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老師、同學霸凌到跳樓輕生,卻大難不死…走過地獄之路,患有妥瑞症的他這樣談校園霸凌

2018年12月11日 17:03 風傳媒
「我遇到很多各式各樣的霸凌,數都數不清,每一種都令我難以忍受…」曾柏穎的「不一樣」,讓他成為老師、同學霸凌的對象。(公視影片截圖)

「我遇到很多各式各樣的霸凌,數都數不清,每一種都令我難以忍受…」曾柏穎的「不一樣」,讓他成為老師、同學霸凌的對象。(公視影片截圖)

一個好好的孩子,為何突然開始做奇怪的動作、發出異常的聲音?當時,曾柏穎的師長很不開心,認為這孩子「怎麼如此愛調皮搗蛋」?一段時間後,大人開始發現這孩子是真的不對勁,爸媽才意識到該帶他去看醫生,輾轉經過很多醫生的誤診、誤判,10歲的曾柏穎被診斷出這個結果:他罹患了「妥瑞症」。

一開始家人非常不能接受,認為一個好好的孩子,怎麼會「十歲才出問題」?如果有問題,難道不是一出生就該看出來?父母難以接受,才小五的曾柏穎更是因為這場病,使本來與他人無異的學校生活,轉瞬就成了難以忍受的地獄……

(圖/曾柏穎提供)
(公視影片截圖)

我遇到很多各式各樣的霸凌,數都數不清,每一種都令我難以忍受…」在當時的台灣,連醫生都不見得了解妥瑞症,更別說學校老師與同學。曾柏穎的「不一樣」,讓他很快成為老師、同學霸凌的對象。「同學每天都會想一種霸凌的方式,讓我流血、受傷…各式各樣的霸凌,實在難以一一細數。」甚至有同學當面嗆他「有病就了不起喔!」當時同學殘酷的霸凌行為,讓曾柏穎相當受傷,心裡充滿委屈與怨恨,去學校,成了一件極其痛苦的事

太想交到朋友,卻慘遭陷害,被打到「站都站不穩」

上學期間,難道沒有試著努力交朋友、讓同學接納他嗎?曾柏穎努力過。上國中時,曾柏穎很希望能夠交到新朋友,想不到竟有同學利用他孤單、急於交朋友的心,故意設計他

當時,同學要求曾柏穎,只要在小考前後左右交換改考卷時,幫她把考卷錯的部分打勾,就願意跟他當朋友。「明明就是她要我這樣做,我當然也有錯,但始作俑者是她!因為當時大家都排擠我,我太想交到朋友了…」後來,那位女同學跟老師告狀「曾柏穎幫我作弊,改考卷不誠實」!這一狀,讓曾柏穎被老師下令「90度鞠躬,向全班道歉10次」,道歉還不夠,老師還用竹鞭打了他25下,打到第10下時,竹鞭斷了,老師馬上叫同學去辦公室拿第二根竹鞭,再打了15下。

「那時候我的手已經腫得像麵糊一樣,再一次血就要噴出來的感覺。那時候我痛到一直哭、一直哭,哭到身體都癱軟,站都站不穩,現在想到還是好難過……」

(圖/曾柏穎提供)
(圖/曾柏穎提供)

老師看著站不穩的他,還嘲笑他像「拱橋」甚至譏諷他「你很行嘛!什麼事都幹得出來!」被人陷害,還遭受老師這種殘酷的體罰,卻沒有朋友能聽他訴說內心的委屈,曾柏穎只能把所有痛苦獨自吞下。

如此充滿惡意的環境,讓曾柏穎漸漸討厭上學。媽媽看見這樣的他,非常心疼,為了鼓勵他去學校,特地買了一件全新的襯衫讓他穿。想不到同學竟然在看到這件「新襯衫」後,故意折斷原子筆,把墨水撥在曾柏穎身上,蓄意要讓穿著這件「新衣服」的他,成為班上的笑話。就這樣,媽媽溫暖的心意,反倒成了曾柏穎心中最痛的回憶…

