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天下第一美男潘安,最後被下獄處死、滿門抄斬?揭這位帥哥走向悲慘結局的背後原因…

2019年02月19日 12:55 風傳媒
為何天下第一美男子潘安,會被下獄處死、滿門抄斬呢?(示意圖/取自youtube)

為何天下第一美男子潘安,會被下獄處死、滿門抄斬呢?(示意圖/取自youtube)

中國古代美男的代表,「貌比潘安」的男主角潘安,終於出場了!

潘安,著名美男子,西晉文學家,家世不算顯貴,卻也是儒學世家。年少時,他的父親一直在各地擔任基層官員,他就跟著父親在河南、山東、河北等地到處遊學;長大之後,就讀於洛陽太學,是當時朝廷上一顆冉冉升起的政治新星。

然後他就鬱鬱不得志了。

為啥?這要從當時的政治環境說起。

西元二六五年,曹魏政權正式垮臺,司馬昭的兒子司馬炎接受傀儡皇帝曹奐的禪讓,登上大統,國號晉。自此,中國歷史上最短命的大一統王朝—西晉,隆重登場。

潘安生活的時代,距離竹林七賢的風流剛過去不久,政局穩定,國家統一,再加上新任皇帝司馬炎性格寬和,不太愛搞文字獄,名士們終於迎來了言論自由的春天。俗話說一朝天子一朝臣,司馬炎帶頭享樂,底下的大臣們還不得一個勁兒地驕傲放縱?於是西晉自上而下,掀起了一股拜金比美的風潮。

潘安正是當時引領風氣的佼佼者。

原因很簡單,因為他帥啊!

潘安帥到一個什麼地步呢?史書上記載他「美姿儀,少以才名聞世」。咦,這話聽起來有些耳熟,之前的大名士何晏、嵇康等人,走的都是這條年少成名的刷臉路線,不太稀奇。

比較特別的是,潘安特別受當時婦女同胞的歡迎。年少時,他常常帶著彈弓在洛陽城中四處遊玩,洛陽城裡的妹子們見了他,手拉手地圍著他,不讓他走,那熱鬧場面堪比今天的明星演唱會。

「潘安大大我愛你!」除了言語示愛之外,少女們還紛紛將手中的瓜果扔向潘安坐的車。少女們的投餵技術不錯,沒將潘安砸死,反而讓潘安裝了滿滿一車水果回家。

帥得人神共憤的潘安,不僅現在的我們看了嫉妒,當時的人看了也豔羨不已。同時代的大文學家左思見了,也想效仿一番。左思人長得醜,但是有才華,寫篇文章都能造成「洛陽紙貴」,不愁沒有粉絲買帳。

志得意滿的左思,乘著車出發了。走著走著,迎面過來一位中年大媽,瞧了他一眼之後,吐了口口水。「呸!」

左思:「????」

這跟說好的劇本完全不一樣啊!

沒辦法,就算才高八斗,可長得太醜,洛陽人民還是不買帳。被吐了滿臉唾沫的左思,鬱悶地無功而返。

作為一名愛美的文藝青年,潘安一直在權臣賈充的手下討飯吃。一次,晉武帝司馬炎心血來潮,為了表示新年新氣象,親自到田邊耕種。說是耕種,其實只是走走過場,做一下面子工程。底下人一看,皇帝都親自去種田了,這種拍馬屁的機會怎麼能放過!

