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更該去北海道!8個道央必遊冰雪景點,在寧靜中感受魔幻魅力

2016年01月03日 11:00 風傳媒
北海道的隆冬雪景,比夏季花海更讓人流連忘返。(圖/張維中攝影)

北海道的隆冬雪景,比夏季花海更讓人流連忘返。(圖/張維中攝影)

泡著湯,雪花就飛舞在上。山下夜景搭配天上星星,譜出一段光的協奏曲。雪山深處,一夜溫泉。想必也流轉了多少旅人,來來往往的山中傳奇。

夏季到訪過北海道的美瑛和富良野,留在印象中的是壯麗花海的避暑勝地,以及多到不行的觀光客。「多麼想看一看安安靜靜的道央哪!」這樣的情緒很久以前就在心底盤據。終於那一年,追著雪,來到了夜裡氣溫驟降至零下二十五度的旭川。沒有薰衣草沒有向日葵沒有旅行團,商店或許也冬季休業,但那又有什麼關係?陽光的北海道縱使令人振奮,可人煙稀少的冬雪風景,靜謐中更縮短了自己與這片土地的距離。

天冷,讓美食和溫泉都變得更無敵;天冷,讓身邊的旅伴一句簡單的問候,變成比平常溫暖幾倍的話語。大雪紛飛的隆冬,什麼都沒有的富良野和美瑛要去嗎?當然。旅行,有時候就是要反其道而行。

SPOT1 森之時計——沐浴在溫柔時光

向來喜歡有日本「國民劇作家」之稱的倉本聰所執筆的日劇。倉本聰的劇本總是非常細膩,步調雖然緩慢,但韻味十足。大部份的劇本都有出書,每每閱讀起他的原文劇本,總能感受到日文用語之美。

其中,由二宮和也主演的《溫柔時光》是以北海道富良野、美瑛為舞台背景的日劇。從頭到尾流淌著淡淡的憂傷。美麗的風景加上令人動容的情感羈絆,讓許多實際存在的拍攝場景,日後都成為日劇迷的旅遊勝地。

springsnow5.jpg
二宮和也主演日劇《溫柔時光》中,劇組特別搭建的森之時計咖啡館。

在富良野王子飯店腹地內的「森之時計」,當時是為了劇情而建造的咖啡館。小木屋的造型,在劇中隨著新綠盛夏和寒冬大雪季節,各有獨特表情。

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劇中前來喝咖啡的客人,坐在櫃台前,老闆便會遞上磨豆機,讓客人磨出屬於自我手感的咖啡。如今,來到「森之時計」依然在櫃檯席保留此一風格行事。

喝完了咖啡,從「森之時計」步行回飯店的森林沿路上,是一幢幢販售雜貨藝品的小木屋。最後不如進王子飯店裡泡個湯吧,暖熱了身子再上路。

springsnow7.jpg
來到森之時計咖啡館,老闆便會遞上磨豆機,讓客人自行研磨出充滿個人風味的咖啡粉。

劇中的另外一個場景,二宮和也工作的陶器製作工廠「皆空窯」則位於美瑛。工廠旁的商店販售著劇中二宮和也做給父親的陶杯,同時也開放報名陶藝教室,可以在該地親手捏製岀屬於自己的陶杯。

「在富良野的森林裡,有一種最容易哭泣的生物,叫人類。」我想起在《溫柔時光》劇中的這則文案。握著陶杯,啜飲咖啡,瞥見了雪花在窗外迴旋飛舞。故事裡每一滴感懷的淚,最終,都輕盈成隨風而逝的凝結。

SPOT2 拾來之家——國民日劇的拍攝實景

和《溫柔時光》、《風之花園》並稱為「富良野三部曲」的《來自北國》是從一九八一年到二〇〇二年陸續推出的系列劇集。講述也是以親情為基調的故事,除了動人的生活故事外,劇中覽盡北海道優美風光。

north1.jpg
1981年至2002年推出的日劇《來自北國》拾來之家外觀。

在距離富良野車站約半小時車程的麓鄉市街地,當初因拍攝戲劇而保留下來的場景,如今成為日劇迷朝聖之處。這一帶包括了以劇中人物五郎為雪子,以廢棄物品作為建材打造的「拾來之家」,還有同樣是拍攝場景的「麓鄉之森」與「五郎石之家」,都可以近距離進入參觀。

