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紅居然能選上議員!揭YouTuber呱吉「選戰策略」,完全抓對方向,難怪初闖政壇就成功

2018年11月26日 10:45 風傳媒
他是網紅,也是台北市松山、信義區的議員。(圖/數位時代提供)

他是網紅,也是台北市松山、信義區的議員。(圖/數位時代提供)

「80塊,你就能當議員。」

今年3月底,呱吉(本名邱威傑)前往戶政事務所花80元將名字改為「邱議員」,此時仍有很多人認為參選只是他其中一個瘋狂的企劃。直至8月30日,呱吉正式登記成為松山、信義區市議員候選人,大家才確定身為YouTuber、創作者、網紅的他,是認真要跨足政治界。

員工起鬨「選里長」,開啟參選契機

在2017年世大運前,呱吉旗下頻道「上班不要看NSFW」的員工提出一項「選里長企畫」,慫恿呱吉去參選里長,拍攝拉票、拜票的過程。「他們覺得我一定選不上,就只是單純搞笑。」由於選里長的成本並不高,又能拍攝出多支作品成為系列作,因此呱吉一直將這個點子放在心中。

到了世大運時,呱吉與台北市長柯文哲合作拍攝世大運宣傳影片,他跟柯文哲幕僚私底下聊到選里長的企畫,沒想到幕僚們認真給了建議,「他們認為比起里長,市議員更有勝選機會。」呱吉說。

由於里長選舉區域、地方性濃厚,網紅、名人的身分效力有限,因此空降部隊很難與深耕多年的里長競爭。「但是越大範圍的選舉,網路影響力越高。」呱吉說,松山、信義區市議員最低當選票數為1.4萬票左右,讓他看到了一絲可能性。

既然決心參選,呱吉就不想當砲灰。他認為市議員比起市長、總統等級的選舉,印象分數的比重更高。一個選區動輒20個市議員候選人,除非密切關心政治,否則除了上屆當選人之外,選民其實也不認識這麼多人,呱吉更說:「很多人都是投票前一天打開選舉公報,才知道有誰參選。」

因此,呱吉需要擴大影響力,盡可能接觸到更多的潛力選民。他的勝選方程式很簡單――抓住年輕人的心,再讓他們進一步說服親朋好友投票。他相信自己長久以來透過YouTube影片、直播,已經累積了不少理念一致、20至40歲的青壯年觀眾。

呱吉當然也不希望支持者毫無理由地胡亂推薦,他還要讓高年齡層的選民感受到他的誠意。他舉了一個例子,當一個20歲的年輕人跑回家跟父母說「票投給呱吉」,「這時候他們有東西拿給父母看,也許是清楚的政見、網站,甚至是感人的影片,都將成為我支持者說服他人的武器。」

「說故事」能力,與選民溝通更容易

談到影片作為與選民溝通的媒介,大家自然而然地將剪接技術、企畫能力視為呱吉呈現政見內容的強項,但他認為更重要的是回歸基本的閱讀與寫作。「閱讀和寫作能力越強,越容易消化、理解情報,越能達成溝通的效果。」兩項能力衍生出來的則是流暢的說故事技巧,也是呱吉身為內容創作者的最大優勢。

呱吉先以自己頻道上相當熱門的《孤獨的美食廢人》系列為例,前10集都用相當陽春的相機拍攝,「我買得起很貴的器材,但是人要比車(機器)兇。」學會駕馭說故事的方法以及與觀眾溝通的語言,比任何事情都重要。

話題回到政見與溝通,現在國會頻道、立法院議事轉播都讓選民在搖滾區參與政治,「但這些都是raw data(原始資料),把人都嚇跑了。」呱吉說,「我的優勢就在於能夠消化很多內容,轉譯出好理解的方式,讓大家產生更多興趣,甚至覺得有趣。」呱吉有信心,用選民看得懂、聽得懂的語言進行市政、觀點、理念的溝通,就能看到他背後的努力。

不過,選戰畢竟不是點讚,變數太多,讓一切的轉換率都難以預測。儘管在網路上YouTube頻道「呱吉」擁有近25萬的訂閱量,呱吉也難以確保能夠將其有效地轉換成選票。

「雖然我真的很關注數字,但選戰中數字真的很難理解。」翻開他過去的經歷,曾在北京迪士尼辦公室工作,也擔任過知名手遊《神魔之塔》的台灣負責人,對於數字必然有一定的敏感度。「至少不會只拿3千票這麼慘吧。」他笑著說,「而拿到1.2、1.3萬票也不算失敗,也許起步早一點就選上了啊!」

目前選戰能參考的數字仍以民調為首,但民調能鎖定的大多是年齡層較高的選民,與社會上年輕人想法有極大差距。也曾有幕僚問過呱吉要不要花10萬元做民調?但他拒絕了。除了預算之外,呱吉的另一個考量點是:不論民調數字為何,他都將奮戰到最後一刻。

(圖/數位時代提供)
(圖/數位時代提供)

文/陳君毅 

本文、圖經授權轉載自數位時代(原標題:讚數多等於選票多嗎?YouTuber呱吉這樣闖政壇)

責任編輯/趙元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