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曾經無話不談的好朋友,出社會以後,都變得無話可說?

2016年10月26日 18:00 風傳媒

你是相信朋友一定是一輩子的人嗎?日本資深藝人蛭子能收說,朋友很難一輩子。出社會後,有了職業、年薪、家庭環境等差距,以往無話不談的好友可能變得無話可說了。你能想像嗎?

現在的我,雖宣稱不需要朋友,但在高中美術社時期,也有個感情要好的知己。我跟他可是從日常生活中的鬼話,聊到彼此喜歡的畫作,是無話不談的換帖兄弟。這人即使是跟我,也能臭氣相投。或許他就是我這輩子,唯一可以稱之為好朋友的人。

不過當高中畢業彼此都開始工作後,我們的關係就形同對手了。在這之前,我們從沒有要相互較勁的想法,可是我與他的工作,卻巧妙的改變了我們的距離。

從長崎商業高中畢業後,我就在本地的看板公司上班。月薪從一萬日圓起跳,這個價錢即使在當時也算是低薪了。而且說是看板公司,實際畫看板的都是看板師傅,我主要的工作只是簡單的搬運、以及組裝看板等作業。這種工作本來就不用指望高薪。這價碼,還是高中美術社的老師直接與社長交涉後,才稍微調高的薪水。

另一方面,當時在長崎有個名為KTN的電視台才剛剛起步,我的好友就這麼進了那裡的美術部門。就算只是地方電視台,至少已是電視台的正式員工,他的薪水比起我不知道多了多少。事實上,那時我的腦海裡只迴響著「輸了啊……。」這句話。

之後大概過了5年,那時我到了東京,還是在看板公司上班。看板公司不管到哪薪水都低的很。來到東京後,也一直和他保持聯繫,但薪資方面,從來沒有贏過。我們一個在長崎、一個在東京,雖然彼此都在工作幾乎沒機會碰面,不過,失敗感卻一直占據著我的心。

現在想想,可能是我對他有自卑感吧?這樣的心情,即使到了東京生活未曾改變,因為基本上,我還是過著貧窮的生活。那時的他,可是電視台的一名正職員工,過著悠然自得的生活。雖然不是每天,但我時不時就會忍不住把自己拿來與他比較。

直到我的漫畫得獎,正式以漫畫家身分出道;在偶然的機會下,開始上起電視節目、當藝人之後的收入也因而節節高升。

刹時間,我心裡的自卑感才終於消失了。如果是現在的我,應該能和他平視好好說話,並希望再回到長崎與他相會。

然而,他的妻子正好過世了,消沉的他與我,幾乎無話可說。久未重逢,本想可以跟他敘舊,但我現在依然記得那天回老家時的景況,寂寥至極。

我要說的是,即使曾經是無話不談的好朋友,也不代表永遠都是。就算是好朋友,也不一定永遠都能掏心掏肺地說心裡話,尤其是有了職業、年薪之類的差距。要是再加上家庭環境的影響,顧慮只會越來越多,彼此說起話來也會變得尷尬。年輕的時候明明可以自由、隨便的瞎扯,現在卻搞得如此田地,只能說人生艱辛。不過,這件事雖讓人感慨,可是也許,這就是現實人生。

作者介紹│蛭子能收

身兼漫畫家、演員、藝人等身分,活躍日本電視圈三十年。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大是文化離群的勇氣:我不想合群,又不想被討厭,怎麼過日子,能得到我要的自由?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