耗時四天的燉牛肉、親手炒的紅豆沙⋯這桌款待過台北半數文藝人的家宴,詹宏志的「宣一宴」

2018年12月10日 16:36 風傳媒
「宣一宴」之名菜—青豆魚圓湯。(圖/澎湃新聞)

「宣一宴」之名菜—青豆魚圓湯。(圖/澎湃新聞)

「江南的名菜被帶到台灣,最後繞了一圈,我又將它們帶了回來,」詹宏志說。

11月25日,番禺路324號,上海老洋房鄰近草坪的客廳裡,一席特殊的晚宴正在進行中。

台灣作家詹宏志主持加做菜,來自滬港台三地的蔡康永,馬家輝,曹可凡,金宇澄,徐滬生,毛尖,莊祖宜,陳綿泰應邀前來,大家言笑晏晏,享受詹宏志已過世太太,《國宴與家宴》作者王宣一所親創的菜品,聽詹宏志先生講述著一道道菜餚背後的故事,並分享自己的美食記憶。

這便是由中信出版,大方攜手詹宏志聯合舉辦的「宣一宴——一席自台北回歸的海派家宴」。

「宣一宴」的來歷

詹宏志是作家,是編輯,也是電影人,他監製過《悲情城市》,《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曾任滾石唱片總經理,給羅大佑,伍佰等策劃唱片。他的太太王宣一出版過多部小說集,也數次摘下台灣的各類文學獎。

在台灣文藝界和商界,沒有吃過詹府家宴,宣一宴可能是人生的一大憾事。太太宣一還在世時,詹宏志與王宣一一年舉辦大大小小近百場家宴,蔡康永,李宗盛,楊德昌,侯孝賢,張北海,馬家輝,張大春,朱天心,唐諾,梁文道等都去吃過,可以說涵蓋了半個台北文藝界。2015年2月14日,王宣一在義大利的旅途猝逝。

30歲前沒燒過開水,40歲後才入廚房的詹宏志說:「在太太過世前,我沒有認真學習過她的菜系,岳母是杭州大家,做出來的杭州菜是《紅樓夢》的水準。我怕這些味道就這麼失傳了,所以很努力地想要找回太太和岳母擅長的手藝」「希望她的手藝和若干獨有的菜餚不會消失在世界上。」

為懷念愛妻,保留關於她的記憶,詹宏志在宣一過世後慢慢學會了她生前會做的好多拿手菜,並於2016年5月,2018年10月在台北亞都麗致大飯店天香樓復刻「宣一宴」,開放給公眾。2018年11月25日,詹宏志聯合大方(王宣一美食著作《國宴與家宴》簡體新版出版方)在上海刻復刻了「宣一宴 」——一席自台北回歸的海派家宴,將宣一的作品與記憶帶回大陸。

落葉歸根的宣一宴(圖/澎湃新聞)
落葉歸根的宣一宴(圖/澎湃新聞)

「宣一宴」回到上海

王宣一出身江浙世家,拿手的都是江浙菜,因此這是一席自台北回歸的海派家宴。宴席菜品由詹宏志親自選材,親手製作,再現了夫人王宣一聞名台灣文藝界的多道名菜,為了給朋友們奉上這桌佳餚,詹宏志專程到上海踏勘宴客的場地,食材,調料等種種細節,並再三斟酌菜單,希望透過菜餚反映妻子從繼承家傳手藝到博採眾長的成長歷程。

詹宏志和王宣一都秉承「認真待客」的哲學,「認真待客是要向賓客與朋友傳遞一個訊息,我真心真情,盡我所有與所能,希望你得到一個美好的對待,回家也津津樂道,不會輕易忘懷」。

