉強立了一個專法,稱之「伴侶登記法案」(Eingetragene Partnerschaft Gesetz);筆者也曾為此發表一篇文章發表於想想論壇(奧地利的婚姻平權史一路走來)。

筆者曾擔任摯友辦理伴侶登記的證人,朋友是台灣人,而他的另一半是奧地利人,儀式是於市政府舉行。我對於「伴侶登記」的程序也感到十分好奇,結果訝異的發現,「伴侶登記」跟「公證結婚」的流程完全沒有兩樣!舉行的地點也相同(都是在市政府),公證處人員非常忙碌,一對新人的儀式約二十分鐘,承辦人員必須分秒必爭的解決一對又一對的新人,似乎也沒在管新人是男女配、女女配或是男男配。在儀式開始前,我與另一位證人跟著兩位新人進辦公室,政府官員詢問我們一些基本問題,並檢查文件是否正確、齊全等。接下來,官員很嚴肅的看著兩位男士新人,並拿出一份文件,我們些許緊張的面面相覷,官員好整以暇地繼續道:「等一下進場和退場時候,你們想要什麼音樂?我們選擇雖然不多,但是好聽的歌不少,你們挑一下,這裡可以勾選!」

「伴侶登記」的儀式,真的就像公證結婚一樣,播放了音樂讓新人進場退場,官員也會一一念法規,儀式上新人不僅要宣誓,也要大聲清楚地說出「我願意」和交換戒指,爾後兩位在場的證人也必須簽名。最後官員宣布兩位新人是由奧地利憲法認可的伴侶,整個儀式十分溫馨,雙方家人也都出席為新人祝福,在場的賓客也被氣氛感動到頻頻拭淚。

儀式結束後,新人邀請雙方家人及來賓到一家十分傳統的奧地利餐廳慶祝,我本來心裡還有點擔心,不知是否這樣傳統又保守的餐廳是否能接受新人是男男配,而來賓又一堆外國人和非異性戀者。事實證明我多慮了,餐廳不僅是能夠接受,甚至還非常貼心的將裝飾改成兩個男生(兩隻公雞、兩個男生小矮人等)!餐廳老闆和員工也過來熱情的恭賀兩位「新婚快樂!」雖然「伴侶登記」在法律上並不相等於民法婚姻,但是一般人都將舉行過公證儀式、交換過戒指的同性伴侶視為已婚。

儀式後在當地奧地利傳統餐廳舉行婚宴,餐廳老闆非常貼心,特別放上兩個男生小矮人和兩隻公雞做裝飾品。(圖/想想論壇)
儀式後在當地奧地利傳統餐廳舉行婚宴,餐廳老闆非常貼心,特別放上兩個男生小矮人和兩隻公雞做裝飾品。(圖/想想論壇)

奧地利憲法法院釋憲 裁定「禁止同性伴侶結婚」違憲

「伴侶登記法案」上路也快十年了,政府完全沒料到,此專法引起許多奉行不婚主義的異性伴侶注目,他們興沖沖前往各地市政府洽詢,欲報名伴侶登記,但皆被打回票,理由是:「伴侶登記法案是只給同性伴侶的專法,非同性伴侶者不能申請登記」。有人以「此法案不平等並歧視異性戀」為由,告到最高法院。法院駁回並說明:伴侶登記法案並不涉及歧視異性戀,當初就是基於不平等對待同性伴侶、不讓同性伴侶擁有民法婚姻的權利,才會促使伴侶登記法案的產生。

法院的判決也等於是拋了顆球給政府,而政府開始考慮兩個選項:一,開放伴侶登記法案給異性伴侶。二,開放民法婚姻給同性伴侶。前些年傳出的風向為:寧可選擇婚姻平權,讓同性伴侶也可以結婚,也不想開放伴侶登記法案給異性伴侶。因為擔心一旦開放伴侶登記法案,大量異性伴侶有會選擇做伴侶,不願意成為夫妻,因此直接放棄教會所期許的婚姻制度。最後國會裝死不處理,這個議題就不了了之的被冷凍起來了。

