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真的民主了嗎?只因為擁有一本書,那年他在睡夢中被調查局逮捕

2016年03月07日 18:51 風傳媒

任誰也想像不到,2016年看似民主的台灣,還有人會因為持有白色恐怖時期的歷史文獻,被憲兵隊闖入家中。在距今20多年前,剛解嚴的那個年代,也曾有人以為可以自由說話了,卻因為擁有一本書,被說是叛亂犯、差點被判死刑……

「你不知道在那裡會發生什麼事,通常你一出來,筆錄一做完,你的罪就定了。」憶起那年廖偉程被抓到調查局的情景,他的妻子王時思依然害怕無比。

只不過是讀了本教科書以外的歷史書籍,就犯了死罪,這國家真的有可能民主嗎?那是他們當時共同的疑問。那時台灣才剛解嚴,人民以為終於可以自由說話了,「叛亂罪」這沉重的鐵牢,卻又讓人民憶起那個稍微講錯一句話就會「被消失」的年代。

如果因為害怕而退縮,就永遠不可能自由說話,於是學生們拒絕沉默,走上街頭聲援廖偉程,他們在恐懼中展現的堅定,都被記錄在電影《末代叛亂犯》裡。

了解台灣歷史,是死罪

「調查局竟然闖入我唸了四年的大學,進入宿舍逮捕一位唸歷史系的學長,要是沒人出來,他們可能早就被槍斃了……喝咖啡聊是非,聊一聊就要被帶走,是有這麼嚴重?」——《末代叛亂犯》導演廖偉程

90年代的台灣,一位20餘歲的清大歷史所學生廖偉程,本著對台灣史濃厚的興趣,與同學成立讀書會,一同鑽研戒嚴時期被管制、被封殺的台灣歷史。為了學術研究,赴日拜訪當時正流亡海外的史明,禁書《台灣人四百年史》一書作者,怎知回國後,就被調查局帶走了。(延伸閱讀:在日本搞台獨賣餃子,竟年收千萬!他的一生是台灣驕傲,為何你還不認識史明?)

那時解嚴已滿4年,動員戡亂條款也被廢除,人民即將有權直選總統,台灣人以為要民主了,卻沒料到高喊「台灣獨立」竟是最高可求處死刑的叛亂罪。被帶去調查局的還包括文史工作者陳正然、社運人士王秀惠、傳教士Masao及安正光,他們被控受到「偏激台獨份子」史明指使加入獨立台灣會、意圖叛亂,這就是台灣最後一起「叛亂案」,獨台會案。

末代叛亂犯
末代叛亂犯紀錄片。(圖/取自末代叛亂犯@Facebook)

「一個20幾歲的年輕人竟踩我下體,還邊打邊笑…」

「只不過讀課本以外的書,竟然就成了叛國罪犯!」過了數十年,年輕導演廖建華得知這段歷史時,依然震撼不已,更不用說親身經歷那些事件的學生們了。

為了保護同學的性命,也為了捍衛自己說話的權利,那一年清大、交大的學生開始自主罷課,在街頭、校園大草坪上民主課程,要求釋放他們——只是那時的社會運動,比起熱血與激昂,更多的情緒是恐懼。

時為清大社人所學生陳俊麟學生想起當時,大家白天義憤填膺大喊政治迫害,晚上卻不敢單獨回宿舍休息,只敢在研究室聚在一起過夜,深怕自己也會無緣無故的被調查局抓走。

在抗爭的過程中,儘管獲得社會各界的支持,但是無情政權卻仍然對手無寸鐵的百姓施暴。在一場中正紀念堂的靜坐抗爭中,警方五度強制驅趕群眾,時為台大經濟系教授陳師孟,被5個警察推坐警備車的階梯上圍毆,他至今依然憤怒:「一個20幾歲的年輕人竟踩我下體,我都可以當他爸爸了,他還邊打邊笑!」

liao04.JPG
為了捍衛自己說話的權利,學生們自主罷課絕食(圖/取自廖建華@Youtube)

台灣,真的民主了嗎?

最後在社會輿論壓力下,立法院火速在案發九天之後三讀通過廢除《懲治叛亂條例》,廖偉程、陳正然等人獲得交保釋放,刑法一百條也終於在1992年5月15日三讀通過修正案,將陰謀叛亂罪處罰刪去。

台灣或許不會再有叛亂犯了,但社會真的已經民主了嗎?今日我們能自由讀書、自由說話,是前人流血累積來的成果,但民主果實並非理所當然,或許稍有妥協,又會倒退回那段最黑暗的日子……

liao02.JPG
我們能自由讀書、自由說話,是前人流血累積來的成果。(圖/取自廖建華@Youtube)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