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譯哥駐美被狂酸,譯者揭口譯人才養成背後血淚,原來他如果不當外交人員能賺這麼多

2019年01月16日 12:38 風傳媒
要將一種語言學到一流,其花費的時間、金錢實在是需費過鉅,這時專業的「翻譯人員」就顯得重要了。(資料照,翻攝「Vincent Chao」趙怡翔臉書)

要將一種語言學到一流,其花費的時間、金錢實在是需費過鉅,這時專業的「翻譯人員」就顯得重要了。(資料照,翻攝「Vincent Chao」趙怡翔臉書)

近日,外交部派有「口譯哥」之稱的趙怡翔赴美擔任政治組組長,引發極大爭議。外界除了質疑趙怡翔的外交資歷,還有人認為他領太多錢,對此,趙怡翔在臉書表示,自己扣除美國生活衍伸出的各種額外開銷後,實際拿到手可用的約15萬台幣。15萬台幣多嗎?以台灣平均薪資來看是不少,但若以趙怡翔這樣有「口譯」能力的人而言,真的算多嗎?若趙怡翔不擔任外交工作而去從事專職口譯工作,是否能賺到那麼多錢?

台灣人對於譯者的培育過程、薪資結構普遍不了解,因此覺得15萬「看起來很多」,但任何專業能力的培養都不簡單,想知道一份薪資合不合理,不能只看帳面上的數字。今天我們就來談談,若想成為一位武藝高強的譯者,背後要付出多少的努力呢?

2016年2月13日_直照,「口譯哥」趙怡翔。(資料照,翻攝「Vincent Chao」趙怡翔臉書)
駐美代表處政治組長趙怡翔。(資料照,翻攝「Vincent Chao」趙怡翔臉書)

外文系畢業就能當翻譯嗎?

台灣第一所培育專業翻譯人才的教育機構,得先從輔仁大學說起。1988年,私立輔仁大學率先設立翻譯研究所(現已改名為跨文化研究所),成為台灣第一所與翻譯相關的科系,而公立學校的第一間則是成立於1996年的台灣師範大學翻譯研究所。

在這之後翻譯系所有如雨後春筍般紛紛設立。根據資料顯示,截至2014年,國內已有10所學校提供翻譯課程的相關訓練,例如除了輔大、師大外,還有台大、長榮、文藻等。不論其成立先後順序,各翻譯學校的目標大致相同,皆以「培養專業翻譯人才」為主要宗旨

也許有些人會有這樣的疑問:「是不是只要外文系、應用外語系畢業,就能當翻譯人員?」答案其實不然。畢業自文藻外語大學二技部,且從事翻譯工作多年的譯者 – 蘇凌表示,培訓專業口筆譯人才目前仍以各大學翻譯系或研究所為主。因為外文系主要偏向文學相關的研究,翻譯系則偏向實用取向,外文系跟翻譯系兩者仍有落差。

翻譯人員的培養〉充滿血淚的訓練過程

以自身的經歷為例,蘇凌表示,翻譯系課程主要分成3種,分別是:視譯、筆譯與口譯。視譯就是,老師給你一段文字,你要能馬上翻譯出來,這是3種裡面最基本的課程。

筆譯就比較複雜了,老師會先準備一篇文章,讓你回去翻成中文或英文,人數也有分個人與小組作業。不論是哪種,翻完後老師都會抽人上台報告,同時將你翻譯完的文章投影到講台上讓全班「欣賞」,整個過程有點像「批鬥大會」,因為老師接著會隨機點同學評論,評論絕對不是說好或不好這麼簡單而已,你必須明確點出同學這份作業的缺點與優點

雖然有點殘忍,但卻是必要,因為翻譯是沒有標準答案的,如果能從不同的觀點來互相考察的話,在未來從事翻譯工作時,將能翻得更到位、更精準。

最後一個口譯,也是蘇凌覺得訓練過程最「變態」的,她說:「每堂課的最一開始,老師都會先叫一位A同學用中文自我介紹,然後再點另一位B同學,請他馬上用英文來翻譯剛剛A同學說了什麼,然後再請B用中文自我介紹,一直輪流下去。」

這樣的口譯方式類似於「逐步口譯」,也就是由說話者講到一個段落後,停下來讓譯者進行翻譯,以此方式交替進行。這過程中譯者偶爾必須勤寫筆記,特別是在說話者講到數字或專有名詞時。蘇凌透露,她作筆記的技巧就是:「畫圖」。例如,當講者說到全球化、全世界等等的議題時,就會畫「一個圈圈然後貫穿」,以此代表全球;說到農業之類的,就會畫「耙子」;能源之類的則會畫「閃電」。

除了逐步口譯外,還有一種更燒腦袋的,叫做:「同步翻譯」。什麼是「同步翻譯」?如果有看過電影《追殺比爾》的人,一定會對於劇裡的某個橋段印象深刻,也就是黑道大姐大 – 石井御蓮,在宴會上砍完人頭後改用英文說話時,在她身旁的跟班 – 蘇菲,幾乎是邊聽石井御蓮講的英文,邊馬上翻譯成日文說出。像這樣譯者幾乎與講者同時說話的口語翻譯,就被稱為「同步翻譯」。

蘇凌表示:「同步口譯很燒腦。」所以通常一場幾個小時的會議下來,一般都會有搭檔互相搭配,同時也會在特殊的口譯室內翻譯。流程大概是,A全神貫注地邊聽邊翻譯,而B也沒閒著,必須作筆記、查單字,同時在你搭檔快要不行的時候趕快補上。最後,蘇凌提醒,如果想做同步翻譯的人,一定要準備巧克力補充熱量,因為同步翻譯太累了

當翻譯人員好賺嗎?

當翻譯人員好賺嗎?這個問題也許能從某篇期刊論文來推敲一二,根據2000年由輔大楊承淑教授提出的「論口譯的價值與價格」,裡面表示:

口譯 行情(製表/陳毅龍)
(製表/陳毅龍)

這是2000年的翻譯價碼,如今已2019年了,裡面的資訊可能已經過時,然而2000年時,台灣基本工資為每月新臺幣15840元,如今的基本工資已調漲至每月23100元,口譯人員的合理價碼應不至於比當年更少。根據公平交易翻譯所內的「翻譯費用參考指南」指出,「口譯計價通常則以半天(3小時)計費(如:半天 10,000 元),若是工作時間跨時段或是客戶希望能夠以時薪計費,則可能會以單價較高的超時費用(如:每半小時 2,000 元)來計價。」蘇凌也補充,其實價錢通常也會以語種來區分,越稀有的語言會越貴,而資歷自然也是考量的因素,初心者與老手自然會有不同,整體看下來,口譯本來就是價值很高的工作。

趙怡翔的專業能力培養過程,我們並不清楚,雖然他自己也表明未受過專業口譯訓練,但能夠在國際記者會上擔任同步口譯,恐怕也是在其他地方下過苦功的。而以譯者的價碼(工作一天超過萬元 )來看,趙怡翔若改做專職口譯的工作,要有15萬的收入並不困難。駐美代表處政治組長的職位,當然與專職譯者大不相同,他的外交資歷也非不能檢視。但任何一個專業的養成都不容易,在我們質疑某個人「拿太多」之前,不妨先看看各個領域人才的培養多不容易,而不是只憑著直覺,就開始酸言酸語。

責任編輯/林安儒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