倉本聰的戲劇很重視舞台背景環境。總是一些很有個性且十分美麗的地方。人物與環境,有著強烈的互動性。喜歡從他的戲劇裡去認識日本,走出一條身在陌生的異鄉,卻又因故事而備感熟悉的場景巡禮。

SPOT3 夫婦食堂——地廣人稀的北國之味

在保留下來的《來自北國》場景對街,有一間名為「夫婦食堂」的小餐館,是一九六四年起就在此創業的知名店鋪。無論是來參觀拍攝地的遊客或當地居民,都曾經受到它的照顧。「夫婦食堂」的外觀看起來很普通,不過因此更流淌著在地生活的況味。招牌下掛的入口暖簾,寫著「手打蕎麥」幾個字,原來這間食堂主要是以手工蕎麥麵而自豪的。

couple2.jpg
食堂內牆上掛著當地風景照和當年劇組攝影時的側拍照。

使用富良野當地產的蕎麥粉,委託札幌的製粉業者完成加工。蕎麥麵製作比例是以八成的喬麥粉,加上兩成的麥粉,在石臼磨杵與手打之中,恰當融合。一邊手打之際,一邊再不斷加入細粉,最後打出有一定厚度的蕎麥麵。因此,第一次在「夫婦食堂」點蕎麥麵的人,可能會誤以為那是烏龍。畢竟,這裡的麵條比起一般印象中的蕎麥麵來得粗。但也因為如此,嚼勁的彈牙感也就更為深刻。

蕎麥麵一般來說有冷麵跟熱麵兩種吃法。在初春尚下著雪的北國,寒冷的氣溫裡,好不容易躲進了食堂,怎麼說還是想來碗熱呼呼的湯麵吧!於是,就點了幾道該店的特色招牌麵。首先是咖哩蕎麥麵,香濃的湯頭,讓浸在其中的蕎麥麵條也滲透著香醇咖哩香。咖哩麵之外,就是一般以蕎麥湯汁烹飪而出的蕎麥湯麵了。蕎麥的湯汁是使用柴魚(鰹魚)為基底,加入昆布熬煮而成,味道濃厚,帶著甜甜的香味。

couple3.jpg
夫婦食堂經典招牌菜之一「鹿肉蕎麥麵」。

特別的是,「夫婦食堂」裡的一項招牌菜是「鹿肉」系列。同行的工作夥伴就嘗試點了「鹿肉蕎麥麵」和「鹿肉漢堡肉蕎麥麵」。至於鹿肉好吃與否嘛,在我試吃以後,只能說見仁見智了。沒吃過的,不排斥的,或可一嚐。

SPOT4 大丸美瑛咖哩烏龍——當地新美食No.1主打星

在北海道豐饒的土地上,孕育出的美味食材,始終是吸引外地遊客遠道而來的一大誘因。只是無論魚肉蔬果如何的可口,有個很現實的問題,那就是冬天冷到零下十幾二十度的北海道,基本上整個季節的農作物都難以栽種收成。為此,如何在「農作物不足的情況下,維持不斷絕的美食魅力?」始終是北海道農家與商家,努力思考的課題。就在這股原動力下,許多不受寒冬阻撓的北海道「當地新美食」於焉誕生。例如,美瑛咖哩烏龍麵。

springsnow2.jpg
美瑛烏龍咖哩定食包含烏龍麵、咖哩、主菜、沙拉和美瑛產牛乳。

湯咖哩和札幌的聯結較為強烈,美瑛則另闢途徑,研發出美味的咖哩烏龍麵,成為當地主打星,標榜為當地新美食的第一號。這道烏龍麵是當地商家聯合起來開發的菜色,用固定食譜、制式的食材、配方和烹調方式所料理出來。目前在美瑛有六家左右的餐廳能夠吃到。雖然這些餐廳都依照既定的食譜做出咖哩烏龍,不過每一間店還是會因為廚師的手藝,在咖哩的香濃度、配料的口感和麵的彈性上略有不同。