於是文人學士紛紛上表歌功頌德,潘安也不例外,立刻寫了一篇文采斐然的〈籍田賦〉送了上去。

千穿萬穿馬屁不穿,這篇拍馬屁的文寫得力度適中,又文雅含蓄,潘安自我感覺很良好。沒想到的是,這篇文司馬炎沒看到,被他的頂頭上司抓了個正著。

頂頭上司很生氣,你一個小屁孩拍馬屁拍得這麼好,讓我們其他人怎麼辦?還給不給人活路了?生氣之餘,將潘安貶去河陽做縣令。

倒楣的潘安不僅沒有等來上頭的嘉獎,反而被貶到偏遠郊區當了縣令,實在令人鬱悶。這時候他剛過二十歲,還不太懂官場上才不外露、韜光養晦的道理。

美男子潘安到了河陽,依然是當地一道靚麗的風景。他當縣令的時候,覺得河陽水土宜人,非常適合種桃花,於是號召全縣人民一起種桃花。

普通老百姓們能吃飽飯就不錯了,哪有閒心思去種桃花?但潘安長得帥,他說起話來大家愛聽,於是人們紛紛在家門口種起了桃花,一時間,河陽縣成了當地著名的旅遊風景區。

在潘安之前,花都是用來形容漂亮女孩子的,由於潘安種桃花種出了大動靜,人送外號「河陽一縣花」、「花縣」,潘安從此成為花樣美男的代名詞。

潘安被貶官到了河陽後,竟然種起了桃花?(圖/維基百科)
潘安被貶官到了河陽後,竟然種起了桃花?(圖/維基百科)

明明可以靠臉吃飯的潘安,偏偏還有些小才華,老天爺就是這麼的不公平。

潘安文章寫得很好,《晉書》中說潘安「少以才穎見稱,鄉邑號為奇童」,「總角辨惠,文藻清豔」。潘安的才學,雖然比不上嵇康、阮籍他們,但好歹也是當時數一數沾親帶故的,通通升官發財,賈南風的外甥賈謐更成為朝中的實權人物。

賈謐為人瀟灑風流,喜歡舞文弄墨,結識了當時一大幫文人騷客,其中跟他關係最好的,就是大富豪石崇。

朋友的朋友,自然也是朋友。在石崇的引薦之下,潘安很快抱上了賈謐的大腿。賈謐一瞧,哎喲,這小夥子不錯,長得帥又有才華,給他升個官做做!於是潘安重回洛陽,由一個偏遠地方的小縣官變成皇帝面前的紅人,走上了人生巔峰。

有金錢權力的地方,就會聚集人脈,這一道理從古到今,屢試不爽。石崇與賈謐兩人周圍很快團結起了一大幫名士,時人稱為「金谷二十四友」。比起竹林七賢,潘安這幫玩在一起的朋友,竟然有二十四人之多!

跟竹林七賢的隨興不同,這二十四友是個嚴格規定人數的文人小團體,代表了當時先進炫富方式的發展方向,代表著當時文學的最高水準,一般人壓根就擠不進這個圈子。二十四友中,有我們非常熟悉的左思,還有陸機、陸雲、劉琨等著名的大文豪,隨便拿出來一個人都能撐足場面。

在這樣的環境裡,文藝男青年潘安簡直混得是如魚得水,日子過得不要太開心。朋友有了,豪宅金谷園也修建得漂漂亮亮,石崇跟賈謐兩人一合計,不如我們開個party 吧!

西元二九六年,金谷園召開了一次規模極大、人數眾多的高級文學聚會。征西大將軍的祭酒王詡從洛陽返回長安,石崇知道了,便邀了一大幫朋友來給他送行。這次送行聚會,足足邀請了三十人,由於盛況空前,被載入史冊,成為後人爭相膜拜的對象。後來王羲之搞蘭亭集會,就是受了這次雅集的啟發。

這麼多人,聚在一間花園豪宅裡,沒日沒夜地幹麼呢?

放心,主人石崇早已準備好了一切。

進來的客人別忙著喝酒,先來彈一首曲子。大才子潘安率先上臺彈琴,歐陽建、劉琨、陸機等人則在一邊擊筑鼓瑟,為他喝彩。這種場合,要是沒啥音樂細胞怎麼辦?別急,旁邊還有專業的樂師給大家伴奏呢。