但是,許多推動婚姻同權的人士依然不屈不撓。三年前,兩名女同性伴侶不願意只做伴侶,而是想擁有真正的婚姻關係,也深切盼望讓共同撫養的孩子成為婚生子,但所在地的市政府,以「婚姻關係只限定於一夫一妻」拒絕她們。這對同性伴侶不放棄,宣稱民法婚姻侷限於異性戀者涉及違反奧地利憲法中的「人人平等原則」和「反歧視原則」,一路上訴到奧地利憲法法院(Verfassungsgericht),而憲法法院法院也真的做出了判決,於2017年12月4日釋憲,判決「禁止同性伴侶註冊民法婚姻是違憲的行為」,而且更進一步裁定:2018年底為政府禁止同性婚姻的最後期限,要求國會必須在期限前修憲,換句話說,奧地利同性伴侶自2019年起即可合法註冊民法婚姻

憲法法院在對大眾公開的釋憲文(link is external)起頭簡潔有力:「在奧地利的同性伴侶未來也能夠結婚」,釋憲文明確指出,為同性伴侶所立的專法意味著異性伴侶和同性伴侶非平等,違反奧地利憲法中的「反歧視原則」。法院更進一步判決,除了刪除民法婚姻法規中「異性」一詞外,也刪除必須是同性伴侶才能登記伴侶登記法案的條件。

讓政府不斷頭痛的二選一(「開放伴侶登記法案給異性伴侶」或「開放民法婚姻給同性伴侶」),透過釋憲竟有了選項三:「不論你是異性伴侶或是同性伴侶,都可以自由選擇伴侶登記法案或是民法婚姻。」

歐盟為台灣同志平權運動者祁家威拍攝短片

這項判決讓憲法法院受到奧地利天主教會領袖和保守派的激烈批評,然而一般大眾則表示肯定和讚賞,這也顯現奧地利社會整體對於非異性戀者的包容性也較以往更寬廣,並將非異性戀者視為是共同支撐社會的一分子。

奧地利法院的釋憲也完全符合歐盟的人權精神,今年適逢世界人權宣言70週年,歐盟推出了「人權鬥士故事影片計畫」,由歐盟各駐外辦事處推舉當地的人權鬥士,用影片記錄下他們的故事與精神。駐台長達十五年的「歐洲經貿辦事處」(European Economic and Trade Office)(link is external)與台灣本土「同志諮詢熱線」合作,為長年爭取同志權益、台灣同婚釋憲案的聲請人祁家威先生製作了一支短片(link is external)。此片在今年夏天於台灣完成後製後移交給歐盟總部,並於十月初由歐盟對外事務部(EEAS)正式發布。

促成奧地利同婚釋憲案的這兩位女同性伴侶,在今年十月也在沒有驚動媒體的情況下,在家人的祝福下極為低調的登記結婚了,爾後才由她們的律師通知媒體此項好消息,她們不僅成為奧地利第一對結婚的同性伴侶,她們的孩子也如願以償的正式成為婚生子了。奧地利正式成為歐洲第十六個、全球第二十六個開放同婚的國家,同時也是歐洲第一個、全球第四個透過法院釋憲通過同婚的國家。

儀式後在當地奧地利傳統餐廳舉行婚宴,餐廳老闆非常貼心,特別放上兩個男生小矮人和兩隻公雞做裝飾品。(圖/想想論壇)
儀式後在當地奧地利傳統餐廳舉行婚宴,餐廳老闆非常貼心,特別放上兩個男生小矮人和兩隻公雞做裝飾品。(圖/想想論壇)

作者介紹|楊佳恬

來自國境之南的屏東女兒,國一沒念完就跑到奧地利學音樂,演出足跡踏遍歐洲以及亞洲,並糊裡糊塗在歐洲紮根。現為德文街頭雜誌「Megaphon」的專欄作家,擔任奧地利外交部的「文化融合親善大使」,也被歐盟執委會任命為「歐盟文化融合親善大使」,是這個計畫中第一個也是唯一的台灣人。在日常生活,用西方眼睛觀察東方,用東方靈魂感受西方。著有《教育是,陪你找自己的路:歐盟文化融合親善大使的奧地利教育大震撼》、《小國也可以偉大:我在奧地利生活學習的第一手觀察》。

本圖/文經授權轉載自想想論壇(原標題:從「伴侶登記」到同性結婚:奧地利以釋憲通過婚姻平權

責任編輯/陳秉弘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想想」論壇討論文化,歡迎辯論政治、擘劃經濟,必須談談民主,好好思索哲學。 我們期待您一起想想,想想你我,想想這塊土地,還有這個世界和我們的時代。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