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戴奧辛大閘蟹」是怎麼流入台灣的?原來是因為不肖業者做了「這件事」…

2019年01月20日 09:00 風傳媒
邊境擋得住中國來的大閘蟹,但擋得了廠商「偷跑」嗎? (圖/食力提供)

邊境擋得住中國來的大閘蟹,但擋得了廠商「偷跑」嗎? (圖/食力提供)

根據《食力》統計2018年最受Facebook網友熱議的十大食安事件排行榜中,2018年10月所爆發的「戴奧辛大閘蟹」偷賣事件,因業者只顧私利、罔顧食安,聲量躍居排行榜第7名,戴奧辛大閘蟹偷賣事件雖然為單月的單一事件,但由於秋冬為饕客們大啖大閘蟹的季節,而不肖業者不僅在未取得「產品輸入許可」下便自行販售,且流入市面的大閘蟹甚至含有危害民眾的飲食安全的「世紀之毒」戴奧辛,因此引發民眾廣泛討論。

2018年10月所爆發的「戴奧辛大閘蟹」偷賣事件民眾討論度飆高 (圖/食力提供)
2018年10月所爆發的「戴奧辛大閘蟹」偷賣事件民眾討論度飆高 (圖/食力提供)

事件過後至今,民眾最關心的不是違規業者遭罰巨額罰款,而是到底違規業者是怎麼在未取得「產品輸入許可」的情況下偷賣大閘蟹的?未來還會有戴奧辛大閘蟹偷跑到我們的餐桌上嗎?!

中國大閘蟹養在天然湖泊 成為戴奧辛污染來源

到底中國進口大閘蟹為什麼會含有戴奧辛呢?國立成功大學環境微量毒物研究中心主任秘書李俊璋說明「中國進口大閘蟹的養殖環境不像台灣是人工養殖池,大多養在天然湖泊等環境」,表示戴奧辛在這些湖泊底泥的沈積度是很高的,且戴奧辛不易分解,因此會有越累積越多的情形,推測此時底棲生物可能就比較容易蓄積到較多的戴奧辛。

國產大閘蟹數量少售價高 國人一年吃掉1500公噸中國大閘蟹

那麼為何不吃台灣國產的大閘蟹就好了呢?台灣大閘蟹養殖協會發言人康品翔表示「台灣養殖場所供應的大閘蟹,只佔市場需求量的2~3%,剩下的約97%皆為中國進口。」根據漁業署的進口數據,加上協會從貿易商的資訊統計,往年台灣人每年平均會吃掉1500公噸左右的中國大閘蟹,而台灣養殖場的年平均產量則只有30~40公噸,顯示台灣養殖場的供應量無法滿足台灣的市場需求。

此外,由於台灣土地面積相對於中國較小上許多,養殖成本也高,舉例來說:台灣養殖場大閘蟹一兩的成本就60元起跳,大盤的售價當然就落在90~100元左右,而以賣場末端售價來比較,同量的中國大閘蟹市場售價可能約200~300元,台灣大閘蟹售價便大約落在500~600元左右,相較之下自然差距很大,部分民眾還是會選擇購買中國大閘蟹。

中國大閘蟹輸台規定流程 (圖/食力提供)
中國大閘蟹輸台規定流程 (圖/食力提供)

不肖業者看準時間差,衛生局檢查完就「偷跑」!

中國大閘蟹若要進口到台灣,進口業者需等待政府單位的戴奧辛檢驗結果,商品合格後收到政府單位所發放的「產品輸入許可」才可以在市面上進行販售,由於大閘蟹為水產品,容易腐敗、變質,因為保存不易,因此法規規定在等待檢測結果期間,業者可以申請具結,也就是申請將商品存放於合適的場所保存,等待政府發出輸入許可才能正式入台販售。

依照政府的輸入查驗程序,當業者將商品移至保管處後,衛生局會在「24小時內」至保管處進行查核,確認商品的安置情形、數量以及無自行販售之現象,然而此次事件卻發現,業者在衛生局進行第一次的商品安置檢查後,看準政府單位短時間內不會再來檢查,便在未取得查驗合格的情況下自行販售,而這些偷跑販售的大閘蟹中,亦包括最終驗出戴奧辛不符規定的大閘蟹,導致有7835公斤的戴奧辛大閘蟹流入到市面!

