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音甜英文溜,二戰日本派神秘組織「東京玫瑰」迷惑美軍!戰敗後竟有千萬美軍替她求情...

2019年02月18日 14:54 風傳媒

二戰時期日軍特別培養出一個神秘組織,她們不是驍勇善戰的特種部隊、也不是智勇雙全的間諜;她們不曾露面,卻用甜美的嗓音、幽默的口條把美軍迷得神魂顛倒;她們在美國士兵中人氣極高,大家也為這個組織取了一個響亮的美名—「東京玫瑰」。

據推測,當時應該有4到20位「東京玫瑰」,但唯一敢跳出來承認的就只有「戶栗郁子」。然而,在當上「東京玫瑰」之前,她不過是一位平凡的日裔美籍女性,直到有一次赴日探望生病的親人,卻害她流離失所、誤打誤撞當上播音員,更終身揹負了「叛國賊」的罵名......

去日本探望生病姨媽,卻從此回不了家...

二戰期間除了武器、兵力外,各國間也開始大打「心理戰」,而當時的日軍也不例外,他們認為美國是種族、文化的大熔爐,所以國族意識相對薄弱,應該有不少士兵是被迫參戰的。

所以日本想要抓著這點,設法挑起美國士兵的思鄉之情。於是,日軍與NHK聯手打造了一個電台節目《零點》(ゼロ・アワー),由女性用英語播報時政、戰況等資訊,偶爾也會說說笑話、故事娛樂美國軍隊,但最主要的當然還是宣傳日本口號,以及播放一些美國人愛聽的爵士樂或英文歌曲,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要瓦解美國大兵的士氣,而「東京玫瑰」就是專指這些在《零點》節目中播音的女主持人。

那戶栗郁子是怎麼當上「東京玫瑰」的呢?

戶栗郁子在1916年美國加州出生,是美國公民。她的人生一路平安順遂念到大學畢業。到了1941年夏天,遠在日本的姨媽生病了,戶栗郁子便代替當時同樣病倒的母親赴日探望姨媽,沒想到這趟旅途卻讓她的人生產生180度的轉變!

戶栗郁子1941年在日本待到12月7日,就在她要回美國的前夕,爆發了赫赫有名的「珍珠港事件」,她沒有搭上前往美國的最後一艘船,但她絕對不會想到,她可能永遠回不了家......

02
(圖/維基百科)

誤打誤撞當上播音員,迷倒成千上萬美國大兵

被困在日本的戶栗郁子,當年只有25歲。在珍珠港事件爆發之後,日、美正式進入戰爭狀態,當時日本實施糧食「配給制」,只有有日本國籍的人才可以領取,而戶栗郁子認為自己是美國人、不肯放棄美國國籍,所以她只能用自己從美國帶來的錢,到黑市購買基本生活必需品。就這樣刻苦地過了將近一年,眼看積蓄就要消耗殆盡,她決定找份工作賺錢活口。

也多虧戶栗郁子擁有出眾的英語能力,所以她順利的在東京廣播電台找到一份打字員的工作,負責校正英語。但因為她聲線溫柔、還操著一口流利的美式英文,馬上被推選上了播音員的職位。而戶栗郁子為了生存,只好接下了這份工作。

就這樣,從1943年開始,東京廣播電台的一檔節目《零點》出現了一名聲音甜美、英語流利、講話幽默的女主持人。而戶栗郁子也將廣播做的有聲有色,她在節目中化名「孤兒安」(Orphan Ann)、稱美軍為「最親愛的敵人」,節目中播放日方提供的戰時新聞,並穿插著當時美國的流行音樂、鄉村音樂,而且廣播特意選在夜深人靜的時間,挑起美軍濃厚的思鄉情懷。

沒想到《零點》的「孤兒安」引起美國士兵熱烈迴響,他們瘋狂迷戀這個溫柔甜美的聲音,也不在乎廣播的內容是真是假,只想守在廣播前閉眼傾聽「孤兒安」的溫柔嗓音。《零點》讓戶栗郁子迅速成為美國士兵熱烈討論的對象,無數的美國大兵為這個性感、有磁性的聲音癡迷。也不知道從何時開始,美國大兵給了《零點》這群女廣播員一個美麗的封號「東京玫瑰」。甚至有許多美軍在二戰過後表示:「想打到東京,看一下東京玫瑰長什麼樣子!」本該瓦解美軍信心的廣播節目,卻意外成為美軍戰鬥的動力之一。

協助日本的「叛國賊」,美軍卻人人為她求情

1945年8月15日,日本戰敗、宣布無條件投降,戶栗郁子可以回美國了嗎?她絕對沒想到戰爭結束,反而是她悲慘命運的開始……

當時在東京的美國記者最想要採訪的對象有二,一位是日本天皇,另外就是「東京玫瑰」。受到2千美元的採訪金誘惑,戶栗郁子不加思索一口答應受訪,幾天後,東京玫瑰的採訪刊登,引發廣大的關注與熱議。剛開始,全日本都把她當成名人,還有許多駐日美軍請她簽名,然而幾個禮拜之後,她就被逮捕了!

但戶栗郁子被逮捕卻有2種說法:其中一說是,她在戰時不肯放棄美國國籍,所以日本政府將她視為「叛國」;另一說是,美軍駐日當局認為她在戰時身為美國人,卻幫助敵方對美軍做出心理戰。

總之,戶栗郁子在日本巢鴨監獄服刑一年,1964年獲釋。

01
(圖/維基百科)

獲釋之後,戶栗郁子不斷的提出返美的申請,但她不知道的是,二戰期間美國本土掀起了一場空前的反日潮,即使是在美國土生土長的日裔美國人,都遭到官方與民眾的仇視,美國官方甚至下令把日裔美國人集中起來,讓他們居住在封閉的營地中,怕他們之中有日本間諜。而戶栗郁子想回美國的事也傳回美國本土,當時極有影響力的美國廣播員、時事評論家沃爾特・溫切爾(Walter Winchell)強烈的公開表達反對,並稱戶栗郁子是「叛國賊」政府應該嚴懲;許多美國媒體也稱「東京玫瑰」是「廣播的瑪塔・哈里(一戰知名女間諜)」。

1948年,戶栗郁子她終於踏上美國國土,但迎接她的,卻是另一場牢獄之災!當時許多美國士兵為她求情,他們認為戶栗郁子是「站在我們這邊的!」、「她鼓舞了我們的士氣!」、「在無情的戰場中給我們溫暖跟安慰」但美國政府並不理會這些求情,戶栗郁子再度遭逮。1949年10月7日,這次美國法院判定戶栗郁子的叛國罪成立,處以10年有期徒刑,並剝奪她美國公民的身分。

1995年,戶栗郁子入獄服刑6年過好因表現良好獲釋,但美國政府仍然沒有放過她,奉上一紙「驅逐令」要她滾出美國!

在律師的努力下,驅逐令被撤銷了,雖然她可以留在美國、卻是沒有國籍的孤兒。直到1997年,重視人權的卡特總統替她平反,頒下遲來的特赦令,一夕間,戶栗郁子從人人喊打的叛國賊,變成了鼓舞士兵的「愛國英雄」,一生命運多舛的她,晚年在芝加哥生活,病逝於2006年,享年90歲。

戶栗郁子因戰爭成為了大時代下的祭品,所有無從宣洩的憤恨,都一併沉重地加諸在她弱小的身軀上,曾經魅力風華的一朵「東京玫瑰」,最終還是凋零,黯然退場。

本文經授權取材自河景書房《歷史的溫度:尋找歷史背面的故事、熱血和真性情》
責任編輯/陳憶慈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