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學校一定要教性平教育?中一中首位變性老師曾愷芯,用親身經歷道出它為何非學不可

2018年11月23日 12:18 風傳媒
我是曾愷芯,大家對我的認識應該是來自報章媒體雜誌報導的「台中一中變性老師」(圖/青春藏了誰)

我是曾愷芯,大家對我的認識應該是來自報章媒體雜誌報導的「台中一中變性老師」(圖/青春藏了誰)

我是曾愷芯,大家對我的認識應該是來自報章媒體雜誌報導的「台中一中變性老師」,我曾經是台中一中的老師,但我現在已經退休,以我喜歡的樣貌姿態生活著。

雖然從小就知道自己是跨性別,但是不敢輕易讓人知道,只能藏在心裡。以前並沒有跨性別一詞,而是稱為「變性人」,後來有人從泰國引進人妖歌舞團體來台做娛樂表演,於是又多了一個貶抑性的稱呼—人妖。

年輕時資訊流通不如現今蓬勃,只能從有限的報紙雜誌報導看到變性人相關的訊息,起先主要是國外的報導,到了高中、大學階段國內才有變性手術,也才有第一個變性人。這些新聞雖然不多,但是會特別注意並收集。

台灣傳統社會有著明顯的性別歧視,不管對原生女性還是跨性別者,而且也常見到性別氣質不符合當時社會期待的小朋友—不論男女—被霸凌,因此內心更小心翼翼地保護自己的身份,不敢隨意透露給他人知曉。因為從新聞報導也看到許多跨性別青少年得不到家庭的接納,或者在社會上被歧視,當然害怕一但跨性別身份被發現也遭受同樣的不幸。

所以,這樣的痛苦只能自己往肚裡吞。

直到 2014 年初,抱著豁出去的心情公開出櫃,在教育界其實有前例。在此五六年前,也有一位同樣是男跨女的跨性別老師上了新聞版面,因為被校方行政單位打壓,學生出來聲援,希望藉媒體力量來修理校方,我當時相當佩服她的勇氣,而她也得到同仁、學生與家人的支持。

而我也抱著不管有何阻力與障礙,都要堅持下去的心情,因為此刻不做,未來機會更渺茫。事前猜想可能會有許多阻力,來自家長、學生、老師及社區鄰居的歧視。

意外地這些疑慮都沒有發生,有同仁早在我公開之前就已知曉我的情況(職業敏感度),不時送出溫暖;有的同仁在我公開後主動協助,向其他人說明;有的同仁則表達支持與關懷之意。學生也在我課堂上說明之後表達支持,甚至向其他班同學解釋說明。

所以讓許多人訝異的,台中一中是個性別友善的校園,不論師生對跨性別的師生、同志學生都能尊重與接納,所以校園內跨性別學生、性別氣質不一樣的學生不會被霸凌,甚至有同志學生勇於出櫃。學校也落實性別平等教育,不僅生命教育課程教學落實了性別教育的內容,也多次舉辦講座和研習讓師生了解多元性別。

性別平等教育並不會把學生都變成同志,異性戀學生仍然是異性戀學生,但是學生認識性別的多樣面貌後,學生對其他性少數學生的尊重與同理,性少數學生也能在學校得到師長的協助。

雖然不是只有台中一中的校園是性別友善校園,但是仍然有許多性少數的學生在各式各樣的校園場域內繼續遭受霸凌,甚至有人因此犧牲生命......。

這就是性別平等教育的重要性,讓人學會對別人的尊重,讓所有人都能得到公平的對待。

文/曾愷芯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青春藏了誰臉書
責任編輯/潘渝霈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們的青春已經回不去,但也許,也許聆聽屬於我們的故事,能讓這一切開始有那麼一點點不同。

我們是一群素人,希望透過分享大家青春時候的故事,讓大家知道性平教育的重要。

回想青春時的我們,我們被貼上各種各樣的標籤、彷彿立上了墓碑,然後埋葬。

當時的我們,有沒有什麼話想說?

歡迎大家把當年被埋藏的青春,告訴我們,用文字或是影片。

不敢說的,我們幫你說出口。

#投稿方式:青春藏了誰徵稿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