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導演沈寂4年 將最痛往事拍成新片:不論多殘忍的故事,我總是希望它裡面有溫暖

2015年11月23日 10:00 風傳媒
林書宇用溫柔的方式表現深刻的孤獨和失落,即便如此,他仍不時把溫暖放在那些故事當中(圖/涂亞庭攝)

林書宇用溫柔的方式表現深刻的孤獨和失落,即便如此,他仍不時把溫暖放在那些故事當中(圖/涂亞庭攝)

《九降風》喚醒六年級生的青春記憶,《星空》則溫柔傳達成長之路必經的苦澀,青春的勇氣和脆弱在導演林書宇手中,都變成溫暖的禮物,每個人都可以在他的電影裡,找到回憶並得到安慰。雖然《九降風》和《星空》為他打開知名度,林書宇在我們面前,仍是個面對專訪難免會緊張的大男孩。值得注意的是,林書宇在執導《星空》獲得廣大迴響後卻消失了,他整整沈寂了 4 年,最近終於讓我們等到即將上映的《百日告別》。

● 《星空》全片線上觀看

林書宇在妻子去世的第 107 天開始寫下這個劇本,「其實我們都無法真正地放下某個人」他說,「因為那個人永遠還是會在心上。」因此在將近 5 個月的創作期間,他坦承自己常會陷入過往的回憶,無法動筆。為什麼堅持要寫下這個劇本?林書宇說:「這是我的儀式。」

(圖/百日告別臉書)
林書宇找來石頭拍戲,因為他非常符合林書宇心中男人的形象(圖/百日告別臉書)

直覺「就是這個對的人!」 林嘉欣、石頭挑大樑

林書宇找來五月天石頭與林嘉欣擔綱主角,飾演在同一場意外中,失去摯愛的2位主角,精湛的演技讓人彷彿能透過他們的悲傷,感同身受失去摯愛的痛。「我一直對於我選擇什麼樣的演員還滿有自信的」林書宇說自己有種說不上來的直覺,覺得一個人很對,然後想盡辦法就是要他,「給人一種他們沒想過的組合、或是一個驚喜,同時讓他是好看的。」

這次為什麼找來石頭?「當然是為了電影好看啊!」林書宇半開玩笑說,其實他在幫五月天拍《如煙》的時候就跟石頭認識了,石頭非常符合林書宇心中男人的形象,他形容石頭「成熟、充滿男人味」,足以詮釋男人喪妻後,那猛暴式宣洩的痛苦。

而林嘉欣本來就是林書宇的夢幻人選,從開始寫劇本的時候就想著她,「她的眼神相當有層次」林書宇說,用自己的生命歷練賦予角色厚度,很難想像除了她,還有誰能一瞥眼就傳達出生命的故事,沒想到最後真的能夠邀請到林嘉欣參與演出。

(圖/百日告別臉書)
除了林嘉欣,還有誰一瞥眼就能傳達生命的厚度?(圖/百日告別臉書)

剪掉一段床戲 「拍這部片,不是要挑戰觀眾」

《百日告別》在台北電影節播出後,女主角與過世未婚夫的弟弟兩人在極度悲傷的情況下發生關係的床戲,引發一些爭議。其實這樣的情節、死亡與性的連結早在《九降風》就有了,就在鄭希彥(鳳小岳飾)過世後,湯啟進(張捷飾)跟黃芸晴(初家晴飾)走進旅館的這一段,只是最後也拿掉了,沒有播出。「死亡跟性的關聯,其實在西方很多文學跟電影裡面都存在」林書宇說,但是他也理解台灣人對這部分比較無法接受,因此決定在接下來播出的版本刪掉這場戲。

「拍這部片,不是要挑戰觀眾」林書宇解釋,如果這件事讓觀眾在道德感上看得不舒服,拿掉沒關係,因為情感已經到了。「當它有爭議,很容易變成大家討論的焦點,我不希望這部電影的討論點在這上面,因為這只是一小部分。」隨著年紀的增長,學習捨棄也變得容易,在他心中《百日告別》仍是完整的作品。

林書宇
林書宇理解觀眾無法接受,因此在正式版本捨棄這段床戲(圖/涂亞庭攝)

《百日告別》也是自己的儀式

電影中的石頭和林嘉欣在做七的儀式上相遇,雖然有佛教的儀式在進行,但這兩人還是必須找到自己的告別儀式。林嘉欣獨自去了與未婚夫沒走完的蜜月,而石頭則一一登門拜訪太太的學生,還學費、認識學生,最後找到太太留下的音樂。