最為推薦的是位於美瑛中町一丁目的「大丸」(だいまる)餐廳。「大丸」的店長是北海道出身的松田和文。原本在東京工作的他,三十三歲時卻決定辭掉工作,回到故鄉開店。他加入「美瑛町商工青年部」成為十五名會員的其中一人,在二〇〇五年發起「美瑛咖哩烏龍研究會」推廣美瑛原創的咖哩烏龍定食。

springsnow3.jpg
濃郁的湯咖哩醬汁,口感偏向日式甜咖哩,烏龍麵和咖哩醬分開擺放是最大特色。

「美瑛咖哩烏龍」有幾項必須遵守的規則,例如定價必須在日幣一千圓以內。定食內容需包含:烏龍麵、咖哩、主菜、沙拉和美瑛產牛乳。且烏龍麵、咖哩醬和主菜必須分開放。吃的時候,則是像吃沾麵一樣,將麵和主菜沾(放)進咖哩後食用。至於使用食材也是自產自銷。烏龍麵是使用美瑛當地的麵粉製作,豬肉(涮涮鍋用的薄片豬肉)、野菜等也是產自當地。

咖哩烏龍麵的口感非常濃厚香醇,屬於日式的甜咖哩口感。主食當中的野菜部分,最令我難忘。恐怕是我來日本這麼多年,第一次吃到如此香甜的南瓜、地瓜和馬鈴薯。真不愧北海道暱稱為「野菜王國」的美譽。咖哩烏龍麵另外也有焗烤麵的版本。將咖哩和食材一併放進起司中焗烤,對不想吃湯湯水水的人來說,是另外一種選擇。

SPOT5 Woody王國——雪國木屋生活的想像

旭川市郊的「Woody王國」是原本從事木工建設的久保木工株式會社,在自家工廠外的一片基地上所興建的「住宅展示場」。所謂的住宅展示,也就是樣品屋,讓有興趣蓋木造房子的民眾,可以實際看到屋型,甚至還可以先來體驗住宿。據老闆所說,未來也計劃開放成民宿。

初春的旭川仍飄著雪,幾棟木屋在雪花紛飛中,更顯有如夢境之中的童話之屋。整片基地上一共有十種房型的木屋,依照容納人數和設施,外觀和室內設計都有所不同。每棟住宿木屋內的設備都一應俱全。甚至其中還有一棟木屋,是規劃成三溫暖。

Woody2.jpg
雪地裡的小木屋,正準備興建成民宿。

一走進木屋裡,木材的香氣頓時襲來。用材質優良的木頭打造出來的木屋,取自於大自然,當然比起鋼筋水泥來說,和人的距離也就更靠近了。窗外的日光,投射在白晃晃的雪堆上,又反射進落地窗內的屋內,把整間木屋盈滿著朝氣感。

踩著階梯走上閣樓,想像著大雪紛飛,在這樣的小木屋裡生活的北國情調。不知怎麼,看著看著,心底就突然升起一股回到小時候的校外教學,和同儕們在夜裡睡通鋪的興奮之情。

因為專長善於木工,故在「Woody王國」也販售不少木工雕琢的用品。對於木工生活有興趣的朋友,或許在這裡能窺見幾分,日本木工職人的專精。

SPOT6 咖哩的富良野屋——湯咖哩,落入舌面的驚喜

二○○○年起,北海道政府以打造富良野・美瑛成全日本代表性的「咖哩街道」為目標,利用當地盛產的美味蔬菜與品質優良的肉品,推出一道道美味餐點。在這其中,有一間位於富良野車站不遠處的「咖哩的富良野屋」(カレーのふらのや)是以販售「湯咖哩」為主的咖啡館,開幕以來即成為當地的話題。

