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棒球,台灣也能是體操強國?他揭開訓練內幕,透露體操界絕對有機會出「台灣之光」!

2018年12月21日 15:31 風傳媒
中華隊的「翻滾吧!男孩」李智凱,在國際賽事屢次取得佳績。(陳明仁攝)

中華隊的「翻滾吧!男孩」李智凱,在國際賽事屢次取得佳績。(陳明仁攝)

「體操」一詞,一開始是指日治時期的體操課,也就是所謂的體育課,以健體強身為主要目的。後來又有競技、韻律,和有氧體操的引進,「體操」才成為這一類運動項目的總稱。台灣常見的體操運動有競技體操與韻律體操,競技體操為包含使用到鞍馬、吊環、高低槓…等器材的器械體操與地板體操,至於韻律體操以操縱球、棒、帶、圈…等器械為主,更側重於藝術性。

側重於藝術性的韻律體操(圖/Pixabay)
側重於藝術性的韻律體操(圖/Pixabay)

每當有大型賽事時,體操項目的轉播收視率都有一定的水準,顯示國人對於這項運動有一定程度的關注。可是台灣體操的人才卻依然匱乏,究其原因,其實不外乎這項運動入門門檻高、訓練過程艱辛、養成時間長,但是真能在體操運動上擁有成就的機會,卻是少之又少。即使在各級學校中,有許多優秀的體操校隊,民間裡,也有不少致力於體操教育以及推廣的個人與團體,台灣體操發展一路走來,跌跌撞撞。

這兩年,競技體操選手李智凱,拿下2017世界大學運動會、2018亞運會金牌,台灣體操的實力在國際舞台上受到肯定,社會大眾因著此興奮,關注體操運動的熱度也越來越高。除此之外,也因為文化、媒體的傳播,讓更多人認識到體操這項運動,如同導演林育賢的《翻滾吧!男孩》、《翻滾吧!阿信》與《翻滾吧!男人》,三部以體操為主題電影,將體操競技的熱血、體操訓練的艱辛,放到了螢幕上,送進大眾的眼裡。

但如同多數專業一般,體操還是有著許多神秘未知的部分,人們引頸卻不得其門而入,體操到底是個什麼樣的運動?

體操訓練的艱辛

現任林口夢飛體操館館長的毛鐘瑩,他或許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從小就進入體操界,整個人生就從此與體操結下了不解之緣。從小,毛鐘瑩就對讀書沒興趣,即將升上國中前,迎來了人生一個重要的轉捩點,他發現自己對於體育項目濃厚、無法自拔的熱情。

那個時候,他看著體育老師上課時的帥勁,心裏暗暗下了決定,他也要成為那個模樣。於是他苦苦央求母親讓他念體育班,最後母親熬不過他,他終於成功進入高雄五福國中體操隊。

但是此時,他的起步已經比其他從國小一、二年級就開始受訓的選手晚上許多。基本動作落差大是其一,別人早了五年開始練,要追上本就不容易;另一項困擾是體型大,導致教練輔助吃力,相對的指導動作的次數就會減少,這也是使他無法突破新動作最大的阻力。

但是這些障礙,毛鐘瑩用一而再、再而三的練習、調整自己的動作,每次訓練時間都越拉越長,一路堅持翻下去,逼著自己翻過聳立在面前的高牆。

高中畢業後,一直想從事教職的毛鐘瑩,台灣師範大學是他第一志願,但第一年運氣不佳,直到重考後,才真正的遂了心願,考上了其運動競技學系。

他認為,練體操的選手要了解「器材是死的,人是活的」,所有的失敗都需要不斷的調整與訓練。在體操隊裡,若你只是抱持著,「我只要練一定的次數就能進步」的心態,就會很難跟上腳步,畢竟體操教練們在挑選手上場時,能力不到,是無法上場的,所以選手們都得很積極地要求自己的訓練時間與次數,才能跟得上進度。

大學三年級後,毛鐘瑩協助了大學母校,訓練非體保組體操隊的訓練與比賽,又加入了校外競技啦啦隊。同時毛鐘瑩那個時候也是國家啦啦隊選手,他在國家啦啦隊待了十年,才退役轉為各級學校與國家隊的啦啦隊教練,專職訓練選手的基本體操。

毛鐘瑩曾為競技啦啦國家代表隊選手(圖/毛鐘瑩提供)
毛鐘瑩曾為競技啦啦國家代表隊選手。(圖/毛鐘瑩提供)

帶領國家啦啦隊多年後,毛鐘瑩發現到若台灣要繼續發展像是競技啦啦隊、或是蹦床體操等,體操分支運動的話,基礎體操的訓練需要進一步向下紮根。於是在2015年帶領中華隊奪得世錦賽冠軍後,毛鐘瑩認為,自己已完成一個階段性目標,是時候發展符合他理念的體操空間了。

