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學月入40萬也無法打動他!台大資工博士棄高薪做音樂劇,兼職養夢想

2016年03月21日 09:00 風傳媒

不讀書俱樂部是台灣少見的即興創作音樂劇,它仿照美國喜劇製作,以台灣獨立書店為場景。故事從一位沒有在德國完成學業的音樂家出發,他為了挽回逝去的感情,只好頂下一間搖搖欲墜的獨立書店,在這裡等著女友回來,並在書店裡遇到各式各樣的人,有面惡心惡的壞警察、還有來台灣打工的中國工讀生,早慧的妹妹,選擇只說好話的老友,以及因為看不懂「尼采」被男友提分手的美麗女子,大家各有所求,一起尋找讀書的理由。

DRAMA
即興原創音樂劇罕見,團員打工兼職也要演

夜黑了,松山文創湖畔咖啡廳的燈亮起,不是嚷嚷劇團原創音樂劇「不讀書俱樂部」在男主角午吉的歌聲中揭幕,台下觀眾屏神聆聽,有人悄悄落淚。

劇團成員們用創作進入陌生觀眾的心,但其實,在開演前的一個小時,六個演員並沒有時間坐在後台靜靜培養情緒,有人得負責收票、有人負責擺桌椅、有人發餐飲,身兼多職撐起劇團,就像他們在現實生活中所扮演的角色。

DRAMA
張芯慈一身條紋輕鬆裝扮,被團員演出逗笑,她是這齣創作的靈魂人物之一
DRAMA

不讀書俱樂部靈魂三角,張芯慈寫曲、陳大任寫詞,張文翰編曲,他們從不討論 ,然後就寫出來了

國會助理轉戰音樂劇  張芯慈打定主意賠錢也要做

製作人張芯慈不到30歲,眼睛裡閃著追夢的神采,她是這個劇團的靈魂人物之一,這齣即興原創音樂劇「不讀書俱樂部」14首曲子就是出自於她的手筆,導演陳大任擔任作詞,編曲張文翰則為音符穿上華麗的外衣。劇組演員張仰瑄說:「對演員來說最特別的就是這兩個人創作的東西,一個寫曲、一個寫詞,在台灣不能說沒有但絕對是少見。他們從不討論 ,然後就寫出來了。」

張芯慈學的是表演藝術,當過國會助理、記者,但在韓國擔任交換學生那一年,確定了自己喜歡的就是「做戲劇」。

「當初為了申請文化部的補助,決定做一個與獨立書店有關的故事,所以有了「不讀書俱樂部」,但後來當然沒有申請到補助,但劇組都已經找好了,那就做吧。那時候我還在上班有穩定的收入,我已經算好了,最壞的打算就是賠掉自己的薪水,把答應的演出費給大家,但沒想到票就賣完了。」

賭上薪水也要做音樂劇,這股決心支持著張芯慈,開票前還抱著忐忑的她,沒想到儘管只靠著臉書粉絲頁宣傳,第一次公演50個位子通通賣光,死忠粉絲更是場場加演都能看到他們的身影。

DRAMA
不讀書俱樂部韓國大邱國際音樂劇節首演。

去年七月時張芯慈更帶著這齣劇代表台灣的音樂劇到韓國大邱國際音樂劇節,這是亞洲最大的國際音樂劇節,即使語言不通,但韓國觀眾們看字幕卻也能感受「不讀書俱樂部」創作的靈魂。

張芯慈說:「看著觀眾我覺得,自己做了一個不錯的劇出來,很多人也因為「不讀書」的成功,看到自己的才華,希望未來可以找到一個屬於我們的排練場,讓創作出來的作品,可以一直演下去。」

即興原創音樂劇罕見! 只是嚷嚷劇團演員兼職也要演

DRAMA

台灣劇團界拖薪低薪常見,劇迷熱情支持演員築夢

張芯慈說的話,可能是許多台灣中小型劇團製作人的心聲。和大小劇團林立的韓國相比,台灣藝術界相對辛苦。這天我們看著大家排練,在不讀書俱樂部裡軋上一角的蔡邵桓說:「最常遇到的是是拖薪,像是最近拿到的一筆薪水,其實是一個月前的演出。台灣環境沒有保障劇場演員能拿多少錢,我們大部份都有其他的工作,像我今年四處接表演,月薪才能超過22K。」

以工作養夢想,讓這個劇團裡,每個人都有其他的工作。導演陳大任寫程式並在補習班教高中數學,演員們有人兼好幾個戲,有人在當講師,有人在PUB駐唱。劇中演出嬌嬌女的陳品伶說:「即使我在外面駐唱的錢送來這裡我都覺得很值得,因為這是一個持續在長大的團。」

男主角許逸聖專長是歌劇,但在這個即興創作的音樂劇裡,他也發現了另一個自己。「在這裡的收入等於是負支出,要拿其他地方的收入來彌補,但因為這樣的製作在其他地方沒有遇過,所以這個創作可以支持著我們一起築夢。我曾經因為在劇場工作,被女朋友的家長嫌棄過,最後還是分開了,剛知道對方父母親是不接受的時候,自己會很難過,我已經這麼努力要活下去,可還是被嫌棄,會很難過,但後來想一想,每個人都有不同的選擇。」

這時全團突然發出爆笑聲,飾演男主角妹妹的孫自怡說:「可是對我來說不是耶。」

DRAMA
追逐劇場夢想 孫自怡打工養團員

劇場新鮮變化滋養生命 團長打工養團員也甘願 

原來28歲的孫自怡,自己也身兼另一個團的團長,其他演員七嘴八舌說她:「團長要很辛苦的四處打工,回來養團員」孫自怡說:「我自已有一個比較小的劇團,我會接會接劇團幕後工作,也會去咖啡店打工,用這些收入來支撐。賺到的錢,把生活開銷扣掉之後,就會去做一些與工作相關的事。看電影啊看表演啊,因為創作的時候需要一些生活的養分。我不喜歡一成不變的事,但劇場裡一直會有新的變化,新的東西,就會覺得很有挑戰。」

孫自怡這段話,似乎也是其他人的寫照。因為就連 35 歲的導演陳大任也是如此,儘管讀的是最高學府的資工博士班,身旁同學動輒月入3、40 萬元,但這似乎也不能打動他。

陳大任說:「我覺得這齣戲是在做對的事,我希望藉由做對的事,讓大家看到觀眾是喜歡對的事,再把對的事,推廣出去。」

有夢想支持,讓這群平均年齡 30 歲的年輕人共同創作了一齣劇,在台灣社會喊著突破 22k 的年代裡,他們選擇用其他工作裡不算多的薪水養自己的夢想,在歲末年終之際,他們也終於將音樂劇小種子散發到校園,讓戲劇系學生們演出屬於他們的不讀書俱樂部。薪資或許有價,但在夢想的世界裡,無價,而且能永無止盡的延續走下去。

照片提供:只是嚷嚷劇團

音樂劇不讀書俱樂部介紹
只是嚷嚷劇團臉書

在工作上遇到一些困擾、需要過來人的建議?快來提問,讓學長姐幫助你!

請關注風傳媒特別企劃「學長姐說」,也歡迎加入FB社團進行討論!

請看 FB社團-學長姐說 !

學長姐說也歡迎讀者分享您的經驗,意者請將基本資料及文章寄至service@stormmediagroup.com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