「這些都是片中主角各自的儀式,而拍這部電影,則是我自己的儀式。」這是林書宇拍完《百日告別》的感受,透過儀式去相信,真的讓離開的人到了更好的地方,因此放下、放心。「沒有真正的告別,因為在你心裡,永遠會留一個位置給那個人。」電影的最後把片名反過來,變成告別百日,因為他們告別的是這100天,100天之後還有其他的路要走。你永遠不會離別,因為那個人會一直在你心裡。

(圖/百日告別臉書)
帶著悲傷的兩人在做七的儀式上相遇相識(圖/百日告別臉書)

喜歡看村上春樹 新片有《挪威的森林》的味道

林書宇寫下《九降風》的時候已經快30歲了,某種程度是對於自己青春期的紀錄,也是一種告別;《百日告別》則是從自己的情感出發。一路走來,他都是以自己當下關心的事情,形成故事。

「成長的環境與接觸的事物,會造就我們對人生的定義。」林書宇覺得,自己的拍片風格與在片場當下的直覺,都是由從小被包圍的環境逐步涵養而來,因此電影完成的時候,他很容易在電影中看到「啊…這一段好安達充…這一段村上的東西跑出來啦…」講到自己喜歡的東西,林書宇很健談。

其實林書宇小時候並不愛看書,大量的影像和漫畫才是他吸收的養分,村上春樹也是上大學才開始的接觸的,而他自己喜歡看村上,是因為當時想追的女生很喜歡,想跟她有共同話題才開始看的。林書宇受村上春樹的影響很深,潛移默化到連他自己都不自覺,直到我們問到「《百日告別》中有些部分像是《挪威的森林》的再現」,他才驚覺。

林書宇
講到自己喜歡的東西,林書宇很健談(圖/涂亞庭攝)

問他最喜歡村上哪部作品,「好難…」林書宇想了很久終於說:「《尋羊》(尋羊歷險記)對我來說最迷人,但隨著步入中年,看《國境之南》(國境之南、太陽之西)又有不同的感受,越看越有味道。年輕的時候看不懂,現在才覺得「天哪!原來是這樣。」

沖繩熱情友善 卻讓人更孤獨

林書宇在他的小說中寫道:「也許可以說,我是從《挪威的森林》認識了死亡。」在妻子的告別式後,他帶著這本書,隻身去了妻子一直很想去的北海道。實際上導演去了北海道,那為什麼在《百日告別》中卻選擇了溫暖的南國沖繩,而不是大家公認放逐悲傷的地方呢?

「北海道有點太準」林書宇思考了一下,繼續解釋:「我覺得那樣子的孤獨有點太理所當然,然後那種孤獨感好像我也看過,感覺在其他電影裡一定也有,就是那種冷冷的、藍藍的、暗暗的、全部都是雪景的告別,你很容易想到。」不管是陳英雄拍的《挪威的森林》,還是岩井俊二拍的《情書》,而且《情書》就在北海道的小樽拍,「你很容易想到那個樣子」,林書宇說,「所以那時候我就沒有想要用那麼準的畫面去呈現一種…孤獨感。」

(圖/百日告別臉書)
林書宇選擇去沖繩拍戲,其實有個特別的理由(圖/百日告別臉書)

他反而覺得往南邊的沖繩去,一個熱鬧、身邊的人全都很熱情的地方,那種孤獨感會更強,「在沖繩就是你一個人坐著計程車,司機也會跟你吧啦吧啦吧啦…」說著說著林書宇就笑出來了,當每個人都對你非常好的時候、當你進任何一家店都有人跑來跟你聊天、熱情招呼你的時候,「那反而讓人更孤獨」他說。

林書宇用溫柔的方式表現深刻的孤獨和失落,即便如此,他仍不時把溫暖放在那些故事當中,「不論是多殘忍的故事,我總是希望它裡面有溫暖。」他不斷提醒自己、也提醒片中的兩個角色,這個世界不只有我們自己,旁邊所有生命都還是在繼續前進,每個人的生活都持續的在過,如同女主角說的:「他們說做七是為死者祈福,但其實比較像是在提醒我們,他們走了,像是給了一個期限,要我們放手。」一百天之後,我們揮別,繼續自己的人生。

(圖/百日告別臉書)
100天之後,人生仍要繼續(圖/百日告別臉書)

妻子過世之後,做「百日」是林書宇的必須,做完以後他又可以繼續再拍片。在告別《百日》之後,林書宇透露,下一個作品或許是部輕鬆的愛情片,其實最近很紅的《我的少女時代》林書宇也去看了,「我還有去探班呢!陳玉珊是我的學姊」他開心的說。

經歷了失去、放逐、告別與放心,林書宇繼續之前中斷的電影生活,在交錯的日光與樹影之下,搖搖晃晃地重新回到生活的軌道上,繼續前進。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