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控媽媽也能養出人生勝利組!她是過動兒、女同志,也是臺灣最受歡迎的昆蟲老師!

2015年09月07日 18:06 風傳媒

穿著輕便短褲,留著俐落短髮,吳沁婕在一群孩子面前拿著鍬形蟲。她一面展示給孩子看,一面說:「鍬形蟲力氣很大,牠很喜歡吃樹幹的汁液唷。」圍在她身邊的孩子吱吱喳喳,有的孩子指著鍬形蟲大笑,有的拿著畫筆畫下眼中的昆蟲特徵,有的舉手發問。無論孩子提出什麼樣的昆蟲問題,都難不了眼前這位昆蟲老師──吳沁婕。

如果沒有我親愛的媽媽,奇妙的家庭,
我可以百分之兩千的確定,
現在的我會是個死得很徹底的死小孩。

這個七年級前段班、人稱昆蟲老師的吳沁婕,台大昆蟲系畢業,是孩子界最受歡迎的昆蟲老師。她熱愛昆蟲,並且自創「昆蟲老師」這項職業。她到各幼稚園、小學開班授課,近距離帶領孩子認識昆蟲與動物。她因為個人興趣養了鍬形蟲、獨角仙、蜥蜴、球蟒等,怎知這些寵物有朝一日也成為她上課時的活生生教材。

許多人看吳沁婕生活順遂,名校畢業,常常出國旅遊,更令人欽羨的是她與父母、雙胞胎妹妹感情融洽,都以為她是「人生勝利組」。

wu001.jpg
吳沁婕與父母感情超好,今年三人更一起到西藏自助旅遊。(圖/遠流出版公司提供)

然而談起教養吳沁婕的過程,吳沁婕的媽媽宋慧勤卻直言:「沁婕欠揍起來讓我很想一頭去撞死。」從小,吳沁婕就很「散仙」、脫序,她成天受傷、坐不住、愛講話……種種行徑讓身為國小教師的宋慧勤在同事面前感到很沒面子。

那一次,媽媽失控了……

吳沁婕小學三年級時,媽媽接她下課,卻聽到同學們你一言我一語的向她告狀:「吳沁婕今天又被老師叫到很多次」「對啊,吳沁婕又……」宋慧勤當下完全失控,狠揍沁婕到很多老師都拉住她要她不要再打了。

回到家後,她自責地將自己鎖在房間裡哭了很久,之後才走出來對沁婕說:「你可不可以教教媽媽,我到底該怎麼教你?」「你知道我打你,我比你還要痛嗎?」不過,也因為有這次的衝突,讓宋慧勤體認到──如果孩子改變不了,就由我來改變吧。

那天之後,吳沁婕就再也沒有被媽媽打過,簡直就像是從下手不留情的滅絕師太變成了慈眉善目的師姐。

在教養過程中,媽媽宋慧勤從師太變師姐。(繪圖/吳沁婕,遠流出版公司提供)
在教養過程中,媽媽宋慧勤從師太變師姐。(繪圖/吳沁婕,遠流出版公司提供)

那一年,我留級了……

後來吳沁婕高二時因課業成績不佳而留級,宋慧勤與先生討論後,決定讓沁婕轉學到私立高中,繼續拚考大學。但是他們也很明白地告訴沁婕,家中沒有資源可以送她出國讀書,如果不想唸書,那就趁早去學個一技之長。

身為學校老師,自己的女兒卻被留級,說出來特別不光彩,不過宋慧勤也因為這樣,和心底的某個自己妥協,為了這一年私立高中為數不少的學費,向任職學校申請學費補助。在教養孩子的過程中,宋慧勤學會放下面子,她認為坦然面對現實才是最重要的事。

轉學到東山私立高中的歲月,吳沁婕說那裡有著總是「凝結沉重、讓人喘不過氣來的空氣」,小小的教室塞了近六十個座位,每天要從早上七點待到晚上九點才能離開,平均一天唸書十四小時。