老師、同學惡魔般的行徑,讓他走向了絕路…

被同學陷害、被老師看不起的日子,讓曾柏穎萬念俱灰。終於在國三的某一天,他決定不忍了,從四樓一躍而下,打算結束這受盡屈辱的生命…

然而,也許是命不該絕,從四樓跳下去的曾柏穎竟然掉到了一台汽車的天窗上,活了下來。「大難不死」的他在床上躺了一年多,這段空閒的時間,讓被痛苦佔據所有思緒的曾柏穎開始思考生命的意義。當時的他問自己「為什麼是我活了下來?」幾經思考後,他對這次的「命大」有了一番正向的詮釋:「我覺得我活下來,或許老天爺有祂最好的安排,有祂覺得我活下來的意義吧!這真的是足以死掉的高度,但我卻沒有死掉!」

(圖/曾柏穎提供)
(圖/曾柏穎提供)

一開始活下來,他還有滿腔的憤恨,沒辦法決定自己的身體健康,連生命要結束都不能自己決定,覺得老天爺實在對他好不公平!然而,當他開始相信自己「有更重要的使命」,加上家人溫暖的支持,人生的路從此截然不同。

到了美國後,他意外發現:「冷漠」有時反而是妥瑞症最需要的

心境的轉變,讓曾柏穎用全新的態度面對人生。在讀完中山大學社會學碩士後,他前往美國進行妥瑞症研究,準備拿第二個碩士。被問到美國人對特殊的孩子是否比台灣人友善,曾柏穎的答案令人驚訝「我覺得美國人不能用友善來形容,如果要說,大概要用冷漠來形容!」相較於台灣人熱情、愛竊竊私語地議論別人的言行舉止,美國人就是一副「根本不鳥你」的模樣,這種冷漠,反而讓被議論慣了的曾柏穎感到放鬆多了。「妥瑞症的人如果沒受到那麼多關注,(症狀)反而不容易跑出來。

(圖/曾柏穎提供)
(圖/曾柏穎提供)

美國的老師、同學呢?曾柏穎一聽,立刻連連稱讚。在他目前就讀的公衛學院,院長不能容忍有人對特殊孩子有任何歧視,還跟他說「如果有被欺負的狀況,一定要立刻回報院辦公室!」這樣強調「尊重多元」的學習環境,讓曾柏穎備感窩心。回想台灣的情況,他也認為,其實升上大學後,同學之間已經不太會因為妥瑞症把他視為「怪胎」,而國小、國中這些同學卻因為「不了解」而如此惡劣地霸凌他,直到高中仍有部分同學這樣。因此治本之道,依然在「教育」,教導孩子尊重各種「跟自己不同」的同學,才能從根本杜絕霸凌

(圖/曾柏穎提供)
(圖/曾柏穎提供)

被霸凌過的他,最想對霸凌者說……

被問到如果有機會,有沒有話想對當年霸凌過他的同學說?性格積極、一心向著未來看的曾柏穎認為,他並不想再追究這些事,即使以前的同班同學向他道歉,說當年雖然不是主要的霸凌者,卻在一邊旁觀他被欺負,心中很愧疚,曾柏穎也只是豁達表示「當時只記得很痛苦,已經忘了這些同學有沒有伸出援手。」

現在的曾柏穎只想對曾經讓他如此痛苦的霸凌者說「總有一天,你們一定會知道妥瑞症是什麼。我曾經很恨你們沒錯,但我現在已經放下了這些恨,更想把這些恨變成愛的種子,想要做很多研究,對妥瑞症社群有更多貢獻!」而他也一直為了這個目標持續努力,希望能幫助更多妥瑞症患者在更健康的環境求學、工作、生活,更希望之後的妥瑞症孩子,不要再經歷他走過的那條血淚斑斑、充滿痛苦的路。

(圖/曾柏穎提供)
(圖/曾柏穎提供)

現在的曾柏穎,出書、上節目、到各處的學校去演講,還曾到馬來西亞、美國進行演講,聽者正向、溫暖的回饋,讓曾柏穎更加堅定這條「為妥瑞症社群做點事情」的路,更以當公衛領域的教授為目標!走過最艱難的路,曾柏穎強調:霸凌是無所不在沒錯,但我們可以努力,讓它越來越少,只要大家更懂得尊重、包容!

而現在的曾柏穎,正朝著這條「讓霸凌越來越少」的路,持續努力。

責任編輯/潘渝霈

 

自殺不能解決問題,勇敢求救並非弱者,生命一定可以找到出路。透過守門123步驟-1問2應3轉介,你我都可以成為自殺防治守門人。

※ 安心專線:0800-788-995(0800-請幫幫-救救我)

※ 張老師專線:1980

※ 生命線專線:1995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