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學生流血,我要跟你拚命!白色恐怖時期,看似打壓卻默默守護學生的熱血教官

2015年12月08日 17:18 風傳媒
洪三雄與陳玲玉在戒嚴時代勇敢爭取言論自由,之後也攜手走過一輩子(圖/圓神出版提供)

洪三雄與陳玲玉在戒嚴時代勇敢爭取言論自由,之後也攜手走過一輩子(圖/圓神出版提供)

「這款教官,欺人太甚,叫這些人去吃屎!」1972年8月,他因為爭取言論自由被以「攻擊校方」為由記一支大過,向來支持他參加學運的父親也對校方發出怒吼。但20年後他與教官重逢才知道,原來當年百般阻撓熱血青年的那個「黨棍」、「特務」,在暗地裡保護他們無數次,甚至得罪了情治單位,斷送自己的軍旅前程……

「政府在幹什麼?為何學生沒有言論自由?」小報惹毛蔣經國

每個人的年少時代,都有一個要反抗的教官。可能悄悄把頭髮留到肩膀下,偷偷談一場戀愛,而1970年代台灣學生的反叛是:我們要說話的權利!那時每篇登上校刊的文章都必須經由訓導處審查,前後擔任台大法學院學生代表會主席的洪三雄與陳玲玉,也因此屢出奇招來對抗審稿制度。

(圖/圓神出版提供)
這群1970年的台大學生,可以說是上個時代的林飛帆(圖/圓神出版提供)

洪三雄與陳玲玉的叛逆青春,稍有不慎就會付出生命代價,而默默保護他們的,竟是一直與他們作對,被他們稱為「黨棍」、「特務」的教官。1971年,當時蔣經國預備接掌總統大位,開始監控校園,出身台灣第一任飛彈營長的張德溥便來到台大成為總教官,掌管訓導處。看似笑容和藹的他,無數次否決洪三雄與陳玲玉欲刊登的校刊文章,雙方頻頻交手鬥智,關係亦敵亦友。

當時洪三雄好不容易爭取到「言論自由在台大」座談會,為了替活動造勢,洪三雄出招了。他在座談會前印了一萬份〈快報〉,題名「我們有說話的權利」,趁雙十國慶華僑歸國參訪台大校園時四處發放。當天晚上僑委會便拿著這份私印的快報,在國慶晚會質問官員:「政府在幹什麼?為何學生沒有言論自由?」

(圖/圓神出版提供)
國慶晚會時,華僑拿著洪三雄私印的快報質問政府官員,讓國民黨丟盡了顏面(圖/圓神出版提供)

此舉無疑是狠甩了政府一巴掌,甚至觸怒蔣經國,要以匪諜罪處置洪三雄。但當時洪三雄並不曉得事態嚴重,被張德溥訓斥時他還沾沾自喜,覺得革命成功。

畢業一個多月後,他與陳玲玉收到一份「攻擊校方」的記過通知書,一支大過讓他們日後求職不斷碰壁也無法出國深造,讓洪父氣得大罵:「這款教官,欺人太甚,叫這些人去吃屎!」他對張德溥教官的記憶,就剩下這些怒火與痛苦。

爭執最多的學生,也是這輩子最欣賞的學生…

幾經風雨,洪三雄與陳玲玉決定攜手走過一生,一個在銀行一個做律師,活用大學時動員學運的智慧與手腕,讓事業開花結果。那張記過通知書在回憶漸漸褪色時,陳玲玉卻從父親的友人那裡聽聞張德溥說「洪三雄與陳玲玉是他教過最優秀的學生」。帶著好奇心,兩人一起去探訪在美國養老的總教官,意外揭曉不為人知的往事。

(圖/圓神出版提供)
身為校園風雲人物的洪三雄與陳玲玉,雖與訓導長張德溥衝突頻繁,卻也是他最欣賞的學生(圖/圓神出版提供)

原來〈快報〉發行隔天下午,警總便要約談洪三雄,最嚴重可能會「被失蹤」。

原來當時蔣經國希望張德溥交出洪三雄,他卻拒絕了。

原來為了保護學生,張德溥被黨政高層視為「提油桶救火」的危險人物,失去蔣經國的信任也斷送了前程。

原來張德溥還私下探訪洪三雄在彰化的老家,發現他家裡經濟狀況並不好,也因此決心要保護這孩子……

「三雄,在學校你是跟我爭執最多的學生,但也是我這輩子最欣賞的學生。」時隔20年,白髮蒼蒼、已不復當年意氣風發的總教官,才對叛逆學生說出他的真心話。張德溥過世前,還特別叮囑兒子一定要找到洪三雄替他寫墓誌銘。

「終有一天,我要前往聖荷西的墓園,靜靜看、細細讀,碑上熟悉的生平略述。 躺在這裡的訓導長,他在我台大畢業後一個月,記我一支大過; 三十幾年後,卻在臨終指定我為他撰寫墓誌銘……」洪三雄口述,《也追憶似水年華》。

(圖/圓神出版提供)
張德溥(中)視洪三雄與陳玲玉(左)為最優秀的學生,過世前還叮囑兒子一定要請洪三雄為他寫墓誌銘(圖/圓神出版提供)

那一年,同學馬英九赤裸裸離開溫泉池的背影

當然也並不是所有學生都支持改變,例如知青黨部書記長馬鶴凌之子馬英九,就被夾在父親與同學之間。某日這群年輕人在北投溫泉痛罵國民黨的腐敗極權,建議馬英九應該支持改革,馬英九只能支支吾吾,讓洪三雄怒吼:「國家處境敗壞至此,你居然還死抱著『國民黨殭屍的大腿』不放!」

(圖/圓神出版提供)
在陳玲玉的絕妙交涉下,馬鶴凌同意舉辦「民主生活在台大」座談會。(圖/圓神出版提供)

不堪圍剿的馬英九離開了,洪三雄回憶起這段往事,再看看今日高呼「法治道德」、「大是大非」的馬總統,只能感嘆:「那天北投溫泉池畔那個默默轉身、赤裸裸的背影,離這塊土地越來越遠……」

當年一起泡溫泉的同學爬上了總統大位,洪三雄批判馬政府一點也不客氣。即使洪三雄畢業後遵守與岳父的約定不從政,當年在台大爭取言論自由那個熱血的靈魂,依然還在燃燒。

(圖/圓神出版提供)
洪三雄、馬英九與盧正邦合影。那個坐上總統大位的同學,離他們越來越遠(圖/圓神出版提供)

敬那些年的「傅斯年們」

「若有學生流血,我要跟你拚命!」傅斯年在四六事件前夕對警總司令彭孟緝這一席話,至今仍撼動人心,但在歷史上其實還有很多個「傅斯年」默默守護著學生。接任台大訓導長前,張德溥對蔣經國開出的條件便是:「我只有一個條件,如果各情治單位要搜查校園、查禁違法物品、約談學生等,事情必須經過我們的同意。」

台灣民主從黑夜走向天明,除了台面上學運份子的努力之外,那些隱身於台面下默默支持的師長,也點亮了一盞希望火光……

(圖/圓神出版提供)
畢業後的洪三雄與陳玲玉並未投入政治界,卻也在各自的領域綻放光芒、回饋社會(圖/圓神出版提供)

本文部份內容經授權取材自圓神出版《也追憶似水年華:永不中斷的追尋,從台大到台灣》,書中也記錄那些在民主黑夜永不放棄希望的熱血革命故事。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