fuliang3.jpg
經過十二小時慢火熬煮而成的湯咖哩,帶骨雞腿肉入口即化美味無限。

「咖哩的富良野屋」是一間造型可愛的咖啡館,透天的屋頂讓冬日的陽光灑進室內,即使外頭是零下十度的氣溫,在室內彷彿也錯覺外頭的陽光如此溫暖。這裡提供的湯咖哩,添加進的香料嚴選自斯里蘭卡有機栽培的香料。將這些上等的食材,經過十二個小時的慢火熬煮而成的咖哩湯頭,口感醇厚,入口時感覺到一種溫柔的態度。湯咖哩內的雞肉,可選擇帶骨的雞腿肉或無骨肉。建議選擇帶骨的雞腿肉,感受一下燉得熟爛的雞肉,在齒間輕輕一推,就落入舌面的驚喜。

SPOT7 旭川動物園——運動不足,企鵝散步

來到旭川,當然不能錯過的就是知名的旭川動物園。如果旅程已經拉到札幌遊玩,那麼不妨搭個特急電車,大約一小時半即可抵達旭川。尤其是冬季時期的旭川動物園,靄靄白雪的壯麗景致,對生活在亞熱帶國家的人來說,絕對是一生難忘的景色之一。

zoo1.jpg
旭山動物園開園時間依季節而定,請以官方網站資訊為主。

每年十二月中旬到翌年三月中旬,冬季開園的旭川動物園之最大賣點,便是「企鵝散步」。原來野生的企鵝,是需要大量運動的動物(別瞧牠們那麼胖嘟嘟的,其實很好動,一點都不懶),因此關在動物園裡的牠們,常有運動不足的困擾。每到冬天,整座動物園都變成雪山時,就是他們的天下了。

時間一到,就看到一群企鵝,笨頭笨腦的現身。搖晃著看似笨重,其實靈活得很的身軀,從起點出發,不疾不徐地順著動物園裡的員工向前走。看企鵝的我們,就沿著牠們的散步路線站在一側。

散步的路線比想像中來得長,到了終點以後會再繞回來。整條路上都沒有用繩索圍住,不過企鵝們都好乖,非常聽話,不會亂跑。其中有隻小企鵝特別調皮,無論出發或回程,都一定要搶先走在前面當領隊。企鵝小志氣高,走著走著,還會忍不住貪玩地不走了,乾脆用整個身體在雪地上滑行,可愛到爆點。

zoo2.jpg
散步時間一到,企鵝們便搖頭晃腦地粉墨登場。

除了能夠站在一旁看企鵝散步,還可以跟著企鵝一起散步。說是企鵝運動不足,但搞不好反而是成天坐在辦公室的你才是呢。

最後要提醒,拍企鵝照時不能用閃光燈。當然,企鵝再怎麼可愛到有想衝上去擁抱的衝動,也必須自我克制。

北極熊輸陣不輸鵝

大雪紛飛的旭川動物園裡,符合季節感的動物除了企鵝以外,北極熊也很受到歡迎。大白熊雖然沒有企鵝陣仗那麼大,只有少少幾隻,但牠們可愛的程度一點也不輸給企鵝。特別是那張無辜的臉,慵懶的動作,以及毛茸茸的,好似很溫暖的身體。北極熊坐臥時感覺不到其大小,但忽然一站起來,比人還碩大得多的身軀就充滿震撼感了。

zoo3.jpg
旭山動物園裡的北極熊。

相較於企鵝的活蹦亂跳,北極熊的慵懶,雪地裡的長頸鹿則顯得淡定許多。雪地裡的長頸鹿,不曉得是否因為太冷而顯得動作遲緩?不過,牠們本來就是動作遲緩的動物,所以也分辨不出來。

