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第一天卻還是很喪氣?這款「厭世日記簿」絕對適合您!猛戳痛處,看完卻莫名超療癒⋯

2019年01月01日 08:30 風傳媒

每個人頭頂都有一朵烏雲。

2018 年,「喪」是不可避免的關鍵詞之一,甚至「佛系」都是喪發展而來。

「喪」到極致,就「佛」了。

無所謂。

(圖/愛范兒提供)
(圖/愛范兒提供)

開心的事很具體,不開心的事反而找不到頭緒。

馬男波傑克,蛋黃哥,炒飯貓,用來反射「喪」這種情緒的人物越來越多。

勸別人的時候頭頭是道,感性說教,理性分析。

自己遇到同樣的問題還是搞得一團糟。

生活水平在提高,情感卻得不到滿足。

英國創意團隊 Asbury & Asbury 就為厭煩雞湯,又略帶喪氣的人做了一個日記本,可能會讓你覺得:嗯,生活的確挺糟糕的。

失望日記

這個日記本名字叫做「Perpetual Disappointments Diary」,譯為永恆失望日記,簡稱「失望日記」。

這名字就挺喪氣的。

(圖/愛范兒提供)
(圖/愛范兒提供)

日記本不專屬於某一年定制,所以無論什麼年份你都可以用它感受失望。

每個週一都有一張專屬貼紙,告訴你一個星期中最神(ㄈㄢˊ)聖(ㄖㄣˊ)的日子又降臨了。

藍色的週一,佈滿沮喪的氣息。

(圖/愛范兒提供)
(圖/愛范兒提供)

如果你期盼著至少某個節假日會在其中標註,讓你感受一點點放假的快樂,你錯了。

日記本只會告訴你,這一天,哪個名人去世了。

(圖/愛范兒提供)
(圖/愛范兒提供)

「失望日記」和普通的日記本一樣,也會在頁面上給你一些「人生格言」。

醍醐灌頂的那種。

如果一棵樹倒下了,卻沒有任何人注意到,這是不是讓你想起了你的生活?

(圖/愛范兒提供)
(圖/愛范兒提供)

團隊裡老沒你,失敗時老有你。

(圖/愛范兒提供)
(圖/愛范兒提供)

你盡可以在這裡寫下你不切實際的期望,比如一夜暴富。

(圖/愛范兒提供)
(圖/愛范兒提供)

作為一個日記本,「失望日記」還兼具了一些記事本和備忘錄的功能,不過呈現方式可能不在你的預期之內。

記下你永遠不會聯繫的朋友:

(圖/愛范兒提供)
(圖/愛范兒提供)

如果你連個不會聯繫的朋友也沒有,最新款可能挺適合你:

想像中的朋友(的聯繫方式):

(圖/愛范兒提供)
(圖/愛范兒提供)

為了讓這個本子更有用,「失望日記」集成了許多「實用」的功能。

你可以用它做一個 SWOT 量表分析,優點只有幾行,缺點卻填滿了剩下的整頁空白。

這樣有助於你看看自己的缺點到底比優點多多少。

(圖/愛范兒提供)
(圖/愛范兒提供)

裡面也會記載一些可能對你有幫助的句子,供你在國外時應急使用。

不同於一般筆記本「你好」、「謝謝」之類的常用句,「失望日記」裡的句子還真的是很實用。

(圖/愛范兒提供)
(圖/愛范兒提供)

一共五種語言:英語、法語、德語、西班牙語和中文,覆蓋了絕大多數旅遊城市,為你的出行保駕護航。 (微笑)

另外,在為銀行卡或者賬號設置密保問題時,當你不知道設置什麼,可以參照這裡。

只不過想一想答案就已經讓人很悲傷了。

(圖/愛范兒提供)
(圖/愛范兒提供)

「失望日記」2013 年一推出就大受歡迎,這完全出乎了 Asbury & Asbury 的意料。

訂單覆蓋了世界多個地區,看來需要傾訴的確是人類的共性,特別是在傾訴自己不怎麼愉快的經歷。

(圖/愛范兒提供)
(圖/愛范兒提供)

今年失望筆記更新後再次發行,腰封上寫著:More Disappointing Than Ever。

和你的生活一樣,新日記本看起來並沒有比以前好一點。

新增的「The Quantitied Loser」(數量輸家)板塊,可以記錄你每天的倒霉次數,例如體重增加數以及失眠了幾個夜晚等等。

(圖/愛范兒提供)
(圖/愛范兒提供)

隨處可見的拉丁語「Crappe diem」也在告訴你,「及時行樂」。

(圖/愛范兒提供)
(圖/愛范兒提供)

「失望」加量不加價,買的人依舊很多,

Asbury & Asbury

Asbury & Asbury 是作家 Nick Asbury 和他的妻子、設計師 Sue Asbury 成立的創意公司,生產有關創意的一切作品。

(圖/愛范兒提供)
(圖/愛范兒提供)

他一開始的確也只是想寫一些反雞湯的段子。

可到了 40 歲,或許是中年危機什麼的,他就想創造一本「失望日記」。

「讓你隨意卸下自己。」

(圖/愛范兒提供)
(圖/愛范兒提供)

失望日記中的文字主要來自 Nick ,他還能以任何東西為靈感創作詩歌。

譬如 Nick 就曾經以各個大公司官網上冠冕堂皇的公司概況和員工指南為素材,創造了以公司名為題目的詩歌集並結集出版。

(圖/愛范兒提供)
(圖/愛范兒提供)

這裡是畢馬威會計師事務所的「詩」,可以品品:

(圖/愛范兒提供)
(圖/愛范兒提供)

設計師 Sue 則負責公司的設計部分。

她曾經發現英國的 A 型公路編號剛好跟紙張大小重合。

(圖/愛范兒提供)
(圖/愛范兒提供)

於是她就以同樣編號的紙張為每一條公路製作了一個筆記本。

(圖/愛范兒提供)
(圖/愛范兒提供)

總之就是無憂無慮的創作者就對了。

生活是不是就是這麼糟

關於「失望日記」,Nick 還專門接受了紐約時報的採訪。

(圖/愛范兒提供)
(圖/愛范兒提供)

在社交媒體高度發展的現代,我們常常不得不受到「積極信息」的轟炸,很少有健康地方式來消除自己的負面情緒。

(圖/愛范兒提供)
(圖/愛范兒提供)

在社交媒體上看到別人精美的照片,一邊點讚一邊在心裡嘀咕:

天哪,是不是世界上除了我,別人都過得很開心。

這實際上導致了一種無形的焦慮。

(圖/愛范兒提供)
(圖/愛范兒提供)

而有一種傾訴的途徑或者自嘲,用幽默的方式來嘲笑生活的黑暗面,不失為一種減壓的好方法。

生活是不是就是這麼糟?是的,但也不會比這個日記本糟到哪裡去了。

(圖/愛范兒提供)
(圖/愛范兒提供)

在被問到是否有人收到日記本後要求退款時,Nick 說:他們的確給我寫來了不少信件,有的甚至說「我真是太失望了,這真是我今年收到過最糟糕的東西」。

但他們好像也挺喜歡這種失望,因為目前還沒有一個人要求過退款。

文/玩物君

本文、圖經授權轉載自愛范兒(原標題:抱著這個喪到極致的本子,我偷偷笑出聲來…)

責任編輯/趙元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