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逃避壓力,韓國人竟開始流行「花錢去坐牢」!獄友揭社會高壓慘況:坐牢反而感覺自由…

2018年12月12日 16:06 風傳媒
對一些因工作壓力喘不過氣的韓國人來說,「蹲監獄」是一個另類而有效的減壓方式。比起監獄,外面的世界更可怕!(圖/路透社,愛范兒提供)

對一些因工作壓力喘不過氣的韓國人來說,「蹲監獄」是一個另類而有效的減壓方式。比起監獄,外面的世界更可怕!(圖/路透社,愛范兒提供)

28 歲的 Park Hye-ri 是一名專案經理,37 歲的 Jong Hyup-lee 是電腦程式員,而 57 歲的 Kang Suk-won 是一位汽車配件工程師。

三人素不相識,卻都選擇在週末將自己送進了「監獄」。

在韓國,這是一種慢慢流行起來的過週末方式。對一些因工作壓力喘不過氣的人們來說,「監獄」就是一個另類而有效的減壓中心。

這棟特別的「監獄」位於韓國首爾以東的江原道洪川縣,其實是一家監獄主題酒店,名為「Prison inside Me(我內心的監獄)」。

(圖/路透社,愛范兒提供)
(圖/路透社,愛范兒提供)

自 2013 年建成以來,這裡接納了超過 2000 人,有辦公室白領,全職主婦,或為學業煩惱的高中生。他們都從鬧市中風塵僕僕而來,希望能在這裡尋求寧靜。

「監獄」裡一共有 28 個牢房空間。只要支付90美元(約台幣277元),你就可以在接下來的 24 小時裡享用單人牢房。

領過深藍色「囚服」,交出手機和手錶。容身的牢房只有 6 平方米大,沒有任何娛樂設施,只有讓人清心寡欲的瑜伽墊、茶具、筆和日記本,以及一些盥洗設施。

(圖/路透社,愛范兒提供)
(圖/路透社,愛范兒提供)

隔絕了社交網路和外界紛擾,獄友之間也禁止說話,樸素至極的一日三餐是小米粥、蒸紅薯和香蕉奶昔,由工作人員從牢房門前的小洞默默遞進去。

接下來的 24 小時,是漫長而珍貴的獨處時刻。而它帶來的治癒感,竟比出遠門遊遍山水來得實在。

Kang Suk-won 每週在首爾的現代汽車廠工作近 70 個小時。他說,這個地方可以讓他集中注意力,擺脫狂躁的生活束縛,「我的思緒變得輕鬆多了。」

(圖/路透社,愛范兒提供)
(圖/路透社,愛范兒提供)

而作為家裡頂樑柱的 Jong Hyup-lee,對未來的焦慮與日俱增,他表示來這裡是「希望能擺脫腦海裡的擔憂,繼續過自己的生活。」

雖然工作忙碌得難以抽身,Park Hye-ri 還是約上好友一起到這裡來入住。她說,這座監獄給了她自由的感覺,能讓她停下來自我反省。

(圖/路透社,愛范兒提供)
▲ 今年 28 歲的 Park Hye-ri,是一個專案經理(圖/路透社,愛范兒提供)

據「減壓監獄」的聯合創始人 Noh Ji-Hyang 透露,創辦這個地方的靈感來自於她的丈夫。

丈夫 Kwon Yong-seok 是一名每週工作 100 小時的檢察官,時常身心疲憊。一次偶然,他提到希望在一個沒有香煙、碳酸飲料、複雜人際關係和業績壓力的地方待著,「哪怕是被監禁一個星期,都能讓腦子變得更清晰一些」。

在運營「減壓監獄」的過程中,Noh Ji-Hyang 時常目睹有人在牢房裡發呆放空,也有人在獨處中直面生活的狼狽和焦慮,低聲哭了起來。也有獄友告訴她,這裡才不是什麼監獄。

真正的監獄,是外面張牙舞爪的世界。

(圖/路透社,愛范兒提供)
(圖/路透社,愛范兒提供)

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一項調查顯示,2017 年韓國員工平均工作時間為 2027 小時。有專家認為,韓國高科技出口導向的經濟低迷,導致了競爭激烈的學習和工作環境,這些都會帶來高壓和高自殺率。

而韓國的自殺率,據世界衛生組織 2017 年的一份報告顯示,在全球排行第二。

但說到底,這個庇護所都只是暫時之地。當週末結束,「減壓監獄」就會煞有介事為出獄的朋友們頒發「假釋證明」。

(圖/路透社,愛范兒提供)
(圖/路透社,愛范兒提供)

取回手機走出「監獄」後,模糊生活和工作界限的即時通訊工具 Kakao Talk 又將響起,這些被壓垮過的成年人又要回到社會,重新做人。

「住在這裡的 24 或 48 小時,不足以改變一個人的生活。」曾經也身心疲憊的 Kwon Yong-seok 這麼說,「但這起碼是個開始。」

文/梁曉憧

本文、圖經授權轉載自愛范兒(原標題:為了逃避工作壓力,韓國人將自己送進「監獄」)
責任編輯/趙元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