吳沁婕說,有時候冬天來了太好睡,不小心遲到幾次,她的課桌椅就被嚴格的老師叫同學搬到後山去丟掉,自己只能忍著眼淚一路撿回來,把課本塞回抽屜,慢慢拖回教室。

那段轉學借住在大伯家的日子,有時候,真的會被這樣的空氣壓到不能呼吸,簡直無法往學校的方向移動。她只好打電話給媽媽,裝出虛弱的聲音,跟媽媽說自己生病了,可不可以幫忙請病假。

宋慧勤看在眼裡,只感到心疼。她未曾拆穿過孩子的謊言,她說:「我知道她很努力了,我看得出來。其實我從來不覺得孩子是不肯認真唸書,如果可以做得好,到底有誰想要做不好呢?」

那時,宋慧勤眼中的女兒吳沁婕,失魂落魄得就像一個遊魂在飄……

轉學後,吳沁婕被沉重的學業壓力壓得喘不過氣。(繪圖/吳沁婕,遠流出版公司提供)
轉學後,吳沁婕被沉重的學業壓力壓得喘不過氣。(繪圖/吳沁婕,遠流出版公司提供)

喜歡女生卻不能說?

宋慧勤說,沁婕是一個藏不住話的孩子,只要聽她每天吃飯時說了什麼,就可以知道她最近在瘋什麼。第一次隱隱約約感覺到沁婕可能喜歡同性,是在國三的時候,那時她們每天的晚餐時間都會出現一個女孩的名字,沁婕總是說,女孩今天說了什麼,她回她什麼……。

之後女兒談了戀愛,宋慧勤隱約感覺到沁婕心中的祕密,她開始擔心女兒未來需要面對的許多未知,那股不捨讓她很想對女兒說,媽媽多希望你不是。然而沁婕在失戀後對媽媽坦言自己性向時,宋慧勤的反應卻是:「我當然希望你可以不是,因為這樣你不會這麼辛苦……但是,如果這是你要的,爸爸媽媽都會支持你!」

就這樣,母女兩人都釋懷了。甚至沁婕上大學後交了女朋友,一起住在家中,父母兩人都感覺自然,就像多了一個女兒那般逢人就說:「這是我的乾女兒,漂亮齁~」

後來兩人因故分手,面對情傷的女兒,宋慧勤還是選擇閉口,忍耐著不說教、不下指導棋。她說:「我會問問自己:如果我講了,就能讓事情往好的地方發展嗎?當我們(父母)急著要說,最後的結果往往就是孩子覺得你不認同她。……有時真的要沉得住氣,讓孩子願意把事情跟我們說,只有我們的關係是親近的,才有可能幫得上忙。」

儘管捨不得,宋慧勤還是選擇抱著懷裡哭到顫抖的女兒,陪她一起掉淚,等她平靜地說出感受,陪著她一起慢慢復原。

經歷過受傷、穿裙子、叛逆、留級、轉系、工作、愛女生、失戀、出書、遠至法國遊學等等精采事蹟,吳沁婕有著口中所說「世界上最酷的爸爸媽媽和雙胞胎妹妹」的支持。她說,「如果像我們家這樣子都能這麼和樂了,一定可以帶給很多家庭希望。」

雖然成長途上波折不斷,幸運的吳沁婕擁有全家人支持。(圖/遠流出版公司提供)
雖然成長途上波折不斷,幸運的吳沁婕擁有全家人支持。(圖/遠流出版公司提供)

現在,每次吳沁婕上課時講的第一句話都是:「小朋友,昆蟲老師頭髮很短,但是我是女生喔!」這時小朋友會指著她腳上、背上的刺青問,這是什麼?吳沁婕都很大方地說那是刺青。每次看到很多家長在一旁微笑,她說:「我很珍惜,我知道這有多麼得來不易。」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為什麼一定要一樣?:昆蟲老師吳沁婕與媽媽的非常真心話》

 

加入Line好友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