為什麼2018年以前沒有出現如此嚴重的偷跑事件?

由於大閘蟹的產季大致只有3個月,如何把握黃金銷售期多進口一些大閘蟹以饗食客,就成為進口業者動腦筋搶商機的契機。但為何在2018年才出現偷跑的狀況呢、難道以前邊境不用檢驗嗎?食藥署北區管理中心科長廖姿婷表示,原先台灣邊境查驗中國大閘蟹的檢驗項目,便包含了65項動物用藥及重金屬等項目,由於2017年10月時發生業者將中國大閘蟹冒充台灣養殖大閘蟹外銷至香港,被檢出戴奧辛超標的事件後,食藥署便在同年(2017年)增加「戴奧辛與戴奧辛類多氯聯苯」檢驗項目,因此邊境檢驗時間也從原本的3~4天,延長至7~8天,不過廖姿婷強調,國際上也是用同樣的方式和時間來檢測戴奧辛,台灣並不是特例,業者不應以此為由而忽視法規!

國立臺灣海洋大學水產養殖系教授冉繁華也表示「業者在進口水產品前,皆應妥善規劃等待檢測期間該如何保存水產品,這種檢驗流程是各國都在執行的」認為業者在進口水產品前,都應事先計劃好等待期間的應對措施,畢竟這些檢驗流程是保護民眾食品安全的必要程序。

中國戴奧辛大閘蟹還會出現在我們的餐桌上嗎?

食藥署食品組專門委員董靜馨表示,中國大閘蟹在輸入台灣時,須來自於中國官方認可的31家合格大閘蟹養殖場,且附上檢驗16種動物用藥合格的「動物衛生證書」,且自2018年11月9日起,中國大閘蟹若要進口還需檢附「戴奧辛及戴奧辛類多氯聯苯」的檢驗報告,抵達台灣後尚需逐批抽驗包括多種動物用藥、重金屬、戴奧辛等檢測,已經是最嚴格的進口規定。此外,關於源頭管理的部分,董靜馨說明,食藥署已向目前發現有戴奧辛超標的4家中國養殖場提出超標原因檢討報告的要求,並且持續在進行溝通,希望能找出改善方式。

另外,對於未來該如何防止不肖業者再次偷跑,廖姿婷表示政府單位近期將會預告新增商品繳納保證金的制度,若業者想進行具結申請,需繳交高額的保證金,並且未來也不排除擬定商品的具結地應符合漁業管理規定等規範。而在查驗方面,廖姿婷也提到商品皆會以可辨識膠帶封箱,避免啟用販賣,並且食藥署也擬定增加具結地「突擊檢查」的頻率,務必希望將不肖業者偷跑的機會將至最低。

天網恢恢,疏而不漏!

對於此次偷跑事件造成最終有約7835公斤戴奧辛大閘蟹「追不回」、應該早已被國人吃下,廖姿婷強調台灣對於大閘蟹的規範事實上已經比各國都還要嚴謹,經過此事件之後政府也增加擬定了許多措施來防堵不肖業者偷跑,然而,若不肖業者硬要投機闖關,在嚴謹的法規也擋不了業者的「黑心」,呼籲業者尊重政府的輸入查驗程序,切勿為了利益忽視台灣人民的飲食安全!

這些防堵措施到底有沒有用?2019年秋蟹季節來臨時就能驗證。趁此之前,所有進口業者都應該仔細思考該如何找到具結期間能良好保存大閘蟹的場所,並計劃好等待期的應對措施,避免偷跑炒短線,才是永續經營的王道。

本圖/文經授權轉自食力(原標題:邊境擋得住中國來的大閘蟹,但擋得了廠商「偷跑」嗎?)

責任編輯/林安儒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