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照顧了他的一生,他卻為了情人而發狂⋯揚名世界的雕塑大師,星盤竟早已預言他受情慾所困

2018年12月22日 14:35 風傳媒
羅丹與他的情人卡蜜爾。(圖/城市美學新態度)

羅丹與他的情人卡蜜爾。(圖/城市美學新態度)

今年夏天去了一趟東京上野,造訪了日本國立西洋美術館。當時在穿過前庭時,遠遠看見了羅丹(Auguste Rodin)的雕塑名作「地獄門(The Gates of Hell)」,以及靜靜佇立在它前面良久的一對老夫妻。

「地獄門」這個作品是羅丹在1840年開始製作的。當初法國政府計畫興建一座美術館,於是委託他為此製作雕塑,沒想到後來美術館沒建成。但羅丹並沒有停下手來,而且這一做就一直做到他七十七歲去世,歷時三十七年,且從未宣告完成。我試想這三十七年裡,羅丹一邊雕塑著,一邊經歷著怎麼樣的人生?

羅丹作品:地獄門(The Gates of Hell)。(圖/城市美學新態度)
羅丹作品:地獄門(The Gates of Hell)。(圖/城市美學新態度)

關於羅丹,難免要提起他的女人。有一種說法:男人需要兩種女人——聖母與情人,前者提供穩定照顧,後者刺激慾望與想像。當然,理想伴侶是兩者合一⋯⋯我是說,理想上。熱情的羅丹生命中縱有許多女人來去,而其中最重要的兩位似乎正是各自扮演了這兩種典型,並且壁壘分明。

他那不離不棄相伴一生的糟糠之妻,讓羅丹的理性與道德隱隱纏繞著手腳。而另一位讓羅丹為之瘋狂,最終也因羅丹而發狂的卡蜜兒(Camille Claudel),本身亦是有著驚世才華的雕刻家,甚至在當時社會無法接受女性以赤裸情慾為主題創作而被視為異端,即便她何其傑出,她的出現讓羅丹的世界掀起激情的風暴,不論是在創作上或是情慾上。因此有許多評論認為羅丹是因卡蜜兒而深受啟發,是在與她融合之後才開啟了自身的宏偉之路,但卡蜜兒長年身為羅丹有實無名的情人,同時在藝術界也飽受有實無名之苦。

從最粗淺的角度來說,羅丹身為太陽星座天蠍座,不管是作品或情愛故事,都令人看見激情、恐懼、苦痛、深沈、秘密等等偏向天蠍座的特質。如果再更進一步觀察他星盤上以戀愛和創作為主題的第五宮,宮頭為雙子座,暗示著二元相對性質,而宮裡的月亮和火星與金星拉扯著,加上號稱業力之星土星的參與,暗示這樣的二元並不是一種輕鬆俐落的切割,反而一直折磨著、為難著自己與他人。他想要聖母與情人並存,現實中卻難以和諧統合。

羅丹有一件作品「思慮(Thought,1990)」,副標為「未完成的卡蜜兒肖像(Unfinished Portrait of Camille Claudel)」。這件雕塑像是一顆頭突兀地黏在一塊大石頭上,神情凝重,似是千頭萬緒但沈默不語。我看著看著,覺得那「未完成」或許是必須的,我們順著卡蜜兒的眼神凝視底下的一身粗糙笨重,似是羅丹無法對她精心雕琢的遺憾。

羅丹作品:思慮(Thought,1990)。(圖/城市美學新態度)
羅丹作品:思慮(Thought,1990)。(圖/城市美學新態度)

記得小時候是看不懂羅丹的。當第一次認識「沈思者(The Thinker)」時,只覺得好像有個人疲累地托腮坐著,天真地不知其何以不朽。隨著歲月推移,開始明白陽光之下總有烏黑的影子,人性中總有糾結的陰暗面;懂了真正的地獄不是具體可見的刀山油鍋,最大的牢籠其實是對自己的厭棄等等,漸漸地就懂了,漸漸明白為何在「地獄門」面前時,只能啞然地看著眼前湧出的罪惡悔恨與情慾瘋狂。也懂了人人心中都有一個沈思者,因為在有限的人生裡,總有未竟之事。

羅丹作品:沈思者(The Thinker)。(圖/城市美學新態度)
羅丹作品:沈思者(The Thinker)。(圖/城市美學新態度)
羅丹作品:加來義民。(圖/城市美學新態度)
羅丹作品:加來義民。(圖/城市美學新態度) 
羅丹作品:吻。(圖/城市美學新態度)
羅丹作品:吻。(圖/城市美學新態度)
巴黎羅丹美術館。(圖/城市美學新態度)
巴黎羅丹美術館。(圖/城市美學新態度)

文/七星談

原文、圖經授權轉載自城市美學新態度(原標題:神祕學觀藝術 羅丹的未竟之事)

責任編輯/陳秉弘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