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婦援會專欄】「只要能做自己,我就心滿意足!」納粹手下犧牲者-安妮的故事,能帶給我們什麼省思?

2018年12月20日 12:33 風傳媒
安妮寫道:「就算年紀還很小,也應該要讓年輕人說出自己的想法。」 我們必須要當未來世代的楷模,他們就是未來。(圖/維基百科)

安妮寫道:「就算年紀還很小,也應該要讓年輕人說出自己的想法。」 我們必須要當未來世代的楷模,他們就是未來。(圖/維基百科)

「只要能做自己,我就心滿意足。我知道我是一個女人,一個擁有內在力量與龐然勇氣的女人!」

1944年4月11日,十四歲的安妮・法蘭克寫下這段話,時值世上最殘酷的種族大屠殺時期。 安妮的日記被翻譯成七十多種語言,賣出了三千多萬本,這本日記既是密室躲藏歲月紀實,也是一位少女摸索認識自己的點滴回憶。

協助密室成員藏匿的蜜普・吉斯搶救出安妮的日記,安妮的父親奧圖・法蘭克戰後倖存,出版了這本日記,因此當數以百萬計的人們被消音的時候,安妮的心聲傳了出去。安妮是一位努力躲避迫害的少女,悲慘早逝。跟其他六百萬名的猶太人相同,安妮跟她多數的家人都因為身份不一樣,而死於德國納粹政權之手。邪惡害了他們,仇恨害了他們。

安妮‧法蘭克(圖/安妮‧法蘭克基金會授權|婦女救援基金會提供)
安妮‧法蘭克(圖/安妮‧法蘭克基金會授權|婦女救援基金會提供)

但即便如此,安妮的文字依然不斷傳遞希望,她的文字引起各個世代的共鳴,不論背景與文化,人們都受她感動。這些文字堅定了我們的決心,要教育未來的世代認識恐怖的過去,傳遞理想,追求不再恐懼的自由,不再困乏的自由,並挺身對抗不公不義。

安妮現今留給後世的深遠影響依然不容小覷

人們持續被安妮感動,很多時候,她都還是個普普通通的青少女,寫的都是尋常的青春心事,但她也相當了不起,不只是因為她在戰火暴力的陰影下寫下這些文字,更是因為在這位少女的身上,我們看到了反思的智慧與聰穎。她是一位內心堅忍勇敢的女子,她的文字持續啟發著世世代代,勉勵樂觀,振奮人心。

生活在歷史上最恐怖的年代,少女安妮的自我追尋觸動了每一個人,因為大多數年紀相仿的青少年都有一樣的心事,關乎不安、感情、孤立、恐懼、孤單。我們與她心有靈犀,因為在她的情緒裡看到自己,安妮在每個人的心裡,她的文字讓我們學到行動及語言是重要的,她的文字讓我們知道我們不能坐視週遭的殘酷與暴行,我們必須要高聲疾呼,拒絕錯誤重演!

安妮的書桌,對應著她曾經受難的奧斯維辛集中營2(圖/婦女救援基金會)
安妮的書桌,對應著她曾經受難的奧斯維辛集中營(圖/婦女救援基金會)

那些在大屠殺中喪生的人們,包括安妮,記得他們的故事,我們就必定能堅持下去,督促自己有所變革。安妮在日記裡寫道:「人格養成的最後關鍵就掌握在自己的手裡。」關鍵就在我們的手裡。歧視、不公不義與排除異己並沒有隨著二戰的終結以及集中營的解放而消失,反而延續至今。

年輕人很重要。安妮寫道:「就算年紀還很小,也應該要讓年輕人說出自己的想法。」年輕人的聲音很重要,下一代很重要。

我們必須要當未來世代的楷模,他們就是未來。

文/荷蘭安妮之家

本文為精簡版,作者為美國紐約安妮・法蘭克和解中心執行長麗莎・霍夫斯坦(Lisa Hoffstein  Executive Director, Anne Frank Center for Mutual Respect),原文首度刊載於《青春Vogue》雜誌社論「安妮・法蘭克的精神在當代依然重要,她就是為什麼年輕人的聲音很重要的明證。」

2018/12/20~2019/3/17贊助本文小巴咖啡或是莊園咖啡,送安妮特展門票:兩張

注意事項:

1.每月10、20、30寄送票券。

2.每會員限得一次,如您所留的會員資料不正確會無地址,造成無法配送,則您將喪失得獎資格。

責任編輯/林安儒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從台灣婦女救援協會到財團法人台北市婦女救援基金會,從以救援被迫從娼的婦女脫離控制,到關心「慰安婦」、提供婚暴婦女服務及救援人口買賣,婦女救援基金會見證了台灣社會的轉變,也實際參與了台灣婦女人權推動的過程,婦援會的組織變革幾乎就是一部台灣婦女權益的變遷歷史。婦女救援基金會基於尊重每個人的生命價值及追求社會正義,致力於關心受到性別暴力壓迫及被社會忽略的弱勢婦幼,以倡議推動社會改革,充權弱勢婦幼,以讓其得以自主與自立,提升社會的婦幼人權。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