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書:腐女到底是什麼?BL,讓女孩享受把男人壓在下方、翻轉父權的快感!

2016年02月26日 13:42 風傳媒

於BBC中文網看到此新聞:「中國走紅同性戀題材網路劇被迫下架」。點進去閱讀記者之報導,卻發現文中通篇沒有提到「BL」或「腐女子」等字樣,著實讓我感到頗為訝異。理由無它,事實上將《上癮》此部片捧紅,隱藏幕後的重要推手便是這群熱愛BL的腐女子們。

何謂BL?何謂腐女子?又女性為何會喜歡上BL?

BL為Boy’s  Love的簡稱,在日本又稱為「Yaoi」,中文又有「耽美」此一稱呼,指的是「一個由女性創作、女性消費的文本,並從女性的觀點來描繪男性之間「同性愛」的文本。」此類文本的源頭來自日本,數十年來隨著日本動漫文化而擴散自東亞和歐美各國。而腐女子(ふじょし)一詞指的便是這群熱愛BL的女性。那麼問題來了,為何女性會熱衷創作、閱讀這類描繪男性之間相戀的文本?理由便出在父權體制(Patriarchy)與異性戀霸權(Heterosexual hegemony)這兩者身上。誠如三浦紫苑於《腐興趣不只是興趣》一書的提問:

明明是可以用「男女」來替代的故事,卻大費周章地在「男性世界」裡重現,這樣到底有什麼意義?要知道,是作家和讀者想追求有別於男女的「某物」,才讓Boy’s  Love走到現在的繁榮和深度。

簡單來說,腐女子們藉由BL-描繪男性之間的同性愛文本-來屏除父權體制下對「男高女低」的性別規範,除了排除女性在文本中出場外,當這文本建立在女性中心、從女性觀點來創作且文本中的主角都是「男性(同性別)」時,父權體制裡「男女二元位階關係」的「男性支配、認同男性以及男性中心」的影響就被削弱,從而開創了一個專屬女性的天地。BL除了因為都是「男性」而免除了異性戀文本「男高女低」的性別框架外,它更藉由「同性愛」的故事主軸來反諷愛情文本裡的異性戀中心思維。在破除強制異性戀的故事腳本同時,也讓「愛」有了不一樣面貌,藉由中挑戰社會裡的「同性愛戀的禁忌」從而彰顯愛不分性別這核心價值:真正的愛是能跨越性別障礙和社會觀感的。

yaoi.jpg
腐腐得正,男人的友情就是姦情!(圖/奇異果文創事業有限公司所提供)

此外,腐女子們更藉由BL來倒轉社會上無所不在的男性凝視(male gaze),排除女性出場除了避免女性再次成為「被男性所觀看的性客體」外,BL中大量充斥的男性之間性行為的描繪,更成為女性情慾自學方案的重要管道及資源。而將男性放在「受」的位置,除了讓女性擺脫父權下對女性情慾的監控與管束外,更讓腐女獲得一種「壓倒男性的快感」:

N:我在看《女朋友男朋友》有一幕是張孝全在車陣中,停車場,他在跟釣到的人眉來眼去玩捉迷藏,最後兩個碰在一起後,他就抓了對方的手…舔,那一幕我就覺得要是我男的我就趕快撲上去!那一瞬間我的心情好像轉換成…好想把他壓倒,我想我會喜歡看BL的原因,一個就是把我心中比較男性向的部份可投射。

我:怎麼說會是男性向的投射?

N:就像剛才我講看到張孝全會想要壓倒他,那是我心中我覺得比較不像女生的一個部分,比較像男生的部份,看BL可以滿足這個部分。不是單只因為是女生就是要被滿足、或被壓倒,而是比較有攻勢這樣子。

BL提供給女性一個不同的觀看視角,縱使在父權下女性沒有生理陰莖所給予的「陽具特權」,但卻可以藉由BL來享受將男性「壓在下方」的快感。從這角度來看,BL賦予女性讀者一個「女性專屬的陽具」(腐女圈稱為「幻肢」),讓「女人幹男人」這句話得以成立,這種將男性放在「受」的「性客體」位置,倒轉了異性戀性論述下「男性是獵人,女性是獵物」的潛規則,另一方面,BL文本也創造一個專屬女性的情慾符碼和語言,讓女性得以擺脫用「男性中心的性語言」來表達自身「情慾」的困境:用壓迫者的語言訴說自己慾望的兩難處境。

