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賣希特勒遺物,道德嗎?人權組織創辦人:有些物品會讓人誤以為「希特勒也有善良一面」

2019年01月14日 10:27 風傳媒

綽號「死亡天使」的納粹集中營醫生 Josef Mengele,其日記以 30 萬美元成交;希特勒在柏林地堡使用的電話,拍賣成交價 24.3 萬美元;希特勒穿戴的 16 顆紅寶石納粹標誌戒指,售價逾 6.5 萬美元;感恩節前夕,一幅希特勒擁抱猶太裔德國女孩的宣傳照,以超過 1.1 萬美元拍賣成交……

德國納粹倒台逾 70 年,這段黑暗歷史仍是當今政治忌諱,但在拍賣市場上,希特勒和納粹政權的遺物全部有價有市。面對反猶太情緒高漲、極右抬頭,究竟買賣納粹藏品有何意味?背後買家是甚麼人?他們是緬懷納粹統治,抑或奮力挽救重要的歷史回憶?

稀奇古怪的納粹藏品

不論大型網上拍賣平台 Facebook 和 eBay,還是老牌拍賣行 Christie’s 和 Sotheby’s,一直以來都有政策嚴禁拍賣納粹藏品,但有個別拍賣行對此卻毫無忌諱,美國馬里蘭州拍賣行 Alexander Historical Auctions 是其中之一,早前就成功拍賣前述的宣傳照。

現年 60 歲的拍賣行創辦人 Basil “Bill” Panagopulos 形容,他在 2014 年拍賣了至今最駭人聽聞的納粹藏品 —— 1945 年 4 月30 日,希特勒相傳自殺身亡後,留在其梳化上血跡斑斑的布料,成交金額達 1.6 萬美元;Panagopulos 亦私人珍藏其中一塊,且未有公開展出。「很詭異,對不對?為何有人收藏這些東西?但那真的極為稀有!」

除此以外,其他拍賣過的「珍品」還有希特勒的醫療報告,當中提及他有胃氣脹問題,以及曾注射公牛睾丸精華刺激性慾的紀錄;納粹宣傳部長戈培爾(Joseph Goebbels)的信件、詩歌與學校論文;美國陸軍審訊人員的筆記,提及醫生為希特勒注射女性賀爾蒙的證詞。

出版古董與藏品價格指南逾 50 年的 Terry Kovel 坦言,對納粹藏品的市場需求正在擴大。「納粹歷史藏品的市場肯定增長中。很多人都害怕納粹被徹底遺忘,想展示這段歷史。同時有愈來愈多藏品即將面世,它們很多都是由士兵帶回家,隨著這些退伍老兵陸續辭世,他們的家人將其遺物賣掉。」

拍賣行 Alexander Historical Auctions 創辦人 Basil Panagopulos 展示最近成交的宣傳照,圖中希特拉擁抱一名猶太裔德國女孩。(圖片由*CUP提供)
拍賣行 Alexander Historical Auctions 創辦人 Basil Panagopulos 展示最近成交的宣傳照,圖中希特拉擁抱一名猶太裔德國女孩。(圖片由*CUP提供)

重啟潘朵拉的盒子?

雖然 Panagopulos 對拍賣行的納粹藏品相當自豪,但絕大多數買賣方都選擇保密;與此同時,很多猶太團體都公開反對這些交易

以色列猶太大屠殺紀念館(Yad Vashem)的檔案館總監 Haim Gertner 承認,個別希特勒個人物品確實值得保留,尤其當藏家相信,納粹和反猶太歷史教訓不應遺忘;但他反對以價高者得的原則拍賣這些藏品,「這是不對的,甚至有違道德」。

洛杉磯關注反猶主義的人權組織 Simon Wiesenthal Center 的創辦人兼猶太教拉比 Marvin Hier 同意,希特勒和納粹文件及藏品應當保留,特別是證明其惡貫滿盈的文字紀錄,但部分由德國走私出境的藏品,他相信只會為希特勒增添神秘色彩,變相鼓吹反猶太主義。他以希特勒擁抱猶太女孩的納粹宣傳照為例,人們看到可能會以為「可能希特勒都有善良一面」

對於這些批評,Panagopulos 認為,納粹藏品的市場價值日益高漲,背後推手其實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的電影和紀錄片;再者,通常出手闊綽的買家都是猶太裔人士,絕非反猶太主義者。

德國慕尼黑拍賣行曾經拍賣的納粹兒童書籍及紙牌遊戲。(圖片由*CUP提供)
德國慕尼黑拍賣行曾經拍賣的納粹兒童書籍及紙牌遊戲。(圖片由*CUP提供)

74 歲的退休猶太裔臨床心理學家 Michael Bulmash 是其中之一,他在過去 20 年間,購入多件猶太大屠殺的相關藏品,其中為數不少是從 Panagopulos 拍賣行購入,他把所有藏品捐贈予母校凱尼恩學院(Kenyon College),於校內大屠殺紀念館 Bulmash Family Holocaust Collection 展出,包括反猶出版商 Julius Streicher 出版過的兒童書籍,期望警惕後輩正視歷史。

68 歲退休猶太裔驗光師 Howard Cohen 是 Panagopulos 的另一位熟客,在家中收藏大量「反猶太」的納粹藏品,包括親納粹德國報章 Der Stürmer 出產的煙灰缸,表面印有醜化的猶太人漫畫,成交價約 2,000 美元。他坦言,妻兒都不理解又不肯定他的行為,他只好把藏品埋藏於抽屜或盒子裡,沒有公開展出。

Panagopulos 強調,所有顧客都認真看待歷史,絕無白人優越主義者或者擁護新納粹的光頭黨。「光頭黨根本沒有這樣的財力,即使是擁有,他們都沒有這種歷史鑒賞能力。我並非那些愚昧而嗜血的新納粹主義者,我的妻子是猶太裔的,她的母親屬於猶太教正統派,父親是猶太人。我父親在希臘的家鄉,第二次大戰期間曾遭德軍洗劫。」

文/ BRIAN LIU
本圖/文經授權轉載自*CUP(原標題:拍賣希特拉遺物,是珍視歷史還是留戀納粹主義?)
責任編輯/林安儒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CUP為你在世界資訊的海洋中,Buffet 精選 ,以營養為本、學養為懷,編彙精獻對你最醒腦有用的消息,以世界宏觀香港,從異域驗證本土,自外觀剖析內在,從真相尋求善美,與各位一起擁有世界、攬賞古今,了解人生。

每天精選十條豐厚新聞,在這個紛亂的世界,大漩渦的周邊,與你淸醒同行。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