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宮出借《祭姪文稿》給日本,竟引起中媒痛批、網友揚言武統台灣!對岸究竟在氣什麼?

2019年01月17日 17:26 風傳媒
為何顏真卿的「祭姪文稿」借日本展出,會引起那麼大的爭議?(圖/ ganshinkei2019@insgream)

為何顏真卿的「祭姪文稿」借日本展出,會引起那麼大的爭議?(圖/ ganshinkei2019@insgream)

唐朝書法家顏真卿所書,後世譽為「在世顏體第一」、「天下行書第二」的《祭姪文稿》,現藏於國立故宮博物院,近日此國寶級文物因出借日本東京國立博物館而引發眾多討論,中國網友甚至痛批台灣拿中國國寶去「媚日」,甚至出現非理性言論「台灣從上到下渾蛋透頂」、「再不統一臺灣,那些賣國賊就要賣掉我們的祖產啦!」、「這些人真的是毫無廉恥喪心病狂,真的武統臺灣吧,不要再讓這群賤人傷害我們民族了。」究竟為何這次展覽會引起那麼大的爭議?

日本顏真卿展覽官方推特(圖/截自官方推特)
日本顏真卿展覽官方推特(圖/截自官方推特

顏真卿看著姪子遺體含淚寫下的文稿〉祭姪文稿的重要性與特殊性

天下有三大行書字帖,分別為王羲之的《蘭亭集序》、顏真卿的《祭姪文稿》以及蘇東坡的《寒食帖》,第一行書的《蘭亭集序》真跡至今已無從尋起,僅剩唐人的摹本,可見身為「第二行書」的《祭姪文稿》真跡有多麼珍貴,同時它也被譽為「在世顏體第一」,屬於國寶級文物。

大家都知道《蘭亭集序》是王羲之在醉酒後瀟灑寫下,連他清醒後也無法再寫出相同字跡的作品,《祭姪文稿》背後也有一段哀傷的故事。安史之亂時,顏真卿的堂兄顏杲卿與他兒子顏季明堅守常山郡,殺了許多安祿山的心腹將領,直至城破,顏氏父子仍抵死不屈,顏季明當場被斬,顏杲卿被帶回洛陽處死,又因大罵安祿山而導致顏氏一門30多人被殺。

後來顏真卿派人尋回姪子顏季明的頭顱,悲憤交加地揮淚寫下《祭姪文稿》。專家說,這幅書文帶著真情、悲憤,情真意摯,和顏真卿平時的字很不一樣,「同時具有文物價值、藝術價值、鑒定價值,還有精氣神價值」,是國立故宮博物院相當珍貴的資產。

《環球時報》痛批、中國媒體與網民更是抓狂〉把《祭姪文稿》借日本,錯了嗎?

消息一出,對岸的群眾似乎比台灣民眾還要激動,微博及各大媒體上出現了眾多撻伐的文章,有些人質疑紙本文物是否經得起這樣的奔波;《環球時報》也為此事發微博表示以下三點:1、東京博物館沒有和台灣換展,是台灣單方面送過來2、日方沒有特別保存文物的措施3、參觀者可對著《祭姪文稿》拍照,不開閃光燈就行。網友更是氣到在相關新聞下留言「台灣從上到下渾蛋透頂」、「再不統一臺灣,那些賣國賊就要賣掉我們的祖產啦!」、「這些人真的是毫無廉恥喪心病狂,真的武統臺灣吧,不要再讓這群賤人傷害我們民族了。」還有媒體拿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文物出境展覽館裡規定>來批評,說「國家」早就明文規定「元代以前書畫、絲作品禁止出國展覽」,可見關心這個議題的對岸媒體與網友多麼不滿。

(圖/截自網路)
環球時報的微博。(圖/截自網路)

針對此事,台灣方面也有些爭議,國民黨立委柯志恩去年12月28日也指控故宮博物院出借國寶給日本東京博物館,東京博物館相關海報上竟沒有註明「國立」,有矮化我國的嫌疑。對此,故宮博物院回應「書聖之後—顏真卿及其時代書法特展」海報文宣及文物介紹,都以「國立故宮博物院」展示,未註明「國立」的資料則是出自香港或中國大陸網路,柯立委的指控非事實。但柯志恩也質疑,日方海報的國立故宮全銜「小到看不到」,對故宮的回應並不滿意。

(圖/截自網路)
對岸公知認為這次展出是一種政治獻媚。(圖/截自網路)
(圖/截自網路)
對岸網友對此事非常激動,揚言武統台灣。(圖/截自網路)

然而,兩岸也有許多學者認為這是正常的文化交流,且東京博物館近年一直都在策畫一系列的中國古代書法大展,展覽內容也十分豐富,可見日本對書法文化的喜愛,主辦單位之一的每日新聞社董事長也表示,約6年前就開始交涉借展、籌辦這項特展。上海博物館書畫部主任凌利中則說,東京國立博物館有極為豐富的古代書畫收藏與保護經驗,對該類文物的保護與展陳在全球博物館中也是前列前茅,而透過展覽現場圖片也可看出,《祭姪文稿》被日方放在低光玻璃展櫃,展陳規格相當高,顯示東博對這一書法名跡的保護措施極其重視。

可見對岸專家並沒有媒體與網友那麼激動,反而樂見東亞各國的文物能夠正常交流、讓更多文史愛好者有機會欣賞。這派關心文物的文史學者更關心的是:台灣文物何時才能到對岸展覽?

澎湃文章以中國規定評論此事件(圖/截自澎湃新聞)
中國媒體拿對岸法規質疑台灣故宮的做法不妥。(圖/截自澎湃新聞)

台灣故宮真的大小眼嗎?〉為何台灣文物可以借日本,不能出借給對岸展覽?

事實上,兩岸故宮早在2009年就有交流,北京故宮的37件文物赴台參與臺北國立故宮博物院的「雍正大展」,2011年浙江省博物館的鎮館之寶《富春山居圖》(剩山圖)也赴台參加「山水合璧──黃公望與《富春山居圖》特展」,兩圖難得合體,蔚為佳話。當時中國方面也希望我們的《富春居圖》(無用師卷)能夠出借至中國,交流展出,只是後來仍是沒有出借至中國。

為什麼臺灣文物不出借到中國交流呢?其實不是不出借,國立故宮院強調,對國外所有借展文物僅有兩個條件:一是要以「臺灣國立故宮博物院」的全名展示,二是要通過「司法免扣押」法案。以兩岸現況來說,第一個條件恐怕還有得吵,而第二個條件「司法免扣押」主要規範有爭議文物的國家,在相關文物赴海外展出時,不會受到司法追訴或扣押,以確保文物「有借有還」日本於2011年已經通過相關法案,而目前中國並沒有簽訂相關法案,因此無法出借到對岸。

中國網友於澎湃網站的留言(圖/節自澎湃新聞)
中國網友對這起事件很關心,於澎湃網站留下這些留言。(圖/截自澎湃新聞)

中國媒體與網友關心文物無可厚非,然而關於文物的展出與保存、出借給誰,台灣自有台灣的規定,對岸的朋友拿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法規來質疑國立故宮博物院的作法,實在不具正當性;指責台灣出借文物、與其他國家交流是為了「媚日」也實在加入了太多私人的政治解讀,沒有實質的根據。也許中國部分人士基於歷史因素而對「國寶」外借日本不滿,若有這種心情大可直說,但將未經求證的訊息廣傳、甚至藉此指控台灣故宮媚日、東京博物館糟蹋文物,這種行為已經近乎於抹黑了。

責任編輯/林安儒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