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門神」應該要在大年初一才能貼?這個習俗的由來,99%的台灣人都不知道

2019年02月05日 06:30 風傳媒
為什麼門神一定要在大年初一貼上呢?(圖/維基百科)

為什麼門神一定要在大年初一貼上呢?(圖/維基百科)

宋朝春聯其實有兩種,一種是紙質的,一種是木質的。木質的春聯也用桃木來做,兩塊長長的桃木板,刮光,在上面寫字或者刻字,一左一右釘在門框上,第二年春節再取下來,釘上新的。

中國的老傳統,春聯都有橫批,橫批要貼在門楣上。現在貼春聯,橫批都是四個字,或「春光滿院」,或「春回大地」,或「吉祥如意」,或「萬事如意」,內容五花八門,反正都是吉祥話。宋朝的橫批當然也是四個字,但內容卻是千篇一律:順天行化。順天,意思是順應上天,不和老天爺鬧彆扭。行化,意思是行事道地,符合教化。「順天行化」這四個字,表達了宋朝人對上天的敬畏和對自己的承諾,希望上天見到這個橫批,一年到頭不找麻煩,風調雨順,四季平安,不給人間降瘟疫。這個橫批,在宋朝叫「天行帖兒」,又叫「天行帖子」,它是宋朝春聯的一大特色,現在早已失傳。

春聯要貼在門框和門楣上,門神則貼在門扇正中間,宋朝的門神長什麼樣子呢?宋朝門神以武將居多,例如秦瓊、敬德、關羽、張飛、衛青、馬援……這些在歷史上聲威赫赫的名將,統統被雕版印刷,製成門神,貼到大門上。據岳飛的孫子岳珂介紹,在宋孝宗為死去的岳飛平反昭雪以後,岳飛也成了南宋民間最流行的門神之一。

還有一種門神,畫的是鍾馗的肖像。我們知道,鍾馗是一名法力高強的神仙,傳說成神之前是唐朝書生,因為奸臣當道,考進士時金榜落第,一怒之下撞死在金殿上,然後就被封為神仙,負責斬妖除魔,其法力遠遠超過那些歷史上的武將。所以宋朝人也把鍾馗做成了年畫,甚至還把鍾馗的妹妹畫到了年畫裡,俗稱「鍾馗小妹」。鍾馗小妹名叫鍾花,死後也成了神仙。鍾馗擅長捉鬼,鍾花則喜歡吃鬼,將小鬼當零食,一天能吃幾十隻,把她的畫像貼到門上,自然也能擋住邪祟:小鬼想進門害人,剛走到大門口,抬頭瞧見鍾馗小妹,唉呀媽呀,這個煞神怎麼在這兒?千萬別被她一口吃了,趕緊逃吧!

無論是武將門神,還是畫著鍾馗兄妹,都屬於防禦型的,寓意都是驅鬼避邪,保護人類。宋朝還有一種門神,不為防禦,只為討個好意頭,例如宋人筆記中常常提到的「財門鈍驢」和「回頭鹿馬」,就屬於這種。

42南宋玉鹿,現藏台北故宮博物院(圖/時報出版)
南宋玉鹿,現藏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時報出版)

財門鈍驢是一頭馱著兩大筐乾柴的胖驢。因為胖,所以遲鈍,故名「鈍驢」。又因為這頭鈍驢馱著乾柴,「柴」與「財」諧音,故名「財門鈍驢」。過年的時候在大門上貼一張財門鈍驢,寓意來年發大財。回頭鹿馬是一隻扭頭回望的鹿。「鹿」與「祿」諧音,把這隻鹿貼到大門上,寓意祿神照命,孩子長大能做官。

時至今日,財門鈍驢和回頭鹿馬均已失傳,我們現代人更喜歡那種畫著胖娃娃抱金魚的年畫,寓意年年有餘。畫雖不同,討取吉利的意圖和宋朝是一樣的。

43(宋)佚名《壽鹿圖》,現藏台北故宮博物院(圖/時報出版)
佚名《壽鹿圖》(宋),現藏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時報出版)

現代人貼春聯、貼門神,要麼在臘月二十九,要麼在臘月三十,近年來還能見到一些急性子的朋友,在臘月二十八之前就把門神給貼上了。據某些命理大師講,貼門神也是要講究好日子和好時辰的,五行缺水的人應該選擇水日,五行喜火的人應該選擇火日。如今還有人將貼門神的時間和星座掛上鉤,白羊座適合什麼時辰,射手座適合什麼時辰,都有一番學問。估計再過幾年,興許會有人一入臘月就開始貼門神,不為別的,就為迎合自己的八字和星座。

宋朝人並非不信命,事實上,宋朝是八字推命剛剛盛行的朝代(此前的朝代只流行六字推命,即只用出生年月日排盤,不考慮時辰),痴迷此道的士大夫多如過江之鯽,如范仲淹、歐陽修、沈括、王安石等學問淵博之士,都對推命之學深信不疑。不過當時還沒有發展到把門神和命相扯到一處,無論水命人還是火命人,都不約而同地選擇在大年初一那天早晨更換門神。

門神之所以誕生,最初是為了驅鬼,不讓各種神怪闖進家門。所謂「各種神怪」,不僅僅限於惡鬼,也包括家中的百神,甚至還包括祖先的鬼魂。如果像我們現在這樣,春節之前就貼上門神,惡鬼進不來了,祖先也進不來了。您把祖先擋在門外,除夕祭祖不等於白祭了嗎?供桌上擺滿了香燭、春盤和餺飥,就為了讓祖先享用,祖先正要進門,卻被秦瓊、敬德、神荼、鬱壘以及捉鬼的鍾馗和吃鬼的鍾馗小妹嚇得連連倒退,扭頭就跑,這不等於捉弄祖先嗎?

44古中國木版設色年畫《神荼鬱壘》,現藏日本早稻田大學圖書館(圖/時報出版)
古中國木版設色年畫《神荼鬱壘》,現藏日本早稻田大學圖書館(圖/時報出版)

宋朝人懂得這個道理,所以他們選在大年初一貼門神,那時候祖先已經享完了供享,趕緊把門神貼上,擋住外面的惡鬼。

當然,祖先的鬼魂未必存在,可是既然我們鄭重其事地祭祀,就應該做到「祭神如神在」。從這一點上說,宋朝人比我們懂規矩。

作者介紹|李開周

1980年生,中國河南開封人,青年學者,《南方都市報》專欄作家,曾在《新京報》、《中國經營報》、《世界新聞報》、《羊城晚報》、《中國烹飪》和《萬科周刊》等媒體開設專欄。
著有《民國房地產戰爭》、《誰說不能從武俠學化學》、《誰說不能從武俠學物理》、《包公哪有那麼黑》、《擺一桌絕妙的宋朝茶席》、《過一場歡樂的宋朝新年》、《吃一場有趣的宋朝飯局》、《歷史課本聞不到的銅臭味》等。

本圖/文經授權轉摘自時報出版《逛一回鮮活的宋朝民俗》

責任編輯/潘渝霈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