空曠的雪地裡僅有兩隻長頸鹿,顯得有些寂寥。牠們伸長著脖子四處張望,好像在探索著春天的消息。別急別急,雪季快要結束了,春天還會遠嗎?一起加油,好嗎?

zoo4.jpg
佇立在雪堆中一動也不動的長頸鹿。

SPOT8 十勝岳溫泉——北海道海拔最高溫泉鄉

北海道中央。在上富良野町和美瑛町之間,幾乎可說是北海道中央部的位置,有一座標高兩千零七十七公尺的活火山,名為十勝岳。十勝岳是大雪山國立公園內十勝岳連峰的主峰,在春夏季節總有許多登山愛好者來訪,而進入秋冬之際,大雪紛飛,則變成滑雪勝地。這裡之所以聞名,除了得以從事季節性的活動之外,還因為溫泉而充滿魅力。這裡有兩座溫泉,一座名為白金溫泉;另一座是十勝岳溫泉。其中,十勝岳溫泉標高一千兩百九十公尺,堪稱是北海道海拔最高的溫泉鄉。

房間外夢幻的雪景

十勝岳溫泉雖然自古以來就存在著,不過開發得較晚。這一帶稱為溫泉鄉,但總共只有三間溫泉旅館。最早的一間在一九六三年起對外營運。當初要前往該旅館,並無車道,只存在登山道,是針對登山客留宿的旅店。到了一九六六年正式開通了聯絡道路以後,就能開車上山抵達。此後便吸引了非登山客的到來。

這次拜訪的是三間旅館之中的KAMIHORO莊(カミホロ莊)溫泉旅館。這間溫泉旅館的外觀看來雖然平凡,房間內部也是普通的榻榻米和式房,但卻是很值得一泊之處。讓旅館身價高漲的並不在於建築本身,而是緊鄰的壯闊美景。冬季時分,旅館以一片雪白作為靠山,走進房間裡,寒冬中泡一盅熱茶,眺望玻璃外靄靄白雪鋪蓋的森林,極度夢幻。

springsnow1.jpg
視野良好,一望無際的十勝岳。

滑雪人士愛好的溫泉地

秋冬來雪,夜裡溫度降到攝氏零下二十幾度也是常事。能夠在這樣的氣氛中留宿溫泉旅館,享受美食,邊泡湯邊欣賞雪景,任誰都會承認是人間樂事。

深冬時節,投宿的旅客中,有不少是滑雪人士。不只日本人,意外的是遠從歐洲來訪的旅人也不少。在露天風呂泡湯時,身旁有幾個來自瑞士的年輕人,隨意地聊了起來。好奇瑞士本身不就有許多滑雪勝地嗎?何以特地跑來這裡滑雪呢?男孩們回答,北海道的雪比較乾鬆,滑起來質感更好。最重要的是還有瑞士沒有的東西,那就是「無可替代的日本溫泉」。

在KAMIHORO莊的戶外溫泉池裡,泡著湯,雪花飛舞在上。溫泉裡的身體熱呼呼,雪花靜靜地飄到臉龐上。明明戶外很冷,卻感覺非常溫暖。清晨若是幸運,從溫泉池還能目睹到雲海從眼前擴散開來。雲海散去,視線穿過雪林,可以清楚地鳥瞰到富良野盆地;晚上天氣若好,山下夜景搭配天上星星,譜出一段光的協奏曲。

雪山深處,一夜溫泉。想必也流轉了多少旅人,來來往往的山中傳奇。

圖/張維中攝影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大雁出版《日本・愛的魔幻旅行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東吳大學英文系畢業。文化大學英國語文學系文學碩士。2008年赴日本早稻田大學別科進修,東京設計專門學校研修雜誌編輯平面設計畢業。現於日本任職訪日旅遊促進之媒體情報業。

擅長以細膩觀點,融合城市生活元素,鋪展時間流逝中的人際關係。旅居東京後,寫作擴展旅遊、美食和設計報導等題材,透過文字與影像,促進台日文化交流。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
您已閒置超過10分鐘了,看看最新的新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