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明確的目標、做長期計畫可能不再有用?讀完這篇分析,幫你省下沒必要的煩惱

2018年11月23日 16:51 風傳媒

所謂計畫其實就是「預期一個結果,並籌備相關資源。」然而,從行動的開始到結果的過程中,往往會出現許多意料之外的事情,也就是我們常聽到的「有心栽花花不開,無心插柳柳成蔭。」

前陣子在社會學領域中看到了一個概念詞:「非期然結果」,羅振宇也有在羅輯思維中將這個概念重新詮釋分享。

我自己也很喜歡這種將許多現象提煉歸納的概念(物理對我來說也是這樣才迷人),所以這次就來跟大家分享關於「計畫」,以及為何「非期然結果」在我們現今社會中的影響越來越大。

許多重要創新,也是來自非期然結果

從醫療科技的抗生素、X光機、化療藥物,到農耕社會、活字印刷等等,都是在預期之外的產物。

抗生素的發現:一九二八年,英國科學家弗來明(Alexander Fleming)在培養細菌的過程中培養皿遭黴菌污染,意外發現在那一團黴菌的附近細菌都無法生長,由此推論那黴菌必然有殺菌的能力才能使細菌無法生長。經過研究才發現黴菌會製造一種成分來消滅細菌,這是不同生物間互相對抗以求生存的一種手段,這種由生物體(如黴菌)製造來對抗另一種生物(例如細菌)的物質就是「抗生素」,第一個被發現的抗生素就是盤尼西林。

X射線的發現:1895年德國物理學家,倫琴(Roentgen, Wilhelm Conrad)在研究陰極射線管中氣體放電現像時,用一支嵌有兩金屬電極的密封玻璃管,在電極兩端加上幾萬伏的高壓電,用抽氣機從玻璃管內抽出空氣。為了遮住高壓放電時的光線外泄,在玻璃管外面套上一層黑色紙板。他在暗室中進行這項實驗時,偶然發現距離玻璃管兩米遠的地方,一塊用鉑氰化鋇溶液浸洗過的紙板發出明亮的螢光。再進一步試驗,用紙板、木板、衣服及厚約兩千頁的書,都遮擋不住這種熒光。更令人驚奇的是,當用手去拿這塊發熒光的紙板時,竟在紙板上看到了手骨的影像。當時倫琴認定:這是一種人眼看不見、但能穿透物體的射線。因無法解釋它的原理,不明它的性質,故借用了數學中代表未知數的「X」作為代號,稱為「X射線」。此名一直延用至今。後人為紀念倫琴的這一偉大發現,又把它命名為倫琴射線。

社會是大型協作網絡,隨著網路越來越大

行為與環境的相互影響是必然,只是我們很難看到。當我們決定做一件事情,就是在協作網絡中投入了一個變量(刺激),然而這個協作網絡也一定會給予這個刺激反饋。隨著網路的誕生,我們接收和提供資訊的門檻大幅度降低,資訊不只是流通而且還超量了,因此我們與彼此,甚至與環境的連結越來越大。

例如:過去是數百人分別投入一塊小石子在日月潭中,所激起的漣漪影響,遠遠不及現在:數百萬人一起投入石子所產生的漣漪。

然而,所有行動過程中產生的反饋往往無法預期,所以每個人所造成的影響與協作網絡互相作用下,最終產生的結果就會與我們預期的目標產生差距。而當網路越龐大,非期然結果的性應就越嚴重。

意料之外的結果,是禮物也可能是炸彈

還記得摩爾定律說:「晶片的效能每十八個月就會增一倍,電腦的性能也應該增加一倍。」的確半導體行業大致按照摩爾定律發展了半個世紀多, 但我們卻發現在事實上,電腦的速度卻沒有按照這規律變得超級快速,為什麼?

「因為軟體也越來越大越來越複雜了。」

當硬體的效能提高後,研發軟體的工程師也不斷把軟體設計的越來越精良,例如我們現在的遊戲也越來越精緻,所需的效能也就越來越高。速度的確提升了,但所乘載的重量也越來越大了,所以我們從整體使用的體驗來看,就不會有這麼顯著的感受差異。

只要有行動,就沒有終點

「人是一種預期動物,我們最特殊的能力就是能為未來設想一個情境,但最大的風險也在於此。」—羅振宇

能夠制定計畫,並根據計畫來進行資源分配和協作,曾經是我們的最大優勢,但隨著我們的協作網路愈來愈大,做「大型規劃的必要性」也就越來越低。

「小步快跑,快速迭代。」

「好的產品是演化出來的,不是計畫出來的。」—騰訊

另外,這個非期然結果的概念也正巧妙地詮釋了,我在 2016 年提出的:「MAX 個人計畫制訂原則」

M (Main):主要計畫:
必須訂立一段時間,即便受到挫折與痛苦,也不輕易改變跑道去執行。
半年以上,一年以下,重點在於檢視自己的累積,收集行動產生的反饋。

A (Alternative):替代方案:
透過M的反饋與經驗,持續累積而成的新的替代(修正)方案。

X:最壞打算:
如果連最壞的打算你都能接受的話,那就行動吧!