一曲終了,靈感來了擋也擋不住,潘安借著音樂的餘韻,賦詩一首。石崇一聽,這

個題目不錯不錯,我也來賦詩一首,大家都參與一下。若是作不出詩來,旁邊漂亮的侍女會適時地遞上一杯美酒:「公子,罰酒三杯喔。」

這次雅集,持續了幾天幾夜,金谷園的假山上、湖水邊、宅院裡,處處都留下了這幫人的足跡。美酒佳人,琴棋詩詞,人生得此,夫復何求!這次大家寫的詩,匯總成了一本小冊子《金谷詩集》,暢銷全國。主人石崇專門為此寫了一篇〈金谷詩序〉來紀念這次聚會的盛況。

在這篇序言中,石崇「感性命之不永,懼凋落之無期」,人生苦短,生命無常,不如縱情地享樂吧!

當時的文人,大多也是如此心態。竹林七賢時代,嵇康、阮籍的風采還在,文人們尚且有幾分風骨;經過司馬氏幾次屠戮之後,大家都學會了安靜如雞,保命要緊,不太摻和政事。

西晉建國之後,奢靡之風盛行,文人們享受慣了,也懶得去憂國憂民,人人都信奉

「士當令身名俱泰,何至以甕牖語人」,意思是讀書人要名利雙收,才稱得上是人生贏家,那種窮得自己都吃不上飯的苦學問家,大家都瞧不起。

所以二十四友眾人的文學成就雖高,大多數文章要麼拍賈謐的馬屁,要麼描述奢侈富饒的生活,脫離了廣大人民的審美趣味,也缺少內在的精神與靈魂。就像是外表漂亮的傀儡娃娃,內裡空空如也,看多了難免膩歪。

大才子潘安自然也在這次聚會中留下了不少作品。他寫了一首〈金谷集作詩〉,這首詩十分邪門,最後一句「春榮誰不慕,歲寒良獨希;投分寄石友,白首同所歸。」隱隱約約地預示了兩人之後的命運。

這人啊,都是趨炎附勢的。你發達的時候,人人來投奔,等你失勢了,沒人鳥你。

石崇兄,今天我將這枚象徵友誼的石頭送給你,願能跟你一同白頭偕老死去!

感人至深的友誼。

不久之後,潘安將為兩人的友誼付出性命代價。

不管怎麼說,這時候的潘安才貌雙全,仕途得意,榮登洛陽最受歡迎帥哥排行榜第一名,人生盡歡,春風得意。

然而天有不測風雲,金谷園雅集之後不久,他的結髮妻子楊氏突然去世了。潘安與楊氏十二歲訂婚,婚後感情好得不得了,完全沒有第三者插足的機會。楊氏去世之後,潘安覺得自己的人生瞬間缺了一塊,走到哪兒,眼前都浮現出楊氏的倩影。思念之餘,他寫下了幾首名垂千古的悼亡詩,開創了一大文學創作的新題材。

因為創始人潘安的悼亡詩全在寫妻子,導致後來大家一看到悼亡詩,就知道肯定是在懷念妻子,不可能出現別的事。

在那個三妻四妾大家習以為常的時代,潘安竟然從此未娶,印證了我們現在的一句戲言—長得帥的男孩子,反而不會出軌。因為他們看習慣自己的美貌,不太容易被其他美色誘惑。潘安就是這樣一個文采斐然、帥氣逼人、專一深情的絕世好男人。放到今天,就是模範老公的代表啊!

失去了愛妻的潘安正鬱鬱寡歡,那邊好朋友石崇的日子也不太好過。石崇與賈謐兩人的最大靠山—賈南風,仗著皇帝是個傻子,淫亂宮閨,給皇帝戴了十年綠帽子,大臣們一忍再忍,終於忍不下去了。

西晉軍鎮及八王封國分布圖(圖/維基百科)
西晉軍鎮及八王封國分布圖(圖/維基百科)