曾任國家啦啦代表隊教練初賽至美國的毛鐘瑩(圖/毛鐘瑩提供)
曾任國家啦啦代表隊教練初賽至美國的毛鐘瑩。(圖/毛鐘瑩提供)

體操的推廣之路

一般人認為太危險,或是難度太高而難以親近的體操,毛鐘瑩就是要讓他們知道,這才是對孩子最好的運動之一。體操應用在發展中的孩子,稱之為發展體操,以年齡可區分為3~5歲的幼兒體操,以及5~12歲的兒童體操。這類體操並非以培養體操選手第一目的,是將協助孩童發展放在首位,除了可加強耐力、肌力、柔軟性、敏捷性、協調性以及身體控制能力以外,還有助改善孩子的視覺、聽覺、觸覺、前庭覺、本體覺等五種感覺統合能力。研究也指出,體操訓練能增強孩子的記憶力,並提升正向情緒。

體操教學(圖/毛鐘瑩提供)
體操教學(圖/毛鐘瑩提供)

「孩子練體操後的改變,家長一定看得到。」毛鐘瑩自己有一個剛上幼稚園的孩子,這可以說是他的切身經驗。剛開始練時,毛鐘瑩的孩子對於失敗動作很排斥,會生氣。但在毛鐘瑩的陪伴與開導下,孩子也瞭解這就是學習的過程,看著其他一起練習的小朋友,他也發現成功前一定會有很多次的失敗,所以毛鐘瑩的孩子慢慢地開始接受,也知道要多做幾次才會開始慢慢變好,現在若是失敗了,都能欣然接受,站起來再嘗試。「因為這就是練運動的過程,所以只要是會運動的小孩,都能體會從失敗中再站起來的感覺。」毛鐘瑩希望能從幼兒體操開始,除了培養更多小孩有更好的肢體發展,更能刺激孩子的EQ以及IQ成長。

林口夢飛幼兒發展體操館(圖/毛鐘瑩提供)
林口夢飛幼兒發展體操館(圖/毛鐘瑩提供)

至於練體操會有長不高的迷思,毛鐘瑩認為,體操項目本身就是個不利於身身材高大者的運動,通常教練在選才、育才時就會注意。國際奧會出版品也顯示,「現役選手」與「中途放棄者」之間,身高有明顯差異,由此可知,體操選手的矮小是人為汰選的結果,並非訓練所造成。

毛鐘瑩的下一步,就是建立一座綜合型的體操場館。除了像是常見的競技體操以及韻律體操外,體操所能發展的相關運動其實非常多元。已是奧運項目之一的,蹦床體操就是其中之一,其他還有像是競技啦啦隊以及跆拳道品勢…等,都是由體操為基礎,所發展出來的體育項目。藉由體操發展出不一樣的專項運動,讓一般對於體操有興趣的人,讓他們能夠參與跟突破,接受體操這個看似是競技項目,但其實可以是很普及化的項目。

林口夢飛體操館學員參加全國彈翻床錦標賽(圖/林口夢飛體操館粉絲專頁)
林口夢飛體操館學員參加全國彈翻床錦標賽(圖/林口夢飛體操館粉絲專頁)

台灣體操的發展

體操原本給人較難親近的印象,因為這項運動為了因應高強度的表演、競技,養成時間及耗費精力都較高,只要看過體操運動的,都知道這項運動的參與門檻相當高。

但隨著歐美國家體操教學系統的引進,大眾漸漸了解到,體操對於「感覺統合」有十分大的助益,這在幼兒童時期是非常重要的。藉由體操遊戲,就能非常有效的發揮這些功用,所以近幾年,也越來越多家長替孩子報名發展體操的課程。這對於台灣體操,是非常有助益的,越多的孩子能夠參與這項運動,就有越大的機會能發掘出下一位「台灣體操之光」。

體操協會所包辦之項目十分眾多,其他冷門項目拿到的資金相較有限,國家也缺乏長期培訓計畫,選手的國際參賽經驗和亮相機會少,自然也就無法穩定地拿到一定的成績,是一個惡性循環。所以在面對電視機,替台灣體操健兒加油的同時,也請多關注在這些亮眼成績的背後,需要國人對於這項運動,在台灣發展的支持與關注。

在李智凱一次又一次地翻出完美的湯瑪士迴旋時,台灣體操的發展來到了新的高峰。即將到來的東京奧運、競技體操項目上,眾人都期望,李智凱、或是如同他一般的新星,能再替台灣奪回金牌。

我國體操鞍馬好手李智凱,參與2018卡達多哈體操世錦賽鞍馬項目,以14.966分拿下銅牌,是我國史上在世錦賽的第2面。(美聯社)
我國體操鞍馬好手李智凱,參與2018卡達多哈體操世錦賽鞍馬項目,以14.966分拿下銅牌,是我國史上在世錦賽的第2面。(美聯社)

責任編輯/陳秉弘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