我當時說:「選擇往往不是選擇你所想要的,而是選擇你所能承擔的。」

加入非期然結果的概念,似乎可以變成:「結果往往不是你計畫預期的,但去選擇你所能承擔的。」

到了最後我們會發現所有計畫中的期待,會隨著行動產生的漣漪與互相影響而無法意料。可能會有意想不到的驚喜,也有可能是個全新的麻煩在等著你,這就是非期然結果的效應。

但如果我們不行動的話,一切都別談了,往往只是沉浸在美好的預期與想像之中,甚至常常聽到有人會在事後,配著失落惆悵的感覺說:「早知道那樣做就好了。」

然而,現在的你會發現,往往沒有「就好了」的概念,因為行動沒有終點,除非你的世界只有自己一人。

關於計劃制定

一開始講到「計畫」就是:「預期一個結果,並籌備相關資源。」然而,在你了解了非期然結果的概念後,你會知道現在的計畫定義應變成:「預期一個結果、籌備相關資源,並且開始行動。」

目標不要太過清晰具體

在制訂計劃時,我們很常聽到要配合著 SMART 原則:「具體、可衡量、可達成、相關性、時效性」(S=Specific、M=Measurable、A=Attainable、R=Relevant、T=Timely)

但一些企業或心理學研究發現,太清晰的目標至少會有以下副作用可能讓我們視野變窄,忽略視野(目標)之外的因素。(沒達到就不滿意,斷了後路又毀了情緒)、可能讓我們冒更大的風險,不擇手段地追求目標的完成,從而導致潛在的危害。(很有行動力且積極的人)

最重要的是,目標有可能會損害我們做事的內在動機。(從本來想要達成,卻因為上述兩點開始因為情緒與風險開始膽怯)

「既然目標可能讓我們視野變窄,那麼多設置一些目標是不是就好了呢?」
「也未必。」

有個德國有個心理實驗是這樣的:讓兩百多名中學生進行一個關於浮力物理實驗,觀察並總結規律,分為兩批學生。

其中一批學生被設定了更詳細、全面的目標,共有 14 項目標;另一批的目標沒那麼詳細,只需要確定 3 組。實驗發現:目標過多的學生,會完全聚焦於解決問題上,一旦達成了某項目標就會迅速進入下一項,對實驗中學到的知識,並沒有很好地記憶;而目標較少的學生,則能夠把實驗同時作為兩個過程來看待:一個是解決問題;一個是學習。他們會使用兩種策略來處理,學習效果更好,大腦認知負擔反而更輕。

現在,你應該能理解如果真的有必須要制定長期目標,那麼會建議最多就訂:「三件事」,而不是更多件,是因為少量的目標可以解放我們的大腦,讓我們更有探索性,更為彈性,讓我們在行動時更為輕鬆,也更能應付非期然結果。

所以,如果某件事對你來說,唯一的意義就是結果本身,那你就去定下各種目標吧,通常會讓你會更快、更準確地完成。

但如果這件事除了結果以外,你還希望能藉此累積些別的什麼,設立過多的目標恐怕不是好事,反而侷限了視野, 不如試試少而抽象的目標。

知識點:「目標要少,抓住重點,解放大腦,讓行動來說話」

面對某些問題,或者身處某些反聵時,沒有明確清晰的目標也不見得是件壞事。總之,先接受迎面而來的非期然結果,再去改變與調整自身的計畫,才是身處龐大協作網路中的計畫制定關鍵因素。

本文經作者授權轉載,原文連結:計劃制定的誤區?為什麼長期的計畫,已經不再可靠?

責任編輯/郭丹穎

對職涯或未來出路有些疑問,需要過來人的建議?快來提問,讓學長姐幫助你!

請關注風傳媒特別企劃「學長姐說」,也歡迎加入FB社團進行討論!

請看 FB社團-學長姐說 !

學長姐說也歡迎讀者分享您的經驗,意者請將基本資料及文章寄至opinion@storm.mg

 

加入Line好友
關鍵字: 目標 長期計畫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理性樂觀主義者,ENFJ,九零後。18 歲到印度旅行,見識世界並非二元;跌撞的非典型大學生活,創辦教育訓練團隊,自學者的工作坊。生產力開發、雲端工作術、知識管理。原則:堅持分享認為有啟發、有趣的內容。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