腐女的入櫃與出櫃停看聽

我也想過要把這興趣隱藏起來,要知道人生總不可能都是快樂的。隱藏久了,就會覺得很累。這跟社會上的禁忌還是有關,怕不被認同,畢竟是從網路上學到的,妳並不知道身邊的人對妳喜歡這種漫畫抱有什麼感覺,是敵意還是什麼的。……本身確實知道外面有同好,但是她們都在海外,怎麼來救我?感覺有點像日本超能力漫畫中能夠跟星星溝通的女主角吧,知道自己有秘密,可是又不能說出來,但是這樣狀況久了就會累,而且長大後,瞭解世界是很遼闊的,知道這麼一點事情是不會改變世界的。(雅典娜)

如果說BL有「挑戰社會上同性相戀禁忌」的意涵,那麼跨越這道禁忌之牆的同時,許多腐女會遭受或意識到外界社會的異樣眼光和不友善的對待也就不讓人訝異了。舉凡口語上的攻擊、性取向上的懷疑和揣測、收藏的BL作品被丟掉、BL文本所面臨的雙重審查標準等等,都和異性戀霸權與恐同症脫不了關係。在這樣的環境下,許多腐女子都知曉這樣的「特殊興趣」是必須低調和隱藏起來不被外人知曉,這樣氛圍除了形塑出腐女圈特有且嚴格的「自主規制」文化外,也建立出一套仿若同志的「出櫃停看聽策略」。許多腐女們藉由日常生活觀察環境或他人對同性戀議題有善與否,來作為其「出櫃」腐女身分的線索外,更從「腐圈」的關鍵字、旁敲側擊的方式以及「腐女雷達」來在茫茫人海中尋找同好。

addic.jpg
腐女子們藉由BL,來倒轉社會上無所不在的「男性凝視」(圖/取自上癮 網絡劇 Addicted Webseries Heroin@facebook)

如同「受迫之所在,力量之所在」這句話所昭示的,當社會對同志的汙名和歧視順著BL文本蔓延而上時,許多腐女子在遭遇到攻擊和不友善對待的同時,除了意識到有問題的是社會外,也學習到抗拒這類恐同言論的說法,而她們更從這類經驗中「感同身受」同志族群在社會上所遭遇的困境及歧視,縱使她們本身並非同志身分,然而這些切身經驗卻讓她們得以成為勇於為同志發聲的「直同志」。

BL接觸久了,現在我的觀念是一個人可能愛上女生或愛上男生是沒有特別限定,可是他因為一生下來就被大家、家長去限定男生一定得愛女生,女生一定得愛男生,所以變成說他們可能觀念裡面已經先有這樣的念頭存在了,可是男生愛男生或男生愛女生其實都沒有錯啊!(雞蛋)

以「愛」之名─腐女子與BL的柔性革命力量

前陣子我去台北參加一場腐女藝術家的座談會,會後與一位漫畫家(也是腐女)聊天,她那時說了一句許多腐女都曾提過的話;她說:「其實每個女生或多或少都有腐女的傾向。」當然,這句話可以從很多層面來解讀,就我作為一個男同志/腐女/研究者的位置來看,這句話指的是:在父權及強制異性戀的社會體制下,BL以及腐女子的出現乃是女性反抗前述兩者的一種必然。或著套用電影《侏儸紀公園》的一句經典台詞:「生命會自己找到出路。」

BL的出現便是女性對抗兩者時所找到的出口:一個新興、還未被主流大眾給認真看待,卻有別於過往性別運動的特殊路徑。表面上看來BL只是女性妄想或幻想中的男男同性愛文本,但包裹在裡頭的,其實是女性對既有性別體制的不滿及反叛。在BL這空間中,女性藉由排女主義將女性角色(包含自身)─一個在父權下不斷被男性觀看、慾望、貶抑的對象─排除於文本之外,進而描繪只有單一性別「男性」的「同性愛」世界,除了挑戰強制異性戀下的恐同情節外,也藉由將男性擺放在「受」的位置來削減父權下的陽具權威。於此,女性在BL裡面擺脫了父權下給予女性的眾多束縛,從而獲得一種解放甚至是報復性的快感。

就性別運動上來說,BL文本及腐女則是另闢了一條蹊徑,並形塑出一種特有的女性大眾文化。它不訴求任何運動或政治用語、也不訴求性取向的身分認同,而是用一篇又一篇、一本又一本的故事來訴諸「看見女性情慾」及「愛不分性別」的真諦。如果說社會運動可以簡略分為社會體制上的抗爭以及意識形態的競逐這兩種路線的話。那麼,BL以及腐女的出現,便是後者;它以一種柔性的方式向大眾訴說:「同性之間的愛戀是美好的。」

誠如唐立淇這位知名占星家於前幾日公開出櫃腐女子身分時所述

「現在同志力量大,腐女力量大,你要搞清楚!我是不會拍戲,不然我就來拍。我就把我認為最帥的男生都湊在一起,然後拍一個收視率絕對比那個(註:指《上癮》這部網路劇)還要高!」

*作者介紹:《腐腐得正:男人的友情就是姦情!》一書作者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