導火線是廢太子一事。

賈南風自己沒有兒子,也見不得其他人好過,一直看太子司馬遹不太順眼。西元二九九年,賈南風終於找到了一個機會,以皇帝司馬衷生病為由,召太子進宮。

不明所以的司馬遹傻傻地進宮了。一進來,沒見到自己的父親,反而被幾個宮女拉著喝酒。

「等等,我進來是看父親的啊?」司馬遹一頭霧水。

宮女們笑嘻嘻地道:「就是皇帝下詔讓您喝三升的酒呀!您不喝,就是忤逆不孝!」

司馬遹還沒意識到自己陷入了圈套之中。既然父皇有令,喝就喝吧。他酒量不太好,喝了不到三升就醉得不省人事。矇矓之中,有宮女上來遞給他一份手稿,說是皇帝有令,讓他將手稿抄一份。

醉酒的司馬遹不疑有他,乖乖地抄完了。這份手稿寫了啥呢?自然不會是什麼好話。在這封手稿裡,司馬遹大逆不道地讓皇帝趕緊自殺讓位,皇后賈南風也一起去死吧,都別礙事,我要繼位!

這份手稿的原作者,正是才貌雙全的花美男潘安。只能說,潘安確實不是當官的料,沒什麼高明長遠的政治眼光,以為拍拍馬屁就能終生榮華富貴,他還是太天真了。

這樣的文章一出去,簡直是往西晉虛假繁榮的朝廷裡投下一枚重磅炸彈,作為執筆者的他,能脫離關係嗎?

這事經過賈南風的大肆宣傳之後,太子司馬遹被廢。

朝中大臣們都怒了,這麼小兒科的陷害手段,賈南風你當大家都是傻子嗎?大臣們手無實權,沒辦法跟賈南風抗衡,但那些手握兵權的司馬家宗室們,可不是好惹的。西元三○○年,趙王司馬倫、孫秀聯合齊王司馬冏起兵鬧事,他們闖進宮殺了賈南風跟賈謐,轟轟烈烈的「八王之亂」拉開了序幕。

二十四友中,首先遭殃的就是潘安。

不僅是因為他名氣大,更重要的是他曾經得罪過孫秀。若干年前,孫秀曾經在潘安的爸爸手下做過跑腿的,孫秀是個小人,潘安十分看不起他,言語侮辱不說,還找機會毒打了他一頓。

這一場毒打,孫秀記恨了十餘年。

有冤報冤,有仇報仇,在小人孫秀這裡,以德報怨這種奇蹟不存在。現在趙王司馬倫掌權了,他孫秀也跟著揚眉吐氣,是時候找潘安算帳了。

還有一個人也不能放過—孫秀又將目光轉向了石崇。早聽說石崇有個漂亮的侍女綠珠,得要過來玩玩。他派了使者去找石崇要綠珠,石崇堅決不從。「綠珠是我最喜歡的女人,不能給你們!」

使者奇怪了,一個女人而已,至於這麼小氣嗎?他溫婉地勸石崇:「現在孫秀大權在握,還是別得罪他的好。」

石崇依舊拒絕。孫秀知道消息之後大怒,找了個藉口將石崇、潘安幾人通通抓了。

他的手下闖入金谷園抓人的時候,石崇苦笑著對綠珠說:「我是因為你獲罪的啊!」

綠珠當即跪下,滿臉淚水。「願效死在君前!」說完便從高處跳下,墜樓而死。

士為知己者死。對綠珠而言,石崇不是外界看到的暴發戶,不是處處留情的風流浪子,石崇是她心尖上的那個人。

潘安臨刑時,在刑場碰見了石崇。兩人都內心一驚,百感交集。潘安對石崇說:「沒想到當初一語成讖,咱們真的死在了一塊兒!」

石崇搖頭笑笑,沒有說話。

當日,兩人的全族被屠。從此,世間又少了一段美好的傳說。

作者介紹│ 古人很潮

古代系列書官方編審組,以嚴肅但又不失輕快的筆觸,向讀者科普關於古代歷史、詩詞、生活、名士風貌等各方面的知識,讓廣大讀者能更好地接觸歷史、瞭解歷史。

本文經授權轉自三采文化《魏晉有美男:長得好看,就是了不起的技能!》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