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書:「醜比頭」和「福祿猴」到底哪裡不同?一位魯蛇文字工作者的反思

2016年01月29日 15:15 風傳媒

如果「福祿猴」由日本人設計,你還覺得醜嗎?昨天提出這問題後,竟得到無數寶貴批評,著實令露榭敝人我受寵若驚,尤其是這位同樣是25歲魯蛇的朋友:「25歲的魯蛇你好,我也是25歲的魯蛇,很認真把你這篇文看完了,希望你也能認真把我的回應看完……」

敢發表評論,原本就該洗好脖子做好被罵覺悟,並反思自身不足,因此在稍微了解醜比頭一些後,我想再探討這個議題:「醜比頭」和「福祿猴」的醜,到底哪裡不一樣?

kobi01.jpg
從極富巧思的中譯名「醜比頭」就知道,這傢伙從一開始就是要做醜的(圖/醜比頭的秘密花園輕食咖啡@facebook)

精心設計的醜,與想做漂亮卻變醜的醜

醜比頭(こびと)誕生自日本作家名畑俊孝之手,2006年出版《醜比頭圖鑑》後引發熱烈迴響,自此醜比頭便走入眾人的生活。

從極富巧思的中譯名「醜比頭」就知道,這傢伙從一開始就是要做醜的,也確實醜得精細,名畑創造了一系列的醜比頭,每隻都有不一樣的個性和出沒地點,而最為人熟悉的便是粉紅色的「屁桃」。

但福祿猴呢?影片一出來,台灣幾乎要被「醜死了!」的吶喊聲搖到地震,即便請義大利知名服裝設計師Sit Down Please出來點評幾句,恐怕也無力回天。作為堂堂天龍國燈節主燈,誰不想把這燈做漂亮,但很哀淒地,一日之內圖文創作者們大顯身手產出的諷刺漫畫,都遠比這猴子來得精美。

 

「我相信他們」

黃色書刊貼上了 2016年1月28日

設計粗糙的猴年主燈,要台灣人怎麼自豪?

昨日看到「福祿猴」遭受如此猛烈鞭打,敝人確實有些忿忿不平,想替這台灣猴子說幾句話,但仔細思考諸位網友對敝人投書拙作的回應後,也覺得頗有道理。台灣人並不是一看到台灣的東西就自卑,而是沒有用心去做的東西,你要台灣人怎麼自豪?這東西甚至是花納稅人的錢做的。

台灣擁有不少很有生命力、很美麗的東西,例如客家花布、電子花車、紅藍綠買菜提袋,而且經過藝術工作者的巧思後,它是可以很精緻的。例如台灣攝影家沈昭良的《Stage》系列作品,以本土康樂隊的移動式舞台車為拍攝對象,經過縝密曝光計算與構圖巧思呈現絕美畫面,任誰也無法批評這些照片「很俗」。

但如果是在古蹟紀州庵打上七彩燈光秀、秀出「幸福樂活在台北」字樣,你還會覺得美嗎?低俗與美的一線之隔,或許就在於你有沒有動腦,有沒有思考景物與環境的協調性。在沈昭良的作品裡,電子花車與背景完美融合,那就是台灣庶民文化的生命力。

如果連「窮極無聊」的東西都做不好,台北如何成為設計之都

以往柯文哲的文化素養不斷受到批評,「歷史就讓他過去」、「文化恐怖份子」、「窮極無聊的東西」發言都頗有爭議,那些言論支持者或許都還有辦法替他解釋,但當2016年這隻福祿猴和台灣人say hello,再愛柯P似乎都支持不下去了。

美醜是個人主觀,但一個東西有沒有用心去做,是很容易分辨出來的,醜比頭和福祿猴為什麼不能拿來比較的原因就在這裡。感謝各位朋友對上一篇投書的熱情批評指教,露榭正在深切反省,受教了。

*作者為文字遭受猛烈修理的文字工作者,25歲,正抱著醜比頭取暖的魯蛇。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