「來到上海做菜是一個挑戰,食物和調料都有不同,有時候看上去一樣的食材,煮出來完全是兩個味道,」詹宏志說。

隨同詹宏志前來準備「上海宣一宴」的是台北天香樓行政主廚楊光宗,宣一生前是台北天香樓的美食顧問,常與楊光宗一起探討廚藝。宣一去世後,楊光宗和詹宏志學會了大部分宣一的拿手菜,尤其是紅燒牛肉,已掌握九分精髓。他和詹宏志在台北多次籌辦「宣一宴」,帶著宣一的好手藝成為「上海宣一宴」的幫廚;詹宏志還邀請了台灣fikafika咖啡創始人,2013年北歐咖啡烘焙大賽冠軍陳志煌前來,宣一生前最愛fikafika的咖啡,認識陳志煌之後便說要請他吃飯,「我原以為是一句客套話,沒想到她是真心。」可惜邀請未來得及實現宣一便去世,詹宏志記得此邀請,決定學會宣一的手藝完成這個邀約,這也成為了復刻「宣一宴」的起源;「上海宣一宴」菜單由《文匯報》編輯,滬上陸公子陸灝小楷手寫,所有細節無不傳遞出主人認真待客的心意。

蔡康永,馬家輝,莊祖宜為了這場特別的「上海宣一宴」,分別從台北,香港,成都專程來滬,在蔡康永看來,詹宏志和王宣一這對夫妻,是這樣的人之中的模範生。詹宏志這麼多年來所說所寫,總是令他興味盎然,心嚮往之,而王宣一溫暖熱鬧,舉重若輕。「他們都是很難得的人,難得的品質好的人。時間很快,王宣一過世一年了。宏志依據他們兩人在廚房中合作的回憶,把宣一喜歡做的菜,重新做了一桌出來請大家吃,親手炒紅豆沙,親手切油豆腐皮。」蔡康永在宣一還在世時就去吃過王宣一和詹宏志的家宴,「他們家吃飯很有意思。宣一和宏志一人上個菜,中西方的都有。這次滬上的美食家,滿腹經綸的作者,有趣的人都來了,又是一次令人愉快的體驗。」

馬家輝2016年至台北書展領獎時受邀到詹家吃飯,但「只吃到十分之一詹家宴」。馬家輝笑言,「詹家,王家那種張羅鋪排,重視流程次序的宴會,十足紅樓夢的大觀園;而我家的宴會,就是一場『青樓夢』。」馬家輝最愛牛肉,上次家宴未品嚐到這道耗時四天的著名「宣一牛肉」,此次在上海的宣一宴上終於達成所願。
曹可凡的文化訪談類節目「可凡傾聽」訪問過詹宏志,這次前來赴宴,不僅是為了品評美食,也深深為此次家宴裡面的情意所感動。

毛尖覺得,詹宏志不僅學會了宣一的菜,也把宣一「認真做飯,用心待客」的宴客精神傳承了下來,宣一雖然過世,但又好似一直在身邊,這可能是最好的懷念方式。

楊光宗與詹宏志(圖/澎湃新聞)
楊光宗與詹宏志(圖/澎湃新聞)

異地辦宴,極不容易。因為上海的食材特性與台灣不同,例如上海蔥的蔥白部分極少,牛肉燉軟的速度是台灣牛肉的三倍多,甚至連水質不同都成了問題,導致製作青豆魚圓的時候也造成了難題,不過詹先生與超級幫手楊光宗都一一克服了困難。「在上海辦宴,驚嚇多於驚喜。我覺得這次只發揮了自己平時五六成的功力」詹宏志談道。雖如此說,賓客一致認為已然非常驚艷,尤其對紅燒牛肉與青豆魚圓的印象最為深刻。

同品嚐了「上海宣一宴」的沉宏非如此評價:「60多年前東渡台灣的江南滋味,今日重返上海時,已經帶上了閩南,客家,日本,意大利甚至南美洲的風味,每一口,都是一種『兒童相見不相識』的美麗哀愁,熟悉的陌生和陌生的熟悉,這是一桌簡體字版的《國宴與家宴》。」

「我們本來把宣一的做菜本事視為理所當然,等到《國宴與家宴》出版後,我們才意會到這是一個文化傳承。她,王宣一,和她的母親許聞和,同屬於這個『認真請客』的傳統。」詹宏志說,「我復刻了宣一宴紀念她,因為這個,覺得什麼都沒有改變。」

文/徐明徽

原文、圖經授權轉載自澎湃新聞(原標題:詹宏志和他的“宣一宴”:認真做飯,用心待客

責任編輯/陳秉弘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