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斷重複著:「只是喝一口巴拉刈而已」!醫生能做的只有看著他帶著意識慢慢死去

2015年12月14日 17:13 風傳媒

我小時候跟著爸媽住在台灣的醫院宿舍。或許是因為從小在醫院長大,成長過程中,我看到許多生老病死與悲歡離合。

老爸是個脾氣超好的醫師,無論何時都是笑嘻嘻的,就算偶爾在醫院碰到不順心的事,他也鮮少把負面情緒帶回家。某天晚上,他回到家顯得悶悶不樂,不管我怎麼逗他,他都笑不出來。老媽覺得有點奇怪,追問之下,他才緩緩說出在醫院發生的事情。

這則故事距今已經二十多年了,但如今我都還記得一清二楚。

* * *

那天下午,我爸一如既往在醫院值班,而急診室則是一反常態地空無一人。正當他閒得發慌時,帶有一點稚氣的大學生走了進來。

「你好。那個……我要掛號看急診。」

「看急診啊?你哪裡不舒服?」我爸從診間探出頭來詢問。

「喉嚨有點痛。」

「嘴巴張開讓我看看。」一看之下,這才發現整個口腔都潰爛了,食道也有嚴重灼傷,我爸直覺認定這是個不尋常的病例。「你到底喝了什麼?」

「我昨天晚上喝農藥自殺。」

「農藥?什麼農藥?你喝了多少?瓶子拿給我看!」我爸馬上變得緊張了起來。

「瓶子我沒帶來啦,但我就只有喝一口而已,而且馬上就吐出來了。」大學生伸伸舌頭一臉無辜,完全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

「你現在要馬上住院,還有,我要通知你的家人。」

「我才不要見他們呢!」

「不行,他們現在一定要來!瓶子也要想辦法給我找出來!」

等待家屬的同時,我爸為他照X光片、打點滴、抽血、驗尿,同時準備用活性碳洗胃,並且在心中暗暗祈禱不要用到它。

在急診室一看報告結果,完了,居然是巴拉刈,頓時心涼了一半。

我爸走進診間,雙眼直視大學生:「你要有心理準備。」

不久後,一群哭哭啼啼的家人走進急診室,其中一名婦人手上握著一小罐農藥瓶,農藥還剩蠻多的,看起來像是只喝了一口而已。

「嗚,你怎麼這麼憨。醫師啊,你一定要救救我兒子啊!」婦人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哭得肝腸寸斷。

「哼,都是你們的錯!再逼我啊!我死了大家就開心了吧!」大學生激動的說著,看起來霸氣十足。

「醫師,你一定要救救他啊!」

「好啊!現在你們滿意了吧?你們開心了吧!反正我死了對大家都好!」大學生越說越大聲,到後來居然還有點洋洋得意。

我爸則是一句話也說不出口。大學生只是鬧情緒自殺,事情過去了就沒事了,不過,大學生錯在不該喝下巴拉刈。在場的醫護人員都清楚明白,大學生只剩幾天的生命了。而我爸唯一能做的,就只有看著大學生帶著意識,慢慢地接近死亡。

大學生只有住院六天。

他前幾天意識清楚,也可以跟家屬對話。

不過第三天就開始喘了。

第四天肺部發現嚴重纖維化。

第六天病危,去了。

那短短六天,只記得大學生不斷重複著同一句話:「X的,我就只是喝了一口巴拉刈而已!」

是啊,就只是喝了一口巴拉刈而已。

當年我爸跟我說這故事的時候,表情凝重,跟他平常笑嘻嘻的模樣截然不同。

「聽好,有些錯你是絕對不能犯的。很多時候,人生沒有重來的機會,犯這種錯,就可能賠上你一輩子,還有你家人的一生。」

* * *

寫下這個故事前,其實我想了很多。

一般來說,自殺的人分成兩種:第一種是死志甚堅的人,他們通常會採取比較極端(不太可能被救回)的方式,像是臥軌、舉槍自盡等等,希望一了百了離開一切紛擾。第二種則是想自殺,但想法沒有那麼強烈,或是怕痛,或只是想引起他人注意的人,這種人通常會選擇燒炭、吞安眠藥等比較不激烈的方式,因為他們不想痛苦地死去。

你覺得,醫院比較有可能救回哪種類型的自殺者呢?

我寫這篇文章的目的是希望能順利救回後者,希望第二種類型的自殺者可以想清楚,最重要的是,不論如何都不要選擇服農藥自殺。

什麼是悲劇?

悲劇就是第二種人誤用了第一種尋死方法,在臨死前深深懊悔,但仍只能痛苦的離去。很多時候,後悔也來不及了……

巴拉刈是「1,1'-dimethyl-4,4'-bipyridinium dichloride」的中文普通名稱,英文普通名稱則是「paraquat」,一般看起來是藍綠色溶液,在台灣廣泛地被農民用來除草。它經人體快速吸收後,會對肺臟和腎臟產生重大傷害,巴拉刈會在肺臟產生毒性的活性氧自由基,造成肺部不可逆的嚴重傷害,大部分病人無法恢復,最後因呼吸衰竭而死。

來源:內科學誌 2013:24:48-63 巴拉刈中毒的治療新進展 http://www.tsim.org.tw/journal/jour24-1/06.PDF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城邦創意市集出版《Dr. 小百合,今天也要堅強啊!催淚、爆笑、溫馨、呆萌的醫院實習生活

 

加入Line好友
關鍵字: 自殺 農